168小丑竟然是自己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只听门外响起徐苗的声音“姜小姐,您的快递!”

    徐苗一身元家女佣的灰色服装,这服装并不好看,但徐苗年轻,且她还故意将衣服的腰给改了下,这丑丑的工作服倒是多了几分情趣的感觉。

    徐苗在元家开始正式工作,她也从其他佣人那里八卦出姜绾其实不是元家的女儿,不过是个养女罢了,所以不知不觉间,她称呼姜绾从大小姐变成姜小姐。

    “进来!”慵懒的像是春日午后阳光的声音响起。

    徐苗推开门,第一眼就被屋内可爱又精致的装修给吸引,这间房间完全满足了女孩子所有的幻想,超大的衣帽间,随处可见的玩偶,地上白色的毛毯,还有梦幻的窗帘,这就像是公主的房间,可偏偏却没有公主房间那种俗气的粉。

    “快递呢?”姜绾询问,这才让徐苗回过神来。

    只见姜绾赤脚坐在房间的飘窗上,阳光透过玻璃洒下,她浑身似乎散发着光,肌肤白的透粉嫩,美的如梦如幻。

    “啊,在这,我帮你放着?”徐苗询问,在得到姜绾的同意后将快递放在桌上。

    就在徐苗准备离开的时候,姜绾一边翻看着膝盖上的书,一边询问“还习惯吗?”

    “挺好的,谢谢姜小姐愿意留下我!”徐苗感激的弯下腰。她可是听旁的女佣说,一般进入元家做女佣都是需要培训很长一段时间,还要进行筛选,而她能直接进来肯定是托了姜绾的关系。而且因为她被分派照顾姜绾,可姜绾呢平时也不怎么找她,让她倒是很清闲。

    “那就好!”姜绾点点头,徐姨拜托自己的事自己做到了,如今两人又在一起工作,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等徐苗离开后,姜绾这才将快递给拿过来,是个长方形的盒子,拿在手里也轻偏偏的。她记得自己没在网上买什么东西,拿着刀子打开盒子,只见一张纸条落下。

    “送给我的小姑娘!——元羲”

    龙飞凤舞的几个字,就如同元羲这个人一样,看似清冷其实霸道的很,不过元羲的字真的很好看。

    没想到是元羲买给自己的东西,姜绾好奇的不得了,心里已经在猜测元羲会送什么给自己了。

    只是,等姜绾打开袋子,当她看见袋里里一整套的白色蕾丝内衣内裤,整个人气的捶了下袋子。

    “可恶!”姜绾看着那套内衣裤,终于明白昨晚为啥元羲问自己喜不喜欢白色,原来是在这等着自己。

    姜绾拎着那套价值不菲的内衣内裤,准备直接扔了的,可就在此时,她的电话响了,正好是姜绾在心里骂着的人打来的。

    “东西收到了?尺寸合适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低笑。

    “你够了,你怎么可以买这样私密的东西给我!”

    “我不给你买给谁买?喜欢吗?我特意挑的!”

    “不喜欢!我正准备扔了!”

    “真可惜,我为了买给你买内衣,可是亲自去内衣店去挑的,我都差点被围观了,没想到你竟然要扔掉我的一番心意!”

    元羲说着,倒是真的想起自己早晨丢下工作去商场亲自去挑内衣,当时不少人都好奇的盯着自己,他虽然面上没表现出什么,其实心底也有那么点尴尬,甚至他还询问店员哪种穿着舒服,这也是元羲第一次知道内衣还有这么多讲究,精挑细选很久才挑的这套。

    手中的内衣都准备扔进垃圾桶,可听了元羲这话,姜绾却又将内衣给扔到床上。她知道元羲是什么样的人,连自己的衣服都是有专人准备好,却肯为自己挑内衣,不论如何这份心却是真的。

    “只此一次!”姜绾警告道,这次就算了,以后如果元羲再送自己这种东西,自己肯定扔了,只是此时的姜绾想的好,但元羲总有办法让她心软。

    那边的元羲只是低笑也没答应,他觉得以后这种私密的东西,都该他来买才是。

    姜绾没敢聊太久,怕打扰元羲工作,瞧着床上躺着的一套内衣,看了看还真的挺好看的,拿过吊牌一瞧果真是自己的尺码,姜绾的脸更红了,明明元羲只是瞧了眼,怎么就这样清楚呢。

