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谁让你用我的杯子

    新的地方、新的开始,姜绾不知是兴奋还是忐忑,一夜几乎都没怎么休息。天还未亮时,姜绾就已经起身下楼,初到元家,她到底还是存着几分小心翼翼,生怕起的晚会惹人非议。

    楼下大厅开着暖色的灯光,姜绾轻手轻脚的准备去倒杯水喝,也就是在此时,听见一道有些震耳的轰鸣声,不过一会就听一道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响起。

    “什么人!”不悦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大厅的暖光突然被换成白光,姜绾眯了眯眼,瞧向站在大厅入口处的少年。

    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那男生穿着一身黑衣夹克,下身一条破洞牛仔裤,俊美突出的五官,脸型继承沈姨的完美基因格外俊美,左耳闪着炫目的钻石耳中,给他的帅气中添了几丝不羁。

    此时,这男生正满脸不悦的瞧着姜绾,皱起的浓眉昭显他的坏脾气。

    姜绾愣了愣,觉得面前这人怎瞧着不像是好人,还不等姜绾解释自己的身份,就见那人踏着黑色的马地靴就朝着姜绾走来。

    姜绾握着杯子,有些紧张的瞧着这人慢慢靠近,然后一把将姜绾手中握着的杯子给夺了去。

    “谁让你用我的杯子!”男生不悦的朝着姜绾吼道,似乎下一秒就会一拳朝着姜绾打来。

    姜绾退了退,她刚刚只是随手拿起一个杯子喝茶,没想到这杯子竟然是这人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赔给你一个吧?”姜绾试探询问,无论如何自己用了人家的杯子就是自己的不是,她也知道杯子这种私密的东西是不愿让别人沾染的,就是她自己也是如此。

    元舸瞪着站在自己面前还没有自己下巴高的姑娘,此时姜绾还穿着一身毛茸茸带着兔耳朵的嫩黄睡衣,头发柔顺披散在身后,巴掌大的小脸都是迷茫和无辜。

    “赔?这可是我亲手做的,你赔的起吗!”元舸握着手中的玻璃杯,气的咬牙启齿。这水杯是他八岁那年自己亲手做的,因为喜欢所以一直都放在家中,从未有人敢喝自己的杯子,可今天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给用了。

    姜绾眼眸带着歉意,她真的没想到这样,还想要继续道歉之时,一向就是火爆脾气的元舸却是一手就将手中的水杯给摔在姜绾脚边。

    玻璃杯摔碎的声音格外刺耳,姜绾吓的整个人瑟缩了下,有细碎的玻璃碎片划过姜绾白嫩的脚踝。

    “这是怎么了?”二楼传来询问声,就见元宸穿着一身白色长袖家居服快速下了楼,再瞧见地上的狼藉更是冷了眼。

    姜绾此时已经猜到面前少年的身份,想必这人就是沈姨的三儿子元舸。姜绾只是个外来人,自然不能挑事,她忙低下身准备去收拾那些玻璃碎渣。

    “没什么,我不小心打破了杯子!”姜绾低着头,弯下的身子带着几分脆弱。

    一只大手握住姜绾的胳膊,元宸将姜绾拉到一旁,避过那些玻璃碎渣,等姜绾站在干净的地面就收回手,动作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冒犯。

    “元舸,是不是你弄的!”元宸一双带着星辰的眼睛此时带着几分责怪,他怎么瞧不出元舸脸上的怒气,更何况地上的玻璃碎渣四处溅的都是,根本就不是掉落在地会形成的狼藉。

    元舸瞧着一向对自己脾气甚好的二哥护着一个来临不忙的外来人,叛逆的心思涌入脑海,姜舸黑色的靴子踢了踢地上的碎渣,漫不经心的说道“是我摔的,谁让她擅自动了我的杯子,我没打她就是不错的了!”

    元宸眉毛一扬,他这个三弟因为年纪在家中最小,爸妈又不约束,故而一直都无法无天,他的东西更是容不得别人去碰。这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想到姜绾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儿家,初来乍到就被元舸这样一吓,还不知道要多伤心,元宸就没法坐视不理,更何况他还挺喜欢姜绾这个妹妹,也是真心将姜绾当成妹妹般看待。

    “小绾不是故意的,更何况你这杯子没标记,小绾拿错了洗洗就是,你随意摔东西,哪里来的臭脾气!”元宸眉梢眼角带着几分兄长的训斥。

    元舸一听,一对又黑又长的剑眉倔强的朝两鬓高挑着,他最不喜欢别人教育自己,就是这人是自己的二哥也不例外。昨夜元舸在外赛车输的厉害,本来心情就不好,回来又碰见姜绾碰了自己的东西,如今还被二哥教训,元舸将一切怒气都撒在站在元舸身后的姜绾身上。

    “从小就这脾气,二哥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二哥护着这么个不懂规矩的人,怎么,这是二哥你带回来的小情人!这种人碰了我的东西,洗就能洗的干净了?真是恶心人!”元舸肆意打量着姜绾,语气轻佻带着几分轻视。

    姜绾本站在元宸身后,她听见元舸这样的侮辱的话,泥人也有三分气,更何况姜绾还不是泥人。她脾气好是真,可那也是在没招惹她的情况下,如今这般姜绾觉得元舸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姜绾从元宸身后走出,正准备开口呢,就听见一道暴怒的声音“老三,你给我住口!”

    只见元屿夫妇走入正厅,此时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刚刚就听见元舸的最后一句话,可那样的话简直太过伤人,伤的还是沈柔准备当成亲生女儿般对待的姜绾。

    “我一直都知道你在外面无法无天,你性子野我也知道,可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过分!小绾是妈妈闺蜜的女儿,也是妈妈的女儿,是你的妹妹,你刚刚的那番话不觉得太过分了吗?给小绾道歉!”沈柔婀娜的双眉弯曲着,脸色带着不悦。

    元舸一向喜欢妈妈,只是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妈妈却去维护一个外人,还让元舸去对姜绾道歉,元舸哪里低的下头。

    “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您想要女儿,也得挑一个上的了台面的,她也配当我的妹妹?”元舸寸步不让。

    沈柔被气的脸色都白了,吓的姜绾哪里还顾得上和元舸生气,连忙前去沈柔身边宽慰沈柔。

    一向话语不多的元屿此时一身简便的家居服,他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几分凶狠,自己的儿子不听妻子话,还对新来的妹妹恶语相向,元屿觉得自己这个做爸爸的的确不能坐视不管。

    “她配当我元家的女儿,倒是你,配不配我元家的孩子!”元屿这话有些重,却是站在姜绾这边。

    姜绾就站在那,她没想到元屿也向着自己,瞧着沈柔、元屿夫妇还有元宸都这般护着自己,刚刚被元舸气到的难过似乎也就消失了。

    “爸!”元舸瞪大眼睛瞧着元屿,不相信元屿也向着外人。

    “从今天开始,你的生活费没收!”元屿丝毫不为所动,他也觉得小儿子性格被养坏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收拾收拾。

    爸爸说完一向不会改变,元舸气的朝着姜绾投来一个恶狠狠的目光,脚步“咚咚咚”的上了楼,就听见二楼关门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可见元舸心中多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