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兄妹相见

    “喂,你是元家的亲戚吗?”丁穗站在姜绾身边,精致的水晶指甲轻轻的划过玻璃柜台。

    姜绾瞧着丁穗几人的态度格外傲慢,虽然心里有那么一丢丢不舒服,但想到这几人是沈柔认识的几位太太的女儿,姜绾不想让沈柔为难,倒是没计较那么多。

    “不是!”姜绾如实回答。

    丁穗几人听了姜绾的回答,狐疑的瞧着姜绾,她们都是圈子里的千金小姐,瞧着姜绾生的好看也就罢了,还被沈柔这样护着,姑娘家心思浅,就生了几分妒忌心。

    “那你是元家的什么人?”丁穗的话带着几分质问。

    若是说刚刚姜绾的回答是看在沈柔的面子,那么现在丁穗的质问就让姜绾觉得莫名其妙,她已经不想再回答,只是低着头瞧着那些璀璨的手表。

    可,姜绾这样不理睬的态度却惹得丁穗不满,她以为姜绾只是个想要攀附元家的姑娘,再想到元家有姜绾这样一个美丽的姑娘,日日可以和元舸相处,丁穗就有种危机感。

    是的,丁穗喜欢元舸,喜欢了很多年,只是元舸脾气差,她根本就接近不了。可她接近不了,别人同样也不能,如今突然出现个姜绾,丁穗心中难免不舒服。

    “我问你话,你听不见吗!”丁穗突然握住姜绾的胳膊。

    纤细的胳膊被丁穗握在手中,姜绾抬起卷翘的睫毛,含着轻薄不悦的双眸瞧了眼丁穗,使劲将自己的胳膊抽回。

    姜绾看出,这几人不喜自己,转身姜绾就准备离开。刚刚走了几步,前面是步行的楼梯,姜绾准备下七楼瞧瞧透透气,可身后的丁穗却紧跟而来,突然去扯姜绾的肩膀,而姜绾不喜丁穗的触碰,挣扎了下。

    一个不小心,脚下踏空,姜绾还未发出惊呼声,整个人已经朝着楼梯下载去。

    姜绾吓的闭上眼,心中一片空白,就在姜绾觉得自个今天要受伤的时候,一只胳膊突然握住姜绾的手臂,硬生生将姜绾的身子给支撑起。

    淡淡的冷香夹杂着浅淡的香烟味吸入口鼻,姜绾将整个身体都倚靠在那只胳膊上,而那只胳膊哪怕要支起姜绾的整个身体重量,也纹丝不动。

    元羲今日带着几名下属巡查元氏旗下商场,因为元羲要检查商场的通道,故而是走的楼梯。

    从七楼上八楼之时,元羲突然瞧见一道单薄的身影整个人朝下跌来,得益于他良好的视力,元羲瞧出这姑娘就是那日蛋糕店的姑娘。

    不论是出于对商场顾客的保护,还是因为心底不忍这样一个姑娘摔落楼梯,元羲伸出手稳稳的握住姜绾的胳膊,免于姜绾今日摔的头破血流。

    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姜绾悄咪咪的睁开双眼,那双眼睛还带着后怕,小脸苍白像是抹了粉。

    首先映入姜绾眼中是一身烟灰西装,抬起头来姜绾瞧见的是一张罕见俊美的面容,他站在自己身前,手掌给拖着自己的胳膊,身形修长让姜绾只能扬着脑袋瞧去,眉峰挺拔带着威严,一双凤目清冽含威。

    “是你?”姜绾眼眸一亮。

    小姑娘眉眼还带着先前惊吓的楚楚可怜,可在瞧见自己的时候却带着喜悦,那双如同水晶葡萄的眼睛明亮的似乎能照入人心。哪怕是元羲冷心冷情,此时不免也生出几分意动,似乎自己是面前姜绾极为信任之人。

    元羲只是轻点坚毅的下颚,轻轻松开握着姜绾胳膊的大手。元羲将手收回,可手掌残留的温度还有刚刚手掌中消瘦的胳膊,都让元羲一时遗忘不下。

    而身后的商场负责人却是吓的不轻,谁都知道元少不好惹,哪怕才接手元氏,可手段雷霆狠辣,下面部门的众人每日都过得战战兢兢,那些原本等着元羲年纪轻轻接手元氏要焦头烂额的人,此时都不得不佩服元羲的能力和手段。

    姜绾瞧着元羲点头,这才发现两人靠的很近,她这才想起得亏面前之人自己才安然无恙,连忙鞠躬道谢。

    “谢谢你!”姜绾的态度很诚恳,让元羲又想到那日蛋糕店姜绾朝着他道歉的样子,莫名带着小学生的既视感。

    丁穗原本只是准备拉扯姜绾,没想到姜绾竟然差点摔下楼梯,那一刻丁穗自己也被吓到。现在瞧着姜绾没事,丁穗连忙和几个小姐妹就准备离开,连询问一声都不曾。

    只是,丁穗几人刚刚回头,就见沈柔和她们的妈妈朝这里走来,丁穗顿时心里一紧。

    沈柔原先的确是在看珠宝,只是下意识回头准备瞧瞧姜绾和几个姑娘相处的如何,却没见着人影,沈柔这才寻来。

    “小绾,这是怎么了?”沈柔走下楼梯,紧张的询问。

    而不等姜绾解释,就见向来情绪平静的元羲此时不免也带着惊讶,开口喊道“妈?”

    “妈?”这下不是元羲惊讶而是姜绾惊讶了,她清楚的听见面前的救命恩人叫沈柔妈妈,那么这人岂不是就是沈柔的大儿子,那位声名远播的元家大少?

    “是元羲啊!”沈柔刚刚只顾着姜绾,倒是没去注意自己的大儿子,现在瞧见元羲倒是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姜绾原本对元羲就有几分感激,如今知道元羲是沈柔的儿子,更多了几分亲近,她不想沈柔担心,更不想因为自己让沈柔和那些太太们发生矛盾,故而朝着元羲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都是哀求。

    此时元羲已经明白,面前的这位小姑娘就是自己老妈带回来的妹妹。他对此事有听过,只是元羲对这事不上心,老妈喜欢家中多养一个人并不碍事,只是当元羲知道家中的小妹妹就是面前的小姑娘,心底多了几分微妙的感觉,总觉得家中有这样一个妹妹,似乎也不赖。

    元羲不喜撒谎,可瞧着小姑娘就差拱手哀求了,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敷衍道“没事,只是碰巧遇见!”

    丁穗几位小姑娘知晓站在楼梯口的那位清贵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元家大少,顿时一个两个都有些紧张害怕,毕竟元家大少虽然不常出现在各种宴会中,却也是他们一众小辈仰望的存在,就是她们的父辈那也是只能卑躬屈膝的讨好。

    本来几个小姑娘都已经准备好狡辩的话,却见元羲云淡风轻的否认刚刚的一切,顿时,丁穗几人心中存了几分鄙夷,看来这位寄居在元家的姑娘,并不得元大少的喜爱,不过是个可怜的寄生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