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喜欢白色的

    “大哥不是不爱喝酸的?若是大哥喜欢喝,我让人在炸一杯来?”姜绾瞧了眼桌上空玻璃杯,故意打趣道。

    元羲瞧着坏心眼的小姑娘,直接将人就给抱在自己腿上,不等姜绾挣扎,直接就圈在怀中。

    “你喝的,我就喜欢!”元羲低沉的声音带着诱惑,脑袋微微低下,准备尝一尝这更甜的存在。

    姜绾羞的闭上眼,只是,意料之中的亲吻还没来,就听见门口响起一阵咳嗽声。

    姜绾几乎是从元羲的腿上爬下来的,她连忙整理了下衣服,一脸讨好的笑“沈姨,您回来了!今天您做的美容真是不错,连一个毛孔都瞧不见!”

    姜绾屁颠屁颠的跑到沈姨面前,主动的把沈姨手中的白色包包接过来,心里却忐忑不安,毕竟沈姨对她和元羲的恋情是不赞同的,他们还这样不分场合,就怕沈姨骂他们。

    沈柔瞧着一脸冷漠的儿子,还有谄媚的如同朵花的女儿,哪里还有什么气。

    “你这嘴抹了蜜了,越来越甜了!”沈柔好心情的轻轻摸了下脸庞,没有女人不爱美的,沈柔更是其中佼佼者,哪怕知道姜绾是拍马屁,但她也爱听。

    沈柔坐下后,姜绾亲自去倒了杯花茶,沈柔拉着姜绾坐在身边“别忙乎了,不是有佣人嘛!我今天和几个太太逛街的时候,瞧见一套睡衣粉嫩嫩的好看,就给你买来了,你瞧瞧喜欢不!”

    沈柔说着,就将放在桌前的白色袋子打开,从中拿出一套粉白色睡衣。

    姜绾接过,这套睡衣颜色清新可爱,摸在手中更是软和舒服,姜绾知道这牌子的睡衣,价格高到离谱,她的衣帽间已经有好几套这种睡衣,都是沈姨给自己买的。

    “谢谢沈姨,我很喜欢!”姜绾也不推辞,推辞就假了,反而会让沈姨不高兴。不得不说两人的眼光还是挺一致的,沈柔一般买的衣服包包姜绾是真的喜欢。

    听了这话,沈柔更高兴了,她以前没女儿,看到这些衣服什么的,也只能怪自己肚子不争气生的都是儿子,现在好了,满足了她的购物欲,看到好看的衣服就忍不住买下来,反正她又不差钱。

    沈柔斜看了眼儿子,叹口气,语气幽幽道“小绾,还是沈姨对你好吧,你可得把眼睛擦亮点!”

    元羲脑壳疼,自家母亲竟然阴阳怪气的要拆散他们,这世上怎么还有这种操作。他也明白,母亲无外乎是觉得自己没给小姑娘买什么,觉得自己不上心,元羲反思了下,决定以后一定要做一个称职的男朋友。

    姜绾讪笑了下,小巧的鼻子皱了皱,一双眼睛都如同月牙般,叉开话题“那个沈姨,我有点事和您商量,徐姨的侄女...”

    姜绾把事情告诉了沈姨,虽然她的确可以把徐苗安排进元家,可元家这些事一向都是沈姨在打理,姜绾不觉得自己能不懂规矩。

    “这事啊...”沈柔思考了下,很干脆的应下“就让那女生留下来就是,你身边也没个照顾的佣人,正好可以照顾你的起居!”

    元家财富滔天,佣人更是数不胜数,不论是元屿夫妇还是几个儿子都有专人照顾,不过是因为他们如今年岁大了,又都不是个喜欢人伺候的,也就没一直在身边照顾。沈柔早就提过要给姜绾派几个女佣,可一直都被姜绾给拒绝了。

    “照顾我?徐姨照顾的挺好的,而且我也不需要人照顾!”姜绾嘟囔道。

    “你喜欢呢就让她做些事,你不喜欢呢就让她在佣人那里帮忙不就行了,随你高兴!”沈柔随意道,一个佣人而已真的没必要让自己费心,元家多养一个佣人也不差那么点钱,都是无所谓的事。

    听了这话,姜绾也明白,这是沈姨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故意把人给留下来,既然如此,她也不能不识好歹,将人留下做些别的就是。

    关于徐苗的事就这样决定,沈柔瞧着坐在一旁的儿子,目光几乎是黏在姜绾身上,这气就不打一出来。

    沈柔一把拉起姜绾的手,挑衅的瞧了眼儿子“小绾啊,我看今天我们母女两出去吃,怎么样?”

