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真的是你

    “小绾,要不那MV你就别演了,我去和潘导说一声!”元宸瞧着饭桌上明显比往日要沉闷些的姜绾,忍不住询问。

    也是怪他,当初他就不该让姜绾去演什么MV,元宸自是知晓娱乐圈的黑暗,却没想到姜绾半只脚都还未曾踏足娱乐圈,就有人往她身上泼脏水。

    像是元宸这样身经百战的也就算了,偏偏姜绾年级小,那样恶毒的话让她瞧见了,元宸生怕会惹得姜绾伤心。

    “是啊,我看也算了,你若是喜欢,下次我出钱让你拍个MV,保证比这个更好!”沈柔很是大方的说道。

    元舸在一旁冷笑,他这几日又换了个新发色,一头酒红碎发,这酒红色若是顶在他人头上,那就是搞笑扎眼,可偏偏元舸相貌出众,顶着一头酒红色竟然格外帅气。

    “没那本事还要去弄,真是丢人现眼!”元舸讥讽道。他这几日都因为那天的事情记恨在心不愿回家,若不是卡中实在没钱了,元舸还是不愿回来,可一回来不仅仅瞧见二哥和妈妈对姜绾呵护备至,就是一向对自己都不理不睬的大哥也格外照顾姜绾,元舸这心就更不舒坦了。

    元舸这话一出,还不等沈柔开口训斥,坐在那里一直未曾开口的元羲却是开口。

    “元舸!”元羲只是叫了下元舸的名字,可他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有语气中的呵斥,都让元舸心下更难受。

    元舸对大哥一向是敬重的,小时候爸妈常年在国外,有什么事情都是大哥在照顾他们,大哥在元舸的心里很重要,可现在大哥也向着姜绾,元舸忍不住在桌下朝着姜绾踢了一脚。

    小腿被狠狠踹了脚,姜绾疼的皱着细长的眉头,到底却是低着脑袋不曾让几人发觉。元舸的讨厌在姜绾的意料之中,她不想和元舸发生矛盾,打破家中的温馨。

    元舸闭上嘴巴,哪怕神色还带着不屑,到底也没再出口伤人。只是,元舸瞧着姜绾,等着姜绾告状,却发现小姑娘低着头,从头到尾都没告状,这让元舸意外的同时,更加讨厌姜绾了,别以为他会对姜绾改观,像家人那般接受姜绾。

    姜绾忍着小腿的疼痛,缓过劲来认真的瞧着大家“我希望将这个MV拍完!沈姨,大哥二哥,请你们支持我!”

    小姑娘面色还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软糯,可偏偏一双狐圆的眼睛里都是坚定和执拗。姜绾平时很随意,可在某些地方却是认死理,她甚至有些时候不撞南墙不回头。

    “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元羲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而沈柔和元宸也未曾开口阻止。

    姜绾忍不住窃笑,看,这才是真正的家人,他们保护自己却又支持自己,姜绾高兴的忍不住多吃半碗饭。

    用过晚饭,大家都各自回房,姜绾虽然没有因为网上的事情焦头烂额,到底还是影响到心情,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接了一个电话。

    “小绾啊,你怎么跑去娱乐圈了?你是不是缺钱花了,你来爸爸这里,爸爸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电话那头江敬的声音格外刺耳,哪怕江敬表现的很关心姜绾,可姜绾却是不为所动。

    “您以为,元家会缺了我钱花?我在这里,过的很好,不劳您关心!”姜绾的态度一如既往的疏离冷淡。

    电话那头的江敬气的脸色黑沉,开口的声音却带着几分讨好“孩子,元家再好那也不是你的家,爸爸才是你最亲的人!”

    江敬越是表现的父女情深,上辈子的痛苦就越是挣扎着从姜绾的记忆中爬出,姜绾恨不得现在就能报复他们,可偏偏一切还未曾发生,她也还没有那个能力。

    狠狠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之时姜绾烦躁的朝着电话说道“元家很好,至少比江家好,您就不用费心了,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回江家的!”

    说完,不等那边是何反应,姜绾直接就挂了电话。心口像是被火烫伤了一样,姜绾睡不着起身下楼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冻的矿泉水,刚刚拧开瓶口,就瞧见三楼走下一道修长的身影。

    昏黄的灯光下,元羲穿着一身简单到没有任何花样款式的睡衣,笔直修长的大长腿一览无余,头发碎碎的微微有些遮住眉梢,此时的元羲少了平日里的不近人情,多了几分烟火气。

    “大哥?”姜绾站在冰箱前,糯糯的喊道。

    元羲刚刚才处理完一些事务,觉得口渴准备下来喝口水,未曾想到竟然碰见姜绾。

    小姑娘一身嫩黄卡通睡衣显得软萌可爱,可手中握着还散发着冷气的冰水却让元羲觉得,小姑娘定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心情不好,以至于现在还没睡。

    修长的手朝着姜绾伸来,姜绾眼睁睁瞧着自己手中的冰水被夺走,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瞧见那只手的虎口处有着一颗小痣,虽然浅淡却也不可忽视。

    元羲本觉得小姑娘夜里喝冰水不好,可刚刚从小姑娘手中拿过来,自己的右手就被小姑娘的双手给抓住。

    元羲愣了下,他不喜人触碰,更何况此时他能感受到姜绾小巧却柔软的手,还有与自己不同的体温。

    元羲正准备推开姜绾,却瞧见小姑娘一双眼睛竟然泛着潮色,可怜巴巴却难掩激动的询问“是你对不对?”

    上辈子临死之前,那只手姜绾记忆犹新,她总是觉得那人定能还自己一个公道。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那人,可人海茫茫,就凭着一个虎口有痣的线索,她该怎么寻找。可姜绾怎么也没料到,她上辈子的恩人,竟然就在自己身边,如今还成为自己的大哥。

    元羲对上这双眼睛,不知为何没有甩开姜绾,他被姜绾这话弄的奇怪,却是否认道“小绾,你迷糊了!”

    姜绾握着元羲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没人能体会她此时的心情,就像是她终于能告诉自己,上辈子的痛苦是真,可上辈子的救赎也是真。

    “你,你是不是有一串念珠?”姜绾迫不及待的询问,一双眼睛里都是期待之色,紧张的更是狠狠的咬着下唇。

    就在姜绾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元羲却是点了头。对于这点,元羲也是格外好奇,毕竟姜绾怎么知道他有一串念珠的。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姜绾猛的一头扎入元羲清冷的怀中,双手抱着元羲的腰,哭的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元羲整个人都僵硬在那,许久之后,元羲感觉到胸口处潮湿的滚烫,他用手轻轻的拍着姜绾的脊背,无声的安慰着此时哭的喘不过气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