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必须随我回去

    雅致温馨的别墅此时一片狼藉,姜绾就站在别墅大厅内,打着扫帚帮着徐姨打扫。

    只见别墅几面玻璃窗都给砸个稀巴烂,玻璃的残渣溅满整个客厅、楼梯,别墅外那些盆栽被推倒,木栅栏里的月季花更是被踩踏的不成样子,更不要说地上散落的烟头酒瓶味道刺鼻。

    “小绾,你别动,别伤着手!”徐姨上前来一把夺过姜绾手中的扫帚。

    姜绾想要帮忙,可徐姨怎么也不让姜绾动手,徐姨一边收拾着,一边询问“昨晚实在是危险,我们要不要报警?”

    报警?姜绾此时正戴着手套将地上一片碎玻璃捡起,听闻这话好看的眉眼笼了一层阴影。

    昨晚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想要报警,可当电话和手机都无法拨打的时候,姜绾就知道这并不是意外,而现下会对自己做出这样事情来的只有自己的那位好爸爸。

    既然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一定不会留有把柄,就像是他制造妈妈出车祸一样,报警也不过是徒劳罢了。

    “不用了,监控也坏了,就算报警也抓不到那些人!”姜绾语气平淡,周身似乎都带着几分怨气来。

    徐姨瞧着,总觉得姜绾有哪里不一样了,若是以往姜绾遇到这样的事情定是会哭个不停,可从昨晚到现在现在姜绾连一滴眼泪都没流,徐姨顿时觉得姜绾似乎长大了,这个家她在用自己的肩膀慢慢撑起来。

    门外突然传来汽车声,徐姨和姜绾都被吓了一跳,毕竟这别墅偏僻,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会来,再加上昨夜收到的惊吓,姜绾直接将防盗门紧紧的关上。

    此时姜绾手中握着手机,手机已经可以拨打电话,只是姜绾瞧着手机上寥寥无几的联系人,突然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给向谁求救。

    似乎有脚步声在靠近,拍门的声音就在身后,姜绾背靠大门,手背因为紧紧握着手机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

    “小绾?小绾你在里面吗?你还好吗?”担忧的、焦急的声音响起。

    浑身的力气似乎缷去,姜绾连忙打开大门,整个人还未瞧清楚外面的情形,就被搂入一个温柔的带着淡淡香气的怀抱中。

    沈柔抱着姜绾,身后站着脸色带着几分怒气的元屿,此时元屿四下打量。今日沈柔想来瞧瞧姜绾,可车子一停下就发现不对劲来,别墅外肮脏一片,更不要说别墅那黑洞洞的没有玻璃的窗户,更是将沈柔给吓的不轻。

    “这到底是怎么了?”沈柔牵着姜绾的手走入别墅,瞧着别墅里到处都是碎玻璃更是皱紧眉头,高跟鞋避过那些玻璃渣,随着姜绾坐在沙发上。

    姜绾亲自去倒了两杯水端给元屿夫妇,元屿瞧着姜绾这般懂事,此时不免也觉得若是家中多这样一个姑娘,想必格外温馨。

    “我们不渴,你快坐下,若是扎着脚可怎么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柔迫不及待的问道,将手中的茶水放在茶几上。

    姜绾咬了咬淡粉的下唇,她怕沈柔担心,故意模棱两可的敷衍“也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弄破了!”

    这话别说敷衍元屿了,就是沈柔也不信,沈柔艳丽的面容突然冷了下来,她拉着姜绾的手,语气带着几分冷意。

    “你连我都瞒?是不是沈姨在你心里就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沈柔面色还带着几分伤心。

    姜绾慌了神,她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怕沈柔知道会放心不下自己,这下也不敢隐瞒,连忙说道“没有,沈姨你对我多好我都知道,只是...”

    “你沈姨在家整日里叨唠着你,是将你看成自己的女儿般,自己的孩子出事难不成还瞒着父母?你若是不说,我也能调查出来!”元屿瞧着姜绾,语气看似冷漠其实却是关心。

    姜绾一听,鼻头酸了酸,不是因为委屈,只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这般关心自己,可自己的亲生爸爸却是处处算计。

    “昨晚别墅外来了不少不认识的人,他们砸了玻璃,其他的也没做什么!”姜绾解释道。

    “什么?”沈柔一听吓的不轻,她只要想到黑漆漆的夜晚外面有不知好歹的人砸玻璃,这别墅里就两个女的,姜绾还是个小姑娘,当时得有多害怕啊。

    “你怎不给我打电话呢?你这孩子,难不成你沈姨我就是个摆设不成!”沈柔是又气又心疼又难过。

    姜绾低着头,倒是站在一旁的徐姨解释道“元夫人,不是小绾她不想给您打电话,是手机和电话当时根本就打不出去,连报警都不行!”

    此话一出,元屿两道黑浓的眉头皱起,他四下瞧了瞧,觉得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

    “先前我顾着你的情绪就随你住在这里,可现在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你收拾几件衣服,跟沈姨回家!这别墅安全性这样低,我是万万不能让你住在这里!”沈柔此时态度格外强硬。

    沈柔本身就喜欢姜绾,小姑娘生的好性格也好,正好弥补沈柔没有女儿的缺憾。更不要说姜绾还是沈柔闺蜜的女儿,她更是不能坐视不理。

    姜绾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沈柔已经朝着徐姨说道“麻烦你整理下小绾的衣服,几身就行了,其他的我重新给她买!”

    徐姨听了这话先是看了看姜绾,她其实也是赞同的,这位元夫人她知道是夫人的好友,而且对姜绾也很好,更重要的是这别墅暂时的确不能住了,谁知道哪天会出事。

    “沈姨...”姜绾扯了扯沈柔红色连衣裙的袖口,神色带着几分为难,这怎么说着说着就要搬去元家了。

    沈柔这次不像以往那般好说话,态度带着几分强硬“这事你得听沈姨的,你先随我回去,不喜欢住在我那里我就给你重新找房子,反正这里你暂时是不能住了!”

    姜绾也知道这里不安全,昨晚只是砸门砸窗户,谁知道自己的那位好爸爸还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毕竟那人早就没有良知。只是随沈柔回去,姜绾总觉得自己似乎太麻烦别人了。

    元屿瞧出姜绾的为难来,在旁说道“这位徐姨就跟着你一起回去,到时一样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家里地方大,并不差几个人的房间,你若是执意呆在这里,你沈姨定是要三天两头往这里跑,她怕是夜里都睡不安生!”

    不得不说,元屿的这番话直接让姜绾放弃挣扎,元屿的字字句句都扎在姜绾的心底,让她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沈柔一瞧,朝着自家老公投去赞赏的目光,催促着徐姨赶紧收拾东西,不过一会,姜绾和徐姨已经坐上元家的房车,而姜绾到了此时还是有些懵,她竟然要去元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