    听说男人都喜欢大的,姜绾低头瞧了眼自己的胸部,她明显不是丰满的那种,不知道元羲有没有嫌弃,现在丰胸也不知来不来得及。

    敲门声再次响起,吓了姜绾一跳,她连忙将床上的内衣给扔进衣帽间放好,这才开了门,可站在门外的人让姜绾更意外。

    “元舸,怎么是你?”姜绾瞧着元舸,声音诧异。

    因为在家,元舸没穿他那招摇的破洞装,头发也没打定型胶竖起,一头红发服帖的趴在脑袋上,那身黑色睡衣让他瞧着少见的乖。

    “我可以进去聊聊吧?”元舸一张脸沉着。

    元舸很少来姜绾的房间,不止是元舸,旁的人也是如此,男女有别,更何况他们都不是孩子,到底还是需要避嫌。

    “当然,进来吧!”姜绾让开,大大方方的邀请元舸。对于元家几位哥哥的人品姜绾还是相信的,就算元羲,若不是真的喜欢上她,也是很守礼的。

    元舸进屋后关上门,他只是看了眼姜绾的房间,然后就坐在一张白色的靠椅上。

    “那个,我有点事想问你!”元舸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倒是有些唬人,只是姜绾从来不怕他。

    “你问!”姜绾随意的坐在那,很是好奇到底什么事值得元舸这样兴师动众的。

    元舸握着拳头,声音带着愤怒“我知道你和大哥的事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已经是我元家的千金,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我们也都拿你当家人,可你却和大哥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你是觉得成为元家大少夫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姜绾,我是不是看错了你!”

    元舸的目光里一片失望,他昨晚一夜未睡,想的都是这件事。他和姜绾从针锋相对到和谐相处,他也是真心把姜绾看成妹妹,可姜绾做的这件事却让元舸不知怎么去面对。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姜绾语气迟疑,她脸色懊恼,原来是他们都忘记告诉元舸自己和元羲的事,也怪元舸整日里不见踪影,这事也不好提,也就漏了他。

    “误会?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大哥从你房间出来,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元舸气的声音拔高,一双桀骜的眼瞪着姜绾“我今天是来警告你的,你如果早些断了心思,这事我不会告诉旁人,如果你还这样,别怪我不讲情面!”

    说到底,元舸还是在乎这个便宜妹妹,不然早就嚷嚷的人尽皆知,他能私下来找姜绾,也是希望可以凭着自己让这件事悄无声息的过去。

    姜绾失笑,心里有些酸,连元舸都这样认为,是不是其他人也是这样认为的。虽然她并不觉得心虚,可和元羲的这份恋情,她到底还是有些不自信。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去找大哥?”姜绾很好奇,去劝元羲不是比来劝自己更好。

    元舸无语的瞧着姜绾,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大哥他我能劝的动吗!更何况,大哥那样的人根本就不近女色,如果不是你有意的,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就这样想我的?”姜绾一双水润的眼眸带着几丝受伤,旁人暂且不说,原来连元舸也是这样认为的,认为是自己勾引了元羲。

    元舸撇开眼,他有些心虚,他还真的是这样想的,可对着姜绾,元舸又觉得这话太伤人,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在元舸心里,大哥就像是父亲一般,他睿智果决,元舸从未想过大哥会谈恋爱,就算谈恋爱那也是该和一个可以和大哥比肩的女人,而不是乳臭未干的姜绾。

    “别管我怎么想你的,反正你赶紧把你们的事给处理好!”元舸催促道,他是个心里憋不住事的人,真怕自己哪天就把事情给捅出去。

    “我偏不!我一没偷二没抢的的,我和大哥也没血缘关系,我们是光明正大的谈恋爱,我干嘛要退缩!”姜绾呛声。

    瞧着姜绾丝毫没有悔过的态度,元舸气的差点爆粗口,他指着姜绾“就你还得意上了,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事告诉大家?”

