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恐婚

    那一次,表姐跟公婆没法发脾气,倒是跟赵刚闹了一通。

    最终,深更夜半,赵刚跑出去给表姐买了份糖醋排骨,这事才算是过去。

    赵刚哄表姐说:“爸妈都是一辈子苦过来的,思想观念太老土,你受委屈了。以后,有条件了,咱们给老两口买套房子,咱们就能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表姐也觉得是这么个理,想着两位老人总是为了家操劳,倒是也不好再说什么。

    总归,对小宝儿也算是不错,没有重男轻女到无可救药。

    只是,打脸来的还是太快了。

    那一年年底,赵刚弟弟一家人回来过年。

    老两口的小儿子大孙子才到家,小宝儿的小洋娃娃,小汽车模型,各样玩偶,便都被二老捧到了大孙子跟前。

    南巷记得,表姐恨恨的咬牙道:“我一进门,看见小宝儿拿着个洋娃娃的扯断了的胳膊在哭,那两位却只是围着大孙子忙前忙后。

    我甚至不敢相信,这两位曾经是担心小宝儿哭多了对嗓子不好,腰疼也要坚持抱着哄几个小时的好爷爷好奶奶。”

    那日,表姐二话不说,抱着小宝儿就回了娘家。

    两位老人压根就不知道表姐走了。

    后来,还是赵刚回来没见到老婆孩子问起来,众人才晓得家里消失了两口人。

    记得赵刚电话过来,劈头盖脸先问一句:“你怎么把孩子带走也不说一声,爸妈都急坏了。”

    表姐也不是好欺负的,直接便道:“奥,宝儿哭的时间太久,嗓子都哭哑了,体温也有点高,我一着急,就带着孩子去医院了。

    我还以为爸妈没在家呢,在家怎么没听见孩子哭啊?”

    赵刚听了这话更着急,连忙问情况,表姐却是偏偏不说。

    只道:“先不说了,孩子现在找我,哭着说再不想回家了,我带孩子回娘家待几天。”

    赵刚和他爸妈说了些什么暂且不提,终归,没多久,赵刚就追了过来。

    那件事情,最后赵刚爸妈一起来了大舅舅家,才将表姐接回去。

    经过这事,表姐长了心眼,开始独揽赵刚的经济大权,她也由此知晓公婆跟亲生爸妈的区别。

    赵刚到底是喜欢表姐的,每月工资准时上交,赵刚妈妈来要这钱的时候,表姐理智应对起来倒是也自如。

    慢慢的,也存了些。

    这些钱,让表姐坚持着过了这表姐夫入狱的这三年。

    当然,她也没有闲着,日子也过的渐入佳境。

    期间,也有人劝过表姐,说着婆母难伺候,老公还入了狱,要不就离了得了。

    一般,表姐听到这话,是要叉着腰跟人大吵一架。

    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提这个了。

    村里面的人提起表姐来,似乎再没有说嫁的好的了,大多会说她勤俭持家。

    当然,偶尔也有几句酸话,说若不是男方条件好,表姐早就改嫁了云云。

    表姐对于这些话置若罔闻,只是专心过着她的小日子,等着她的丈夫出狱。想要努力挣钱争取早日再买一套房子,好能单独过日子。

    赵刚出狱的前一天,表姐开心的南巷一起吃火锅。席间,刚硬形象示人的表姐,带着羞涩笑意的同南巷说从前的事。

    她说,赵刚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紧张的满头冒大汗。

    还说,跟赵刚约会的时候,他怕她晒到,会细心的备好遮阳伞防晒霜,防嗮买的是直男款大宝。

    还说,结婚那日,他喊“嫁给我”,喊得满脸通红,喉咙哑了好几天。

    只是,后来呢?

    后来...表姐千辛万苦等来的赵刚,出狱半年时间不到,便有了外遇。

    南巷甚至不相信,那个老实巴交,称得上一声憨厚的赵刚,会学人养小三。

    细细说来,这还是南巷第一次觉得出轨这两个字,离得那么近。

    她从前从来不知道,两个字,便能将人伤的体无完肤。

    那是将人的自尊与信念,丢在地上狠狠地践踏,碾压到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原样模样之后,还要让人将那一团鲜血淋漓的东西,再塞回原来的位置,忽略掉沾染的泥沙与碾碎的伤口,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这,或许是成年人无可奈何后的自我折磨罢。

    出轨这件事的最初,是因赵刚往回打的钱越来越少,给表姐的解释是最近货少。

    货少,却常看不见人,这便不对劲。

    赵刚货运公司里面的人,表姐认识,若非表姐直播时帮老板老家带过货,赵刚想要找工作都难。

    表姐跟赵刚老板侧面打听过之后,越发的察觉不对,便是寻了时机查赵刚的转账记录。

    这一查,那女人就漏了。

    表姐性格要强,没哭没闹,冷静的提出离婚。

    只是赵刚全家都不同意,软膜硬泡,各种法子都用了。表姐却是铁了心要离婚。

    最后,赵家用出了杀手锏,说即便是离婚,也是不能带走小宝儿。

    为此,表姐咨询了几次律师,答案都是,孩子判给赵刚的几率更大。

    表姐的工作收入,住房状况,都不如赵刚稳定。

    本来赵刚婚内出轨,对于表姐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有利,只是,表姐情绪冲击太大,没来得及留证据。

    本身赵刚跟那女人便是一段露水情愿,没多久的事,事后那女人变着花样的要钱,赵刚也是有点想断的意思,只是,没等断干净,就被表姐发现了。

    最后这件事情,以表姐的失败告终。

    表姐到底没办法将小宝儿留在他们家,妥协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这次,不知是什么原由,让表姐下了决心呢?

    南巷不知原因是什么,但是,她知晓,表姐这些年太委屈了。

    思及至此,南巷将怀里的表姐抱的更紧了些,想要用自己的肩膀给让她一点温暖。

    忽而,南巷察觉脖颈凉凉的,她愣了下。

    表姐...她哭了?

    老公入狱,一个人带着孩子艰难度日三年,没有落过一滴眼泪的表姐,哭了。

    南巷有些无措,她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样的表姐。

    只能任由她发泄情绪。

    不知过了多久,只晓得面前的纸巾已经堆满了南巷了垃圾桶,甚至溢了出来。

    表姐才堪堪停住,拉着南巷的手说:“饿了。”

    南巷即刻将她的“生日蛋糕”递了过来:“来,甜的,你肯定喜欢。”

    见她接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吃,南巷略微松了一口气,即刻拿起手机,点了份糖醋排骨,以及幼年她们两个每次都要争抢的拔丝地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