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前生波澜

    “有人吗?有人在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乳白雕花的木制门被拍的“砰砰”作响,姜绾显瘦的手背砸门已经泛着粉红,哪怕如此,姜婉像是感觉不出疼痛般,双手握拳依旧不停的砸门。

    门外传来清脆的高跟鞋触底声,“哒哒哒...”每一声似乎都砸在姜绾的心扉上,让她一双姣好的瑞凤眼带着焦急。

    “江芮,我知道是你!开门!今天,不是你开玩笑的时候!”姜绾使劲喊着,口中一贯清甜的声音此时不免多了慌乱。

    “咔咤”一声,是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只见乳白房门终于缓慢打开。可当姜绾瞧见眼前的一幕狐疑的目光一闪而过,她先是被江芮一身纯白婚纱礼服刺痛眼眸。

    “肖临,江芮,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姜绾不解询问,她指着江芮身上的纯白色,努力挤出笑意来“江芮,这婚纱是我今日要穿的,你穿的是是一身粉色长裙才是,你别闹了!”

    江芮伸手轻轻抚摸婚纱上点缀的璀璨珍珠,她面容带着几分清秀,是标准的鹅蛋脸,瞧着的确是个美女,只是如今这世道美女遍地,她的容貌不过平常。

    “姜绾啊姜绾,你没脑子还是没眼睛呢,如今你还看不明白吗?今日,我才是订婚宴的主角,要嫁给肖临的也是我!”江芮说着,一把就将准备靠近的姜绾推开。

    姜绾自小身子就弱,如今被江芮这样一推,整个人不受控制向后倒下,身体重重砸在铺着大理石的地面上,棉质的裙摆绽开,而姜绾就像是一朵脆弱的梨花。

    江芮冷眼瞧着姜绾摔倒,她的眼眸闪过嫉恨,哪怕此时的姜绾如此狼狈,却也不能遮掩她原本的好容貌。

    只见姜绾皱着细长的眉,不可置信的盯着江芮。姜绾有着一双秋水般的眼膜,她瞧向他人的时候,目光中的潋滟让人心波荡漾。更何况,姜绾不仅仅是眼,她身上的每一处似乎都是造物主极尽偏爱,完美又娇柔,是个让人瞧着就忍不住心生呵护的女孩子。

    “你?”姜绾瞧着始作俑者不仅仅没有半分自责,甚至还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朝自己投来得意的笑容。

    姜绾哪怕平日里再单纯,此时也明白事情不对劲来,她将目光投向站在江芮身边的肖临,也是她的未婚夫,她今日原本要嫁的男人。

    往日里,姜绾只要咳嗽一声都会紧张半天的男人,此时面对她的狼狈,却眉眼冷漠。

    姜绾瞧着肖临,突然有些不认识自己谈了三年恋爱即将要奔赴婚姻的男人,他,好陌生。

    肖临身量修长,有着一张清秀周正的面容,一双眉眼瞧着阳光温暖,他生的只能算得上普通,家世也比不上姜绾。但姜绾喜欢上他,只是因为这人给她足够的细心和体贴,让姜绾觉得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

    “肖临,你告诉我,为什么?”姜绾瞧着西装革履,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胸口那枚“新郎”的胸花,瞧的姜绾忍不住想要落泪。

    到了此时,姜绾还在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的双眸含着泪花就那样盯着肖临。

    可惜,肖临面不改色,那双曾经都是姜绾的眼睛里此时却是姜绾害怕的生疏。

    “绾儿...”肖临瞧着姜绾弱不禁风的模样,有些话却有些难以说出口,这三年来面对姜绾这种美女,肖临动过心思的。

    江芮瞧着肖临于心不忍的模样,怒气熏红了眼,她伸出手牵着肖临的右手,当着姜绾的面十指紧扣,而他们的无名指上,是一对璀璨的结婚对戒。

    “你还看不清吗?从始至终,肖临喜欢的都是我!”江芮微微抬起尖细的下巴,瞧着姜绾面容上的震惊和痛苦,畅快的露出笑容来。

    不需要再去询问,姜绾就已经信了江芮的话,她觉得心里好难受。眼前这两人,一个是她恋爱三年即将结婚的未婚夫,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可如今这两人却背叛了自己。

    “为什么?”绾梨不甘愿,为什么要背叛她,又为什么不继续欺骗她,要在今天将一切摊开。

    “为什么?”江芮像是听见什么格外好笑的事情,她像是欣赏小丑般瞧着姜绾,放缓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因为,肖临和我要的是你的姜氏集团啊!”

    姜绾无力瘫倒在地,她想过千万种理由,独独没有想到竟然是为了自己手中的姜氏集团。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爸爸会生气吗?”姜绾捂着胸口,她努力的让自己瞧着不那么狼狈,却不知此时的她面色苍白,双眼惶恐,只是哪怕如此她眼中的泪珠却依旧没有滚落。

    这次,江芮笑的几乎前仰后合,若不是身边的肖临扶着她,怕是她笑的都要跌倒在地。

    江芮笑的越大声越开怀,姜绾的心就越沉。肖临背叛她认!反正世上的男人也不是就他一个!江芮背叛她也认!反正她们本就是同父异母,她对江芮的确有几分情分,却也不至于情如姐妹,可爸爸...