    听了这话,姜绾的目光第一时间就看向元羲,她明白沈姨是故意的,可这举动也太孩子气。

    “妈,我开车送你们!”元羲起身,脸上没出现任何懊恼的神色,毕竟母亲就这性子,时间长了母亲就能想通,不至于和母亲置气。

    听了这话,沈柔瞪了眼儿子,赌气般的瘫坐在沙发上“算了,不想吃了!”她想带着姜绾出去,就是不想看着两个孩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若是出去还带着元羲,岂不是自找苦吃。

    其实,这些日子沈柔也想通了些,但让她完全接受两个孩子在一起,还没那么容易,就如元羲想的那样,她还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

    有沈柔看着,晚饭哪怕元羲想要做什么也不成,只能时不时的给小姑娘夹菜,就这还惹得沈柔好几次白眼。

    用了晚饭,大家闲聊了几句都回去休息,姜绾回到房间就先洗个澡,她喜欢泡澡,觉得泡澡后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套上一套粉蓝色珊瑚绒睡裙,姜绾敷着面膜走出卫生间。虽然她这个年纪满脸的胶原蛋白,但姜绾也不是那种大大咧咧到丝毫不在意相貌的人,这保养的事从不落下,更何况还有个格外爱美的沈姨,姜绾比以前更在意保养了。

    顶着面膜,姜绾刚打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自己的床上坐着一高大的身影,衬得自己的床似乎都小了些。

    姜绾连忙转过身,用背对着元羲,慌乱道“大哥,你怎么来了!”说着,姜绾连忙揭下自己的面膜,觉得自己的形象都毁了,毕竟女生敷面膜的时候,真的不算好看,而她却想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呈现在元羲面前。

    元羲饶有趣的瞧着出水芙蓉的小姑娘,小姑娘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脸颊因为泡的久了红通通的,格外粉嫩,她眼神慌张懵懂,就像是从海中破水而出的海妖。

    至于小姑娘顶着的面膜,在元羲眼里也是格外可爱的,小姑娘爱美,他自然也是理解。

    “我若不来,连和你说说话都不成!”元羲无奈道,明明是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偏偏有着如此一位纠结的母亲,弄的两人哪怕公开了也和偷晴样,元羲也是无奈的很。

    元羲起身,随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去坐着,我给你吹头发!”

    姜绾瞧着元羲进了卫生间拿吹风机,后知后觉的准备去拦元羲,可等她冲进卫生间,已经迟了。

    只见元羲一手拿着小巧的白色吹风机,眼神却盯着姜绾随意脱下扔在那里的衣服,只见最上面是姜绾刚换下的白色内衣内裤。

    “不许看!”姜绾走过去,连忙垫着脚捂住元羲的眼睛,觉得自己的脸都要丢光了,怎么自己总是在元羲面前丢脸。

    平日里一直都是一条直线的唇此时弯起,元羲哪怕眼睛被小姑娘给捂着,也能感受到小姑娘的羞怯。

    “以后总是要看的,害羞什么?”元羲故意道,却没告诉小姑娘,其实他自己瞧见那套白色的内衣内裤,身体的血都有些燥热。

    “别说了!”姜绾被元羲说的无地自容,连忙将人给退出卫生间。

    小姑娘拿下捂着眼睛的手,元羲第一眼就看见站在面前眼神羞的不行的小姑娘,他拉着小姑娘坐在床边,将吹风机插上电就开始给小姑娘吹头发。

    小姑娘的头发又长又软,摸在手里滑滑的软软的很舒服,元羲的动作有些笨拙,但他很认真也很细心,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轻轻的打理着小姑娘的长发,突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

    如同有一天,小姑娘挽起长发穿上嫁衣,不知该有多美,他甚至已经开始期待。

    元羲将头发吹的九成干就关掉吹风机,就在他准备将吹风机放回卫生间的时候,姜绾一把夺过吹风机,小跑着将吹风机给放好,出来的时候更是将卫生间的门给关的死死地。

    “原来,绾绾还挺有料的,看来我今后有福了!”元羲看了眼小姑娘宽大粉嫩睡衣的胸部,语气带着几分色情。

    元羲是知道小姑娘身材不错的,但亲眼瞧见那套睡衣,他还是有点意外,也怪小姑娘平日里穿的很休闲保守,他也没往那方面想。

    姜绾这刚把事情给丢在脑后,听着元羲的话,再看元羲的目光直愣愣的盯着i自己胸部,明明自己衣服穿的整齐,却觉得自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羞的连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赶你出去!”姜绾跺了跺脚,拖鞋上的小细钻闪闪放光。

