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天恐婚

    “老网易云了呢,若不是我知道这是南巷写出来的,说不定要去找赵刚拼命。”七月嘟嘴,说起赵刚时候,依旧带着一股子恶狠狠的感觉。

    南巷忽而抓住明明的胳膊:“姐,你没有忘记屏蔽大舅舅他们吧?”

    明明笑:“我知道分寸的,家里的几个人啊,都被我放在一个分组里面了,屏蔽了。”

    南巷拍了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这一条消息发的快极了。

    一分钟不到,赵刚的电话就的又打了过来。

    明明挑了挑眉,而后接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道:“怎么了?”

    “端明明,你是什么意思?”

    “赵刚,咱们离婚了,可是我们也是孩子的父母,你一定要用指责的语气跟我说话吗?”

    “行,你以为我非要找你吵架是不是?你看看你朋友圈发的那是什么?家里的事一定要往外头说吗?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确实是分开了,身边朋友早晚都是要知道的,与其以后尴尬,还不如现在说清楚。对你对我,对两家人都好。”

    “行,你厉害,我说不过你,我就问你,你要是不想坏我的名声,你就说我们离婚就好了,为什么要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赵刚,你真的觉得看不懂吗?那三年,我真的是日夜盼着你回来的,我只是想给我十年的婚姻画上个句号,这都不行吗?

    我没有将话说清楚,也是给我们两个体面了,你在招惹我,我说不定会说的多,你知道我的脾气的。”

    明明声音平淡,却是透露着非同一般的坚决。

    赵刚隔了好久才说话:“......我....你...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你给我打电话吧,就这样。”也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怕明明将事情闹大,他倒是说了句颇有良心的话。

    明明楞了下,才将电话挂了。

    而后对着两人苦笑:“这还是这几个月以来,他说的唯一一句人话。”

    七月摸了摸下巴:“呵呵,是不是知道那个包就是他妈拿给他弟弟家了?”七月说话间,忽然抱住明明的肩膀:“明啊,我跟你说,以后要是这个渣男又想起你的好,回来找你,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啊!”

    明明摇头失笑:“放心吧,赵刚跟我憋着一股劲儿呢,就算他过的再不好,也不会来找我的。”

    七月撇嘴:“那可不一定,我们家明明这么好,他可能一时间想不起来,可难保以后不会后悔,反正这个渣男是再不能要了。一家子不是个好东西!”

    明明揉她的头:“放心吧,不说他赵刚不会来找我,就算是他真的来找我,我也不会同意的,再进他们家门,那真的是脑子不好使了。”

    南巷安静听着,端起水杯来轻轻抿了一口,这一次,她还真的觉得七月说的有几分道理。

    周末的晚上,一顿红红火火的火锅之后,几人穿了衣裳,跟南巷告别。

    用七月的话说:“火锅就是代表这红红火火,这一顿之后,我们一起开始新生活,但愿年底我们回老家的时候,表姐找到了好工作,小胖找到女朋友,我也找到男朋友,然后,我们一起去喝南巷和四方的喜酒。”

    小区楼下,南巷站在路灯底下,看着她们的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埋没在串流不惜的街道里。

    收回了视线,南巷裹紧了衣服,背对着路灯往回走。

    好奇怪啊,明明还是那一条路,几人一起下楼的时候走这条路好快,现在剩下南巷一个人了,却觉这条路好远好远啊。

    回了屋子,南巷有些哭笑不得,火锅还在桌子上放着呢,本来,表姐他们几个要帮南巷收拾完再走,只是几人吃的太晚,南巷怕他们太晚不安全,就让几人早点回去了。

    撸撸袖子,南巷开始收拾桌子。

    “唉,早知道就让他们几个跟我收拾完了在回去了,一个人收拾火锅残局,是在是有些太荒凉啊~”

    南巷一边念叨一边收拾,不过是半个小时,房间就又恢复原状了。

    真想将自己丢在沙发上好好睡一觉。

    只是,还不行。

    这假期的两天,已经把南巷存了半年的存稿都给用完了,若是现在还不写,可就没有稿子应对突发状况了。

    坐在电脑跟前,一眨眼,五个小时过去。

    南巷伸了个懒腰,一抬头,已经凌晨一点。

    她吓了一跳,写文章写的太入神,一不小心就将时间给忘记了。

    匆忙梳洗了下,南巷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

    手机上又多了几条信息,除了工作群里面的消息,就还是四方小哥哥发来的。

    23:20

    “宝宝?”

    “你回去了吗?”

    昨天上午6:00

    “是不是真的生我的气了?最近真的太忙了,我晚上给你发视频好不好?”

    “宝宝?”

    昨天下午23:00

    “在忙什么?”

    今天凌晨.1:02

    四方小哥哥发来一个红包。

    “?”

    后面是一个委屈的表情。

    南巷这才意识到,周六她跟四方哥说晚上聊,但是晚上光顾着赵刚的事情,就将他给忘了。

    今天一早忙忙碌碌的跟着表姐和七月一起去逛街,折腾一天,晚上又吃火锅,一刻都没闲下来。

    等她看到消息,已经又是星期一了。

    南巷其实也很无奈,当下皱着眉头发消息:“你个傻子,发微信不回,你就不会打电话吗?”

    消息才发出去,立即就收到一条回复。

    “怕打扰你。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南巷又是悠悠叹了一口气,这傻子,这性格真的是恼人的紧。

    明明担心的不行,却愣是一个电话也不打。

    若非担心,就他这位将养生刻在骨子里面的人,怎么可能这个时间还不睡?

    许四方这人,便是南巷见过的人里面最会养生的了。

    他比南巷还小一岁,却是没有一点少年的样子。

    游戏一概不碰,反而是比较喜欢爬山,钓鱼,滑板之类的。

    标配,便是保温杯里泡枸杞。

    周末,南巷那是不睡到饿醒不罢休。

    四方依旧早上七点照常起床。

    有时候,起的比小区门口打太极拳的大爷大妈起的还早呢。

    他在身边的时,南巷一年四季不缺温水,吃的水果蔬菜样样新鲜,连个长霉斑的都看不到,晚上睡觉也绝不会超过十一点,即便是睡不着,手机也会被四方没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