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帮帮我

    领口整理的一丝不苟,露出一截透着白皙的肌肤,喉结凸起,再往上是线条流畅的下颚,这就是今日突然造访医院的元大少元羲。

    “元大少,您今天怎么突然要过来瞧这医院呢?”江敬头发往后梳,将他日渐后移的发际线暴露无遗。

    江敬的神色带着恭敬,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元氏的总经理,那可是国内稳居第一低调的元氏,别说他大江集团了,就是姜氏在元氏面前那也是连看都不够格的。

    江敬这种人,知道元氏高不可攀,故而从未想过要从元大少这里攀上关系,他只是隐隐有些害怕,元大少的妈妈和自己的前妻似乎有着交情,就怕元大少是为了姜绾而来。

    只见元羲薄唇微抿,色泽红润的唇轻启“姜姨的女儿就住在这里?”

    元羲常年忙碌,对于死去的姜姨也并不熟悉,只是在国外的老妈听闻姜姨的女儿似乎得了精神疾病,让自己过来瞧瞧。若是姜姨的女儿在这里得不到很好的照顾,老妈让自己将这位接回去。

    元羲向来敬重老妈,虽觉得这些事情让助理来做就可,却因为老妈的吩咐,故而自己亲自走一遭。

    明明如今正是秋日寒凉的时候,可江敬却觉得后背升起冷汗,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江敬想到如今女儿的情况,不禁隐隐放下心来,如今就算是真的权威怕是也只能判断女儿真的有精神问题。

    “小绾的确住在这医院内,只是小绾如今神神叨叨的,不是伤着自己就是伤害护士,元大少还是不要靠近的好!”江敬连忙劝道,哪怕觉得万无一失,可瞧着面前冷清的元大少,他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无所遁形。

    元羲没有理会,脚步不停的朝着医院正门走去,就在此时,元大少像是突然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

    只见医院的五楼突然飞出一道白色的身影,那身影就像是一只断翅的蝶,还未展翅就已经坠落。

    周围人跟着元羲抬头瞧见这一幕,都慌乱的尖叫不止,而元羲皱了皱英挺的眉,脚步朝前走去想要接住那道身影。

    可惜,就错过那么一步,只有一步而已。

    “砰!”元羲眼睁睁瞧着那道白色的身影就这样坠落在自己眼前,甚至是在自己脚边,黑亮的皮鞋上都是斑驳的腥红。

    姜绾知道自己逃不了,可她不想每日再被折磨,她从楼上跳下的那一刻,没有害怕只觉得解脱。

    在空中的这几秒,是姜绾这一年来觉得最放松的时刻,她甚至感觉连风都是自由的。

    身体四肢胸腔在落地的刹那,疼痛袭来,鲜血不受控制的从喉中大口大口的喷出。

    一只手握住姜绾的胳膊,她听见这辈子最好听的声音,那道声音说“你再坚持一会,医生很快就来!”

    姜绾费力的睁开眼睛瞧向面前的这只手,眼眸被鲜血染了红,姜绾瞧的不太真切,却瞧见面前这只手的虎口位置有着一颗小痣,而这个人的手腕戴着的却是一串小巧的念珠,真是奇怪,这个年代还有人戴佛珠。

    或许是因为快死了,姜绾的脑子在这一年的摧毁下竟然变的清醒,她突然握住那只手,紧紧的死死的。

    元羲原本只是不忍心,只是他蹲下身体刚刚安慰这个女孩,却见这个女孩突然握住自己的手腕。元羲一向不喜人触碰自己,只是感受这力道,元羲忍了下来。

    姜绾费力的抬起头瞧向蹲在自己身边的人,可此时她的视线已经模糊,她瞧不清这人的长相,可她却想要赌一赌。

    当姜绾抬起头的那一刻,哪怕是一向冷漠的元羲也被震惊到了。

    刚刚元羲只顾着安慰这个女孩,可如今他才发现这个女孩有着如同天使一般纯洁娇弱的面容,让人瞧着就心生美好。可惜,这个女孩一只眼睛是空洞的,她裸露出来的肌肤伤痕累累,一道伤疤上覆盖着另一道伤疤,纵横交错,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深可见骨。

    “帮帮我好吗!”姜绾说着,口中的鲜血溢出的更多,染红了她的胸前的白色病服,不等面前这人回答,姜绾生怕自己撑不下去,努力的艰难的说道“我没有病,是江敬故意陷害我,我的妈妈也是他害死的,我...”

    元羲的手腕被这个女孩握着,他看着这个女孩如同抓着救命稻草,随着她的话,元羲竟然感觉一阵怒气上涌,他看着这个女孩口中的鲜血越来越多,脸色越来越苍白。

    “我...我是江敬的女儿,我叫...姜绾!求求你,帮帮我...”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姜绾再也撑不下闭上眼睛。

    紧紧握着手腕的那只纤细的手突然飘落,元羲眼睁睁的瞧着姜绾死在自己眼前,更为吃惊的是姜绾的身份。

    那一刻,元羲不知为何,突然反手将那只已经没有任何力道的手握在掌心,他的掌心温热,而这只小的可怜的手冰冷一片。

    曾经忘记的记忆似乎全部涌入脑海,元羲记得,小时候姜姨曾带着一个娇小的小姑娘来家中做客,他记得那个小姑娘笑容甜软、可爱乖巧,可如今躺在这里的女孩却是狼狈不堪。

    元羲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轻轻搭在姜绾的身上,为姜绾遮掩在这世上最后的狼狈,全了姜绾最后的体面。

    元羲将手轻轻的覆在姜绾冰冷的额头,声音又清又缓“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无尽的黑暗袭来,姜绾整个人是解脱却又充满不甘,突然,姜绾就像是沉溺在水中的没有呼吸的人,猛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

    “小绾?小绾?”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姜绾整个人似乎傻了般转过脑袋,她瞧见一张朴素却慈祥的面容,这人喘着一身黑色针织衫,瞧见姜绾傻呆呆的面容,顿时心疼的拥着姜绾的肩膀“小绾,夫人她已经去了,你就算是为了夫人也不能糟践自个的身体!”

    “徐姨?”姜绾不确定的喊道。

    面前这人是从小就照顾自己的徐姨,她记得自己回江家的时候徐姨不放心也跟着,后来徐姨和爸爸三番两次的发生矛盾,自己当时一心想着爸爸,竟然就将徐姨给辞退了,她还记得当初徐姨很伤心,只是如今徐姨怎么会在自己身边?

    “小绾,你怎么了?”徐姨将手放在姜绾的额头,手心一片滚烫,徐姨慌的忙去找药。

    而此时的姜绾在瞧清自己如今身处的房间,整个人不可控制的颤抖,只是因为这房间明明是自己和妈妈居住的别墅,而桌上的日历清清楚楚的写着今日的年月日,自己竟然回到三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