    “好,我不说!”元羲握拳抵在唇边,掩饰自己一直都没放下的笑容,实在是小姑娘太可爱了,他也没办法。

    “来,我抱抱!”元羲伸出手,他的掌心纹路干净纵横,骨节分明,他伸手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安全感。

    姜绾红着脸投入元羲怀中,只是这人奇怪的很,抱着就抱着吧,非的把姜绾抱在腿上坐着,这姿态也太亲密了点。有了上次的事,姜绾被元羲抱着的时候,尽量不乱动,以免自己碰到不该碰的,特别是两人还坐在床上,着实有些危险。

    “感觉好久都没好好抱过你了!”元羲抱着小姑娘,将脑袋放在小姑娘的颈窝处,或许是因为刚刚沐浴,小姑娘的身体散发着浓浓的梨花香,让元羲闻着觉得放松了很多,他的语气带着感慨。

    姜绾本想反驳,才不是好久没抱了呢,可听着元羲的感慨,她心里也升起一阵无力感来。两人似乎每天都见面,可彼此有彼此忙碌的事情,家中又有沈姨虎视眈眈,像是这样好好的抱在一起,感受彼此的体温,这样的亲昵却似乎真的很久没做过了。

    小姑娘的乖巧让元羲整个人散发着愉悦,本来两人是在床边坐着,可闲聊着,不一会两人就同床共枕起来。

    不过两人也没做什么,元羲拥着小姑娘,虽然身体的确有蠢蠢欲动,可这样的感觉也很好,他觉得若是日日都能这样拥着小姑娘入睡,必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喜欢白色吗?”元羲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的姜绾一愣。

    姜绾此时正把玩着元羲的大手,她的手指时不时的捏捏元羲的比自己长很多的手指,要不就是数着元羲的掌纹,还仔细的瞧着那些螺纹,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还好吧,其实我对颜色什么的,还都挺喜欢的!”姜绾没在意,随意的回答却没瞧见元羲目光带着揶揄的笑意。

    明明两人一个是工作严谨的总裁,一个是娱乐圈小花,可聊天起来却丝毫不感觉尴尬,两人能聊很多东西,从元羲在公司里吃什么,到姜绾在学校里有什么课程,都可以聊的很开心。

    因为喜欢,所以就会有共同话题,而共同话题本就是寻找的。

    元羲的手拥着小姑娘,他本来真的没多想,可搂着搂着就不自主的摸了下,然后元羲竟然来了句“听说穿内衣睡觉对身体不好!”

    这句话可把已经昏昏欲睡的姜绾给弄的炸毛了,她使劲推了下元羲,双手捂着胸口的位置,看着元羲就像是看着一头色狼。

    她当然知道穿内衣睡觉不舒服,可这不是元羲在吗,让她不穿内衣,她会不好意思的好吗,她可以肯定,元羲是个直男无疑。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姜绾咬着牙道。

    可惜,元羲却是有些期待的继续道“那还是脱了吧,要不要我帮你?”

    说这话的人一脸一本正经,可姜绾却被元羲给说的脸都烫的不得了,她捂着脸娇声道“大哥,你怎么变这样!你把我正经的大哥还给我!”

    元羲低沉的笑声响起,他拉着小姑娘的手,声音宠溺“傻瓜,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若不是喜欢,怎会有这些暧昧的心思,若不是喜欢,他又怎会只对她一人有着**。

    姜绾听的迷迷糊糊的,只是等元羲的手绕过她后背的时候,姜绾还是拒绝了,哪怕她信任元羲真的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可现在的姜绾还是接受不了两人这样的亲密,说她矫情也好害羞也好,反正现在就是不行。

    好在,元羲也没强求,他也是逗逗小姑娘,直把小姑娘给逗的脸红耳赤,甚至把他退出屋外才肯罢休。

    只是,元羲刚从小姑娘的屋子里出来,就和楼下的一道震惊的目光对上,只见刚刚还满脸宠溺微笑的元羲,目光突然带着平静和冷漠,只是看了眼,就直接上了四楼,留下那人站在大厅内拿着水杯久久不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