    姜绾面上不显,心里却觉得好笑,恐怕如今在元家,除了元舸,就连花园里的花匠都知道了。

    “那你去说好了!”姜绾一副强硬做派,气的元舸瞪着姜绾到底还是说不出什么脏话来。

    “你...你别后悔!”元舸威胁了句,直接转身就走,可直到身后的屋门合上,元舸也没听见挽留的话,气的元舸真的是想要捶门。

    元舸到底还是没有去把这件事捅破,他心里不想姜绾遭受大家异样的目光和议论,可这事他自己也没主意,就去找了关系一向不错的二哥。

    此时,元宸在元家的高尔夫球场打球,元舸直接坐着车来到球场,就见元宸一身黑白运动套装,带着一顶黑色帽子,双手拿着球杆,一杆进洞,动作利落干净。

    “来打球?”元宸笑着询问,已经有佣人把球捡回来。

    元舸对高尔夫不感兴趣,如果可以,他还是比较喜欢篮球,或许是年纪和阅历不同,喜欢的东西也不同,元宸曾经也打篮球,但现在就不打了。

    元宸也就那么一问,却没想到元舸真的拿了球杆过来,他和元宸打了几下,当然元舸的技术一言难尽。

    “二哥,你觉得姜绾怎么样?”元舸找到空闲试探询问。

    元宸一边打球一边回答“小绾?很好啊,我小时候一直都想要个妹妹,小绾简直满足了我对妹妹所有的幻想!”

    “那,如果姜绾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呢,你会如何?”元舸继续追问,他觉得这事也就只能让元宸出主意。

    “她能做什么不好的事,她如果闯祸了不是有我们哥几个顶着吗,身为哥哥我们该保护好她!”元舸抬眼看了眼元舸,笑道“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说话转来转去的,不像你的风格,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是你让我说的啊!我...我看到姜绾和大哥在一起了!”元舸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事给说出来,说出来后果真心里舒坦多了。

    元舸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元宸差异也好震惊也好的神色,可偏偏元宸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依旧打着他的球,甚至还来了句“奥,这样啊,还有呢?”

    元舸原地暴走,不可置信的吼道“二哥,你有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我说姜绾和大哥在谈恋爱,他们怎么能这样!他们可是兄妹!”

    “所以呢?他们又不是亲兄妹,谈个恋爱而已,不是很正常?”元宸有些不解。

    元舸被元宸的态度弄的一头雾水,怎么元宸和姜绾都一个样,他努力解释“可...大哥他是什么样的人,姜绾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怎么能在一起,这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元宸听了这话,这才站直身体看向元舸,目光多了几分凝重。

    “那你说说,大哥是什么样的人,小绾又是什么样的人,元舸,和什么人在一起是他们的自由,小绾是个好姑娘,你身为哥哥却觉得她配不上大哥,连你都这样想,那么其他人呢?你这样想,小绾又该有多难过?小绾她哪里不好,她乖巧她懂事她善良她美丽,她真的配不上大哥吗?还是这一切都是你以为的?”元宸的语气带着几分教育,俊秀的眉眼也有几分失望。

    元宸的话如当头一棒,如同让元舸明白为何刚刚姜绾的目光带着几分失落,原来竟是自己做错了吗。

    元舸仔细想想,的确如此,他一直都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姜绾,却没发现姜绾的好。其实姜绾真的很好,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有哪个比得上她,至少元舸没发现,甚至元舸不得不承认,单从外貌上看,两人真的是很匹配的。

    “我...”元舸失语,他想要解释,却发现解释不过是掩饰,说到底是他自己没尽好一个做哥哥的责任,不然他第一时间也不会去质问姜绾,元舸有些内疚也有些后悔。

    “可,如果这事让爸妈他们知道了,怎么办?”元舸现在开始担心起姜绾来,不似刚刚的想要拆散他们。

    元宸同情的瞧着自家傻弟弟,拍了拍元舸的肩膀“那个,这事其实爸妈早就知道了!”

    “啊?”元舸愣住。

    “不仅爸妈知道,我也早就知道,还有,家里的佣人们也知道,好像,就你还不知道!”元舸好心的告诉元舸,说着就自个打球,完全不去看已经石化的弟弟。

    元舸觉得,原来小丑竟然是他自己,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