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重新来过

    “来,你准是这几天不吃不喝才病的,将这药喝了,再好好睡一觉,等醒来了又是新的一天!”徐姨一手端着温水,一手拿着药递给姜绾。

    此时的姜绾脑子还乱着,她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是回到三年前,可一切太不可思议,就算是梦也不敢这样做。

    接过药,姜绾一口就吞下几片药,惹得徐姨神色更加疼惜。毕竟之前姜绾每次生病都不肯吃药,非得姜夫人哄着才行,如今姜绾这样干脆的吃药,在徐姨瞧来是姜绾失去妈妈太过伤心所致。

    徐姨扶着姜绾躺下,为姜绾盖好被子,细心的将房间的灯换成暖光的,这才轻轻退出房间。

    姜绾丝毫没有睡意,她前一秒还在剧痛中死亡,下一秒却整个人安然无恙的躺在这里,若不是经历那么多痛苦,此时姜绾怕是都不能接受。

    姜绾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右眼,那里完好无缺,不是当初的空洞伤疤,而自己的身体干净白皙,不是曾经的伤疤无数,这一刻姜绾才可以肯定,自己真的回来了。

    只是,姜绾瞧着床头的日历,心中还是止不住的疼,她是回来了,可是却是在妈妈过世后的第三天。若是自己可以早些回来,或许她就可以避免妈妈的悲剧。

    失去妈妈的痛苦并未因为时隔三年有所减少,反而因为知道妈妈真正的死因,姜绾更觉得愤怒。

    只是,姜绾想起江敬,如今她没有丝毫证据根本就拿江敬不能如何,绾梨有些颓然的躺在那里。不论是为了上辈子,还是为了妈妈,她都不会放过江敬他们,只是现在的她能做什么呢?

    姜绾起身赤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她坐在桌前瞧着自己和妈妈的合照,杂乱的心在那一刻慢慢安静下来,她想,若是妈妈在,她会让自己怎么做?

    或许,妈妈定是要让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

    姜绾上辈子遭受那样的痛苦,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重来一回她想,她的仇要报,可她也要好好活着。

    相通了这些事情,姜绾突然觉得自己的神思都清明许多,毕竟在精神病院那一年,她每日被注射药物,已经很久不能这样清醒的思考,原来,活着真好!

    姜绾已经许久没有睡过这样的好觉了,哪怕她在中途醒来数十次。

    在病院的那些日子,她每天都在疼痛中度过,甚至那些护士一个心情不好,大半夜就会来病房里折磨自己,这让姜绾养成哪怕是睡觉也睡不安稳的习惯。

    “小绾?小绾?你醒了吗?”门外传来徐姨轻轻扣门的声音。

    姜绾起身打开房门,就见徐姨已经端着丰盛的早餐站在房间门口,她像是观察了下姜绾的神色。瞧着姜绾虽然眼眸因为哭泣还残留几分红肿,整个人因为妈妈的突然过世显得格外瘦弱,只是不知是不是徐姨觉得自己多心了,她总觉得不过一夜之间,姜绾似乎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呢?徐姨细细一瞧,是眼睛里的神色吧。曾经的姜绾虽然父母离异,可姜夫人手握姜氏集团,姜夫人对女儿一向宠爱,这也养成姜绾娇软天真的性格。

    后来姜夫人突然过世,姜绾的眼睛里只剩下惶恐和无助,她就像是缩在一个龟壳中的小乌龟一样。可现在,姜绾的眼睛还是那样澄澈明亮,只是那双眼睛里却多了几分坚强和清灵。

    徐姨早前就听过,没父母的孩子早当家,看来如今姜绾也是如此。

    “我给你烤了面包和三明治,还给你做了坚果牛奶,你几天都没好好吃点东西了,多少吃一点?”徐姨说着,已经将早餐放在房间的桌上。

    姜绾点点头,就在徐姨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从卫生间里传来姜绾不安的声音“徐姨,你会离开吗?”

    哪怕上辈子虽然妈妈离去,徐姨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若不是自己识人不清,或许徐姨也不会离开。只是她如今重生回来,一切都会改变,姜绾不确定徐姨会不会一直陪着自己。

    徐姨一听,忙用手擦了擦眼睛,朝着卫生间喊道“徐姨将你从小婴儿照顾到现在,只要你还需要徐姨,徐姨就不走!”

    徐姨虽是姜夫人雇佣照顾姜绾的生活阿姨,可徐姨因为早先感情不顺,一直孤身一人,她将姜绾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离开姜绾。

    姜绾瞧着镜中的自己,展颜一笑,真好!

    吃了早餐,姜绾下楼后就瞧见徐姨神色带着几分为难,在瞧见姜绾下楼后,更是神色带着闪躲。

    姜绾好奇,突然,她想起自己被遗忘的一件事,今天似乎就是自己的那位好爸爸来接自己的日子。当年自己刚刚失去依赖的妈妈,江敬以一副好爸爸的形象出现,他的温暖呵护让姜绾重拾父爱,甚至搬去江家。

    徐姨原本瞧着姜绾心情似乎变得好些,不愿说那些糟心的事情,可想着姜绾毕竟不是真的孩子,今后这个家很多事情都需要姜绾拿主意,徐姨上前将温热的白开水放在姜绾面前,还是开了口。

    “小绾,刚刚你...你爸爸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过会要来这里看你!”徐姨说着,气愤的嚷嚷着“我看那个江敬就没安好心,当初是他在外面保养小三,还有了个比你还大的女儿,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对你嘘寒问暖过,如今...如今倒是想起你来了,我看没安好心!”

    徐姨想来向着姜绾,自然瞧不上江敬,可惜上辈子的姜绾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明白,还以为江敬是个好爸爸。

    姜绾刚刚喝下半杯温水,听了徐姨的话乖巧的点点头“我明白的,徐姨,你不要担心!”

    上辈子她被江敬欺骗,就那样跟着江敬回到江家,看似是有一个温暖的家,却不知那是一个幽深的陷阱,而这辈子,她不会做那样的傻事了。

    江敬一如记忆中那般来的很早,他手中提着很多姜绾这个年纪都喜欢的礼物,曾经姜绾刚刚失去妈妈,瞧见这一幕是感动,可现在姜绾只觉得讽刺,若是有心,又怎么会耽搁这么多年,迟来的父爱太轻太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