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随我回去

    安静的墓碑前,沈柔抱着姜绾哭了很久,还是身后的男人轻轻的将沈柔给揽入怀中,亲昵的给沈柔擦去眼泪。

    “瞧你都哭成什么样了,孩子还在,你这样哭,她岂不是心里更难受!”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安抚。

    沈柔听了这话,忙回过头去瞧姜绾,生怕因为自己的泪水惹得姜绾难受。

    姜绾此时也想起面前这人是谁,她是妈妈生前最好的朋友沈柔,小时候她还曾经常随着妈妈和这位沈姨一起玩,后来妈妈离婚,每日里忙于照顾自己和公司,姜绾也渐渐长大,然后又被学业压着,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见过沈姨,只是姜绾知道,妈妈和沈姨一直都保持联系。

    沈柔一身黑裙,她明明都是四十几的女人,可瞧着样貌年轻,保养的格外好。她有着一双黛眉水眸,雪肤朱唇,哪怕今天连一点淡妆都没化,却也美的大方明艳。

    “沈姨好!元叔叔好!”姜绾朝着两人乖巧的打招呼。

    沈柔情绪还未平息,她身旁的男人元屿点点头,他一身黑色西装,哪怕如今已经是大叔,也是个帅大叔,只是神色瞧着有些严肃。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沈柔好不容易平息了情绪,就牵着姜绾的手询问。她接到闺蜜的死亡还在国外,等她赶回来的时候却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哪怕沈柔此时伤心不已,却知道闺蜜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女儿,她自然不愿再惹得姜绾伤心。

    姜绾点点头,随着元屿夫妻二人找了家咖啡厅坐下,元屿夫妻二人一人点了一杯咖啡,沈柔则是为姜绾点了一杯时下女孩子都喜欢的奶茶。

    姜绾就坐在沈柔对面,她双手握着手中的奶茶,眼眸清亮又乖巧,再加上她整个人透着几分若有似无的悲伤,让她瞧着格外娇小无助。

    沈柔瞧着难过和心疼,她生的都是儿子,也一直都喜欢娇小可爱的女儿,可惜没缘分。姜绾自小她就很是喜欢,如今因为闺蜜过世,瞧着姜绾更是多了几分疼惜。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沈柔询问,她是知道姜绾的情况,如今还是个学生,只是姜绾曾经与妈妈相依为命,如今妈妈过世了,也不知她一人要怎么过。

    姜绾愣了神,茫然的瞧着沈柔,今后?她如今能想到的只是好好努力,一步一步绸缪,为妈妈报仇,可具体该怎么做,姜绾自己也说不出。说到底,前生今世她也不过是个温室中的花朵。

    沈柔瞧着姜绾的眼睛,那眼睛犹如一汪清水,干净的让人自惭形秽,想到这样的女孩子今后要一个人生活,不知要面对怎样的苦难,沈柔这心就疼的慌。

    “要不,你随沈姨住吧?”沈柔突然提议,这话有些冒然,只是沈柔说了却不后悔。不论是她对姜绾印象的喜爱,还是因为对闺蜜孩子的爱屋及乌,她都该这样做。

    身旁的元屿听了妻子的话,神色愣了下,倒是没有反驳,更何况他一向宠妻,自然不会反驳妻子的提议。更何况,元屿瞧着对面坐姿端庄的女孩,心里也忍不住软了下,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

    “唉?”姜绾惊讶的发出声,她瞧着沈姨很是期待的瞧着自己,心中多了几分暖意,有些被遗忘的回忆也慢慢想起。她记得上辈子沈姨似乎打过电话给自己,也说要接自己去沈家,只是当时的自己已经随江敬去了江家,倒是婉拒了沈姨。

    后来,沈姨隔三差五就会询问自己过的如何,再后来她沉浸在江家的亲情的假象中,倒是疏远了沈姨。沈姨也明白自己的意图,两人的通话也就慢慢减少,到最后的只有逢年过节才会通一次电话。

    “我家里就三个儿子,都是很不错的年轻人,你若是随我回去,就多了三个哥哥,这样今后也没人敢欺负你!”沈柔越说越觉得可行,放这样一个小女孩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沈柔总觉得很危险,更何况她瞧着姜绾容貌实在太好,就怕有些人存什么坏心。这女儿还没养呢,沈柔就开始操心了,要知道家里那三个儿子,沈柔可是自小到大从没操心过,简直就是放养。

    姜绾被沈柔的善心弄的一愣,她连忙摆摆手,受宠若惊道“多谢沈姨,只是我一个人可以的,沈姨你不要担心!”

    姜绾明白沈姨的好意,更清楚的知道沈姨对自己也是真的喜欢,只是姜绾向来不想要麻烦别人。

    沈柔一听倒是有几分失望,她真的很想将姜绾接回去,想着家中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姑娘,沈柔就觉得窝心。

    元屿瞧着妻子的失落来,轻轻握着妻子的手劝道“别着急,孩子如今刚刚失去妈妈,你让她搬过来,孩子怎么适应,你若是喜欢就多关心关心她,抽空多来看看她就是!”

    沈柔一听也觉得自己太过急切,自己虽然和姜绾的妈妈姜舒是好友,但姜绾对自己并不熟悉,自己刚刚的话简直和诱拐没差。也怪自己,突然失去闺蜜,如今又怕闺蜜的女儿孤单,这就好心办了坏事。

    沈柔擦了擦眼角,歉疚一笑“小绾你别介意,我也就这么一提,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是我的号码,今后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嗯?”

    手中捏着沈柔递来的一张名片,姜绾点点头,她小声说道“谢谢沈姨!您也别太伤心了!”

    沈柔瞧着,不知为何母爱泛滥,这孩子自个都难受成这样,却还要关心自己,沈柔越看越是喜欢。

    元屿提出要送姜绾回去,姜绾道谢就跟着两人上车,车上沈柔交代很多事情,语气和妈妈很像,姜绾听着眼眶有些发红,连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狼狈。

    “元叔叔、沈姨,再见!”姜绾站在别墅前,朝着两人微微挥手道别。身形纤细单薄的姑娘站在路边,放佛风一吹就能倒,可她的脸色却是温和的,似乎所有的美好都在她的身上。

    “快回去吧!”沈柔透过车窗喊道,却瞧着姜绾执意站在那里,只能让司机开车离开。

    后车镜中姜绾的身影越来越小,沈柔依着丈夫的肩膀,泪水又落了下来。

    “你看这别墅这样偏,家中只有个司机和保姆,若是真的出了事,简直就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姜舒就这么一个女儿,就和心肝似的,如今她走了,若是小绾这孩子有个好歹,我怎么和她交代!而且,她姓姜啊,若是...”沈柔越说越伤心,到最后更是揪着丈夫的西装哭的厉害。

    元屿一边拿着纸巾给妻子擦眼泪,一边不停的哄着。

    “那我们就常来,等熟悉了就让孩子搬过去和我们一起住,行不行?这事也急不得,你总要给孩子一点时间!”元屿轻声说道。

    “那行,我这段时间就呆在国内,哪都不去了!你国外的生意,你自己去吧!”沈柔嘟囔道。

    元屿一听,顿时有些心塞,这几个儿子没和自己抢老婆,怎么冒出来的小姑娘却抢了老婆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