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夜里骚扰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姜绾此时正在客厅桌上吃早饭,徐姨连忙擦了擦手去开门。

    “江先生?”徐姨瞧着站在门口拎着大包小包的江敬,面色带着几分不欢迎。

    手中热乎乎的面包突然就变得不香了,姜绾看着江敬无视徐姨的脸色,放佛主人般闯入客厅中。

    “小绾,你在吃早饭啊!”江敬说着将东西放下,他坐在姜绾身边笑的格外慈祥“爸爸给你买了不少衣服,爸爸也不知你喜欢哪种的,你回头试试,喜欢哪种就和爸爸说!”

    姜绾随意一瞧,发现那些衣服的确都是高级货,可却都是晚礼服,而自己平时穿的很简单。只要江敬用心看一看自己,总不会连这些都发现不了,或许这些衣服根本就不是江敬买的。

    “不用了,我不喜欢这些,今后您也不必买这些东西给我!”姜绾直视江敬老谋深算的眼睛,曾经在精神病院的那些日子,她也曾渴望过江敬发发善心,哪怕是杀了自己也好,可他却冷眼瞧着自己被那些护士被江芮欺负,就算自己断了手脚瞎了眼睛,他连一丝一毫的怜悯都不曾有。

    江敬脸色僵硬了下,却未曾表现出任何不悦的神色来,甚至用包容的话语来故意想让姜绾心软。

    “爸爸年纪大了,眼光的确不如你们这些小姑娘,这样吧,我给你一张卡,你喜欢什么就自己买!”江敬说着,就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卡来。

    姜绾没有接,她那双干净的眼睛就那样瞧着江敬,一字一句道“我有钱,我实话告诉您,您给我买的那些东西我都扔了,我不会和你回江家,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您就不要白费心思!”

    姜绾不想撕开脸面,至少不是现在,只是江敬实在是厌烦的很,而姜绾每次见到江敬夜里都会频繁的做噩梦,更是会想起上辈子的悲惨,她现在只想江敬离自己远远的。

    江敬对上姜绾的一双眼睛,这眼睛格外通透,似乎他心底里龌龊的心思都逃不了那双眼睛。

    江敬不自然的转过眼,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姜绾不知为何的确讨厌他,想要让姜绾跟自己回江家,至少现在怕是还成不了。

    “你不愿跟爸爸回去,爸爸也不勉强,但我是你爸爸,我关心你你也不能拒绝,以后我就多来看看你!”江敬又说了许多,可姜绾却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江敬是被徐姨送出屋,江敬手中还提着被退回的礼物,他转过身去瞧着这栋白色小别墅,再想到这别墅就三个人,而且这里地处偏僻,一个想法跃入江敬的脑海中。

    “小绾,人走了!”徐姨回来的时候,就见姜绾已经放下碗筷,看样子也不准备继续吃了。

    徐姨皱了皱眉头,姜绾自小吃的就少,又因为是早产的缘故,所以身体有些差。哪怕后来一直被精心养着,这身体比起同龄的姑娘还是要弱些,现在夫人走了,姜绾这食量就和猫差不多,徐姨瞧着姜绾清瘦的面容,急在心里。

    “徐姨,今后他来就不要开门!”姜绾说着,又怕徐姨会问原因,嘟着嘴巴解释“我不喜欢他!也不想见到他!”

    这话有些人性,毕竟江敬再怎么说也是她的爸爸,可徐姨向来偏爱姜绾,加上对江敬的印象很差,听了这话应声。

    “好,下次他来连门都不开,我瞧着也不是什么好人!”徐姨嘟囔了几句就去收拾桌子。

    姜绾现在还是暑假也不需要上学,她平时也就杨朵一个朋友,但杨朵要打工挣钱,姜绾自然不能去打扰她。好在姜绾也不觉得孤单,上楼就准备去看看书,就这样呆好几天姜绾也不会觉得烦闷,她是个能安静下来的姑娘。

    一整天就这样过去,夜晚来临的时候,姜绾吃过晚饭就准备回房间休息,可就在此时,别墅的大门被拍的“砰砰”作响,在这黑夜中显得有些瘆人。

    徐姨急匆匆跑去大门的电子显示屏查看,就见别墅外站着四五个穿着像是不良青年的小伙子,他们拎着酒瓶,不停的朝着防盗门砸去。

    “小绾,你快躲到楼上去,我瞧着这些人怕是酒喝多了!钟叔今天也不在,这可怎么好!”徐姨急的直跺脚。

    姜绾被吓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哪怕经历一世,她也不过是个小姑娘。此时防盗门被拍的有些震颤,外面还传来那些人流里流气的声音。

    “徐姨,报警吧!”姜绾就站在楼梯口那里,朝着徐姨说道。

    如今这别墅就只有她和徐姨两个女的,若是这些人真的闯进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呢。

    徐姨一听,哆嗦着就拿起电话准备报警,可一拨电话徐姨急的要掉眼泪,惶恐朝着姜绾瞧去“电话打不通!”

    姜绾心里一紧,她上前去试了试,发现电话的确打不通,她连忙找来自己的手机,却发现手机不仅仅没有信号,甚至不知被人用什么东西屏蔽了,连报警电话都打不出。

    “这,这可怎么办啊!”徐姨急的直跺脚。

    外面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姜绾拉着徐姨的胳膊就朝着楼上跑去,若是这些人真的砸门而入,至少躲在房间里还能安全些。

    两人刚刚跑到楼梯转角,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徐姨一把抱着姜绾蹲下身体,这才发现她们头顶楼梯口那面透明玻璃窗竟然被人用石头给砸碎了。还好有徐姨护着姜绾蹲下,不然刚刚怕是玻璃都要伤着姜绾。

    “小绾?小绾?你没事吧?”徐姨扶着姜绾,担忧的询问。

    姜绾摇摇头,突然外面传来兴奋的声音“瞧,这里面还有个美女呢!美女,要不要出来陪我们喝一杯啊!”

    随着这道流氓的声音,就听见外面紧接着响起吹口哨的声音。

    姜绾脸色有些发白,她站在楼梯转角透过已经碎裂的玻璃朝下看去,只是一眼,姜绾身子就止不住有些颤抖。

    只见别墅外站着怕是有七八个男子,他们穿的花里胡哨,嘴里叼着香烟,手中还拎着酒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姜绾连忙别过目光,随着徐姨上楼进入房间,赶紧将房门紧紧的锁死。

    “这些该死的,怎么就不走了呢!”徐姨在房间里不时的就透过窗户朝下偷偷望去。

    外面的那些人瞧着没动静,越发的肆无忌惮,玻璃碎裂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别墅外还传来打砸的声音,而姜绾从始至终都没去瞧。

    胆颤心惊的过了一夜,当黎明来临的时候,外面的那些人终于在一阵摩托车轰鸣的声音中离去。

    “菩萨保佑,终于走了!”徐姨整个人跌坐在地毯上,而姜绾紧紧握了一夜的拳头,这才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