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沈姨出现

    瓷白的大理石倒映着江敬的身影,他走入客厅第一时间就朝着姜绾走来,语气担忧“小绾,你还好吗?我听闻了你妈妈的事情,你放心,今后爸爸会陪着你!”

    姜绾此时正坐在长方形的餐桌旁,手中正拿着一份报纸瞧着,她听闻江敬的声音,哪怕极力克制,可抬起眼眸来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姜绾很想问问,他怎么可以丧尽天良到那种地步,明明夫妻情断各过各的生活,却要害死妈妈。他又是怎样的无耻,才可以一边说着会好好照顾自己,一边却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推入火海。

    江敬来之前做好很多准备,只是他在瞧见姜绾的时候,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慌乱。

    穿着棉质白色长裙的女孩乖巧的坐在那里,双腿规矩的倾斜,她的脸颊眉眼比起她妈妈来更加美丽,瞧着柔和清丽,垂眸看报纸时睫毛修长,眉梢眼角都带着这个年纪不可多得的婉约。

    只是,当她抬起眼眸的时候,江敬放佛瞧见凛冽惊人的寒光,等他准备细瞧之时,却见姜绾已经低下了头。

    江敬觉得自个多想了,他仔细调查过姜绾这个女儿,多年来乖巧听话,善良纯洁,这样的孩子最好骗,刚刚的眼神或许只是因为失去妈妈。

    “这么多年,爸爸一直都想来看你,只是你妈妈...”江敬说着似乎有些顾忌姜绾的情绪,摇摇头“罢了罢了,人都走了,只是如今你一个人生活我实在不放心,我想你和爸爸一起回去,爸爸曾经不能好好照顾你,今后却想要好好弥补你!”

    姜绾本来不想和江敬说话,她怕自己说的多会暴露的多,如今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女,拿什么去报复老谋深算的江敬。

    可姜绾没有想到,江敬为了让自己搬去江家,竟然牵扯到自己的妈妈,甚至将有些事情推到妈妈身上。

    手中的报纸被细白的双手轻轻叠好放在桌上,姜绾按捺下心中的怨气,她瞧着江敬,眼眸清凌凌的。

    “妈妈从没阻拦过你来看我,是你自己不愿罢了!如今妈妈离开了,可我衣食无缺,不需要你来照顾,从前如何,今后爸爸还如何就好!”姜绾拒绝道,她在称呼“爸爸”这个词语的时候,口中生涩。

    江敬一愣,他忙上前去解释“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你过的再富裕,身边也没个亲人在旁怎么好,你随我回去,若是我对你不好你再回来就成。若是你妈妈还在,定是希望你身边有个长辈照顾你!”

    江敬的语气带着长辈的关心和无奈,可在姜绾听来却是刺耳,到了这个地步,他竟然还打着妈妈的幌子。

    “我身边有人照顾,徐姨对我很好!若是妈妈还在,只希望我随心而活,您今日不必多说,我是不会和您回去的!”姜绾拒绝的干脆利落,从小就性格温软的姜绾,如今冷着面容却也瞧着格外疏离。

    姜绾带着刺的态度惹得江敬神色带着尴尬,他上前去解释“徐姨不过是个佣人!”

    “徐姨对我来说就是亲人,若是您没什么事可以走了!”姜绾赶人,她怕继续瞧着江敬,自己真的会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

    江敬瞧着姜绾态度坚定,也知道一时半会怕是不能说服姜绾,虽然觉得有些意外,毕竟多年不曾联系的女儿,似乎和调查出来的并不一样。只是江敬并不着急,小女孩罢了,他相信不需要多久姜绾就会和他回去。

    “那好,那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要按时吃饭,心情不好就给爸爸打电话,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爸爸给你撑腰!”江敬唠叨了几句,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客厅安静下来,姜绾觉得江敬刚刚的一番话让她恶心,因为太了解江敬面具下的残忍,所以如今只要面对江敬她骨子里都是厌恶,那些曾经被抛弃被折磨的画面也一一涌入脑海。

    因为江敬的到来,徐姨给了父女两人独处的空间,如今瞧着江敬开车走了,徐姨才从二楼拿着抹布走下来。

    “江敬走了?这是?”徐姨一眼就瞧见堆放在客厅中那些价值不菲的礼物,大多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奢侈品。

    “扔了吧!”姜绾不想去瞧,这些东西简直就是随手可以买来的,若是江敬真的对她有丝毫的亲情,也不会用金钱去买这些东西,冰冷的让人觉得毫无温度。

    “扔了?小绾,这些东西都很贵呢!”徐姨虽然只是个佣人,但在姜家呆了这么多年,见识自然不同,她瞧出这些东西很贵,而且姜绾平日里就不是个铺张浪费的性子。

    姜绾朝着徐姨莞尔一笑,笑容中都是清灵“嗯,都扔了,他送来的东西,不稀罕!”

    徐姨原本还怕姜绾年纪小,会被江敬给糊弄,如今瞧着姜绾抗拒的意思,忙蹲下身将地上的一堆奢侈品给扔了出去。

    客厅中没有江敬送来的东西,姜绾觉得视野似乎都清明些许,她想起自己重生来似乎还没有去瞧瞧妈妈,知会了徐姨一声,就坐上车去了公墓那里。

    姜绾去花店买了一束妈妈最喜欢的百合花,她来到妈妈的墓前,瞧着墓碑上妈妈温柔的神色,突然就落下泪来。

    哪怕再次重来,姜绾还是格外思念妈妈,曾经妈妈在的日子是姜绾最快乐的时候。

    她记得,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妈妈独身带着她生活,从未在她面前抱怨过什么,永远都是温柔的朝着自己微笑。

    也是因为妈妈对她的照顾,让姜绾从不觉得自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她在妈妈的庇佑下过的无忧无虑,就像是个小公主般。

    也是因为如此,她不曾见识过世界的黑暗,以为人人都是良善,到最后落得那样一个悲惨的结局。回顾曾经的黑暗,姜绾发现,她最错的就是自己的天真。

    “妈妈,我好想您...”姜绾跪在墓前,轻轻将手中的百合放下,她就坐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因为这里是妈妈长眠的地方,这里有妈妈的存在,她就觉得安心。

    姜绾呆在墓前很久,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却瞧见一对长相穿着不俗的中年夫妻捧着百合走来。

    走的近了,姜绾觉得那女人瞧着有几分眼熟,只是那女人如今眼睛红肿,神色憔悴,她站在墓前,眼泪止不住的落。

    “你是小绾,对吧?”女人相貌精致,气质更是优雅,此时她轻轻的扶起姜绾,神色带着怜惜和温柔。

    姜绾点点头,她目光好奇,像是初生的动物般,让女人瞧着一阵心疼。

    “我是你沈姨,我可怜的孩子!”沈柔说着,已经将姜绾揽入怀中,泪水从她的面容滑落,一滴滴落在姜绾的侧脸,让姜绾忍不住抱住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