    “爸爸?你以为这些事情爸爸不知道吗?其实,这都是爸爸授意的啊!”江芮的话击垮姜绾心底的最后一层防线,泪一滴滴滚落。

    是啊,若爸爸不知道,江芮怎么有胆子穿着一身婚纱,姜绾甚至不敢想,爸爸在这其中到底是什么角色,又做了多少事情。

    姜绾不敢想,江芮却偏偏要说给姜绾听,她的声音刺耳却更刺心。

    “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妈的车祸就是爸爸做的,为的就是能将你这个唯一继承人给接回身边!”江芮涂着口红的唇一张一合,而姜绾整个人已经如同傻了般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肖临原本就是我的男朋友,肖临接近你不过是为了你手中的姜氏,昨日你不是已经签订一份合同吗?只要你出事,姜氏就会是肖临的!”江芮说着,眼中都是欲望。

    脑子很痛很乱,她想起妈妈过世后她茫然无措,是多年前就和妈妈离婚的爸爸将自己接回家,爸爸宠爱她呵护她,继母涂敏和继姐江芮对她友好照顾,肖临的出现更是让她像是蜜罐中的小女生一般昏了头。

    姜绾从未想过,这一切都是假象,这一切从开始就是一场阴谋,为的不过是自己手中的姜氏,葬送的却是妈妈的性命。

    姜绾使劲的擦干眼角不听流淌的泪水,她被娇养长大,从未经历过任何风雨,她本以为妈妈的过世就是世上最恐怖的事情,却不知这世上的人心更可怕。

    “你今天将这些都告诉我,是准备也杀了我,对吗?”姜绾冷静的询问,可冷静的面具下却是千疮百孔的心。

    杀人,这些事情在姜绾看来那是犯法的事情,是姜绾曾经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可如今江芮敢将一切都告诉自己,她知道,或许他们已经为自己选好结局,毕竟自己昨日才签了一份遗嘱,那是因为信任肖临才签的婚前遗嘱,却不想竟然成为自己的催命符。

    肖临不忍再瞧,他侧过脑袋,倒是江芮伸出自己新做的镶嵌着亮片的指甲,虚空点了点姜绾的脑袋,红唇如同吃人的鬼“吆,原来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啊,杀了你可是要坐牢的,爸爸早先就让人伪造了一份你有精神病的文件,那里面可是有你的签字有你的诊断,你说,身为有精神病的你自杀,是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姜绾听着,她痛心于她真心相对的一家人暗地里却为自己选好后路,她怨!她不甘!

    强烈的怨恨让姜绾瘦弱的身子突然朝着江芮撞去,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扯着江芮的头发,那一刻姜绾只有一个念头,哪怕是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可惜,到底是个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又是个从未见识过黑暗的单纯女孩,姜绾甚至连个凶器都不知道拿。

    江芮打理好的卷发被姜绾紧紧拉扯着,头皮撕扯的疼痛让江芮一边低着头护着头发,一边朝着肖临吼道“肖临,还不帮我!”

    肖临上前去想要将姜绾扯开,可惜此时的姜绾已经丧失理智,她一手就朝着肖临的脸颊挥去。

    这一巴掌,将肖临平日里伪装的温柔击碎,他握住姜绾的胳膊,一把就将姜绾给摔在墙角。

    额头触碰墙角发出“蹦”的一声,姜绾觉得眼睛一片漆黑,哪怕如此,姜绾却用双手使劲撑着身体,她还没要江芮付出代价...

    肖临在旁为江芮整理好头发,江芮瞧着今日静心打理的卷发如今一团糟,甚至连自己脸上的新娘妆都乱了,江芮气的三两步来到姜绾身前,细长的银色高跟鞋一脚接着一脚的踹在姜绾的身上。

    高跟鞋每一脚带来的都是无法言说的疼痛,姜绾蜷缩着身体,任由江芮一脚接着一脚的踹,有那么一刻,姜绾甚至觉得自己都要死了。

    “你以为真的有那么多人喜欢你吗?姜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人爱的可怜虫!”江芮边踹着,一边不停的讥讽。

    身体的疼痛,耳边那些话,让姜绾觉得喉中都是腥甜的血味,姜绾紧紧的握着双拳,这个平日里连磕一下都要痛呼的女孩子,如今却是连闷哼一声都不曾。

    姜绾不愿,在这些仇人面前,再像个傻子般露出自己的柔弱。

    “好了,过会还要参加订婚宴,算了!”肖临上前扯了扯江芮的胳膊,可此时的江芮将这三年的怨恨全部倾泻在脚下的姜绾身上,哪里是肖临能拉开的。

    就在此时,一道严肃的声音响起“江芮,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