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恐婚

    ————成年人每日崩溃八百次,别人一问就没事。

    2019年8月30号,星期五,南巷的生日。

    下午五点,南巷结束了手头的工作,背起包,打算去给自己定个蛋糕。

    “亲爱的们,今天晚上宋姐请大家吃饭,感谢大家上个周末去帮忙...”

    南巷愣了下,打算偷偷溜走。

    却不想,被王姐给盯上了:“南巷,你也一起去,上次白折腾你跑一趟,挺不好意思的。”

    南巷逃跑计划失败,被王姐挎着出了门,硬着头皮去参加并非谢她的饭局。

    席间,大家聊着上一次展厅发生的趣事,还有获得的成就。

    欢声笑语,气氛和谐。

    南巷只垂着眸子,拿着透明的玻璃杯小口小口的喝水。

    杯子里面的水温暖清润,南巷却不想再填第二杯。

    逃离饭局最简约且常见的方法,就是...洗手间。

    坐在马桶上,南巷撑着头发呆。

    却听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王姐,南巷上次没去帮忙,你怎么把她也叫着呢,小姑娘在这里不自在。”

    王姐笑:“她平日里就不爱说话,多叫她出来跟人接触接触,再说,咱们都出来吃饭,独独落下个小姑娘,看她总是孤零零的,也不舒坦。咱们少提展厅的事儿就成。”

    “南巷不是有男朋友吗?怎么出入总是一个人?”

    “嗯,男朋友在外地呢,我见过,大高个,长得也干净,是个上进孩子,不过两人现在异地,不长见面。”

    “唉,一直这么分居两地也不是事啊,我跟我前男友就是长时间不见面才分开了,现在花花世界诱惑可大了...”

    南巷听着渐行渐远的声音,默了默,好一会儿才推门出去,顺着原路走回包厢。

    门口,南巷脚步停了。

    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南巷终究没有进去,转身出了餐厅。

    夜晚的大街依旧繁华,南巷手插口袋,裹紧肥大的衣服,顺着繁华的大街,慢慢悠悠的走。

    路灯下,影子拉的好长好长,长的模糊了样子。

    “我还是从前那个人少年...”

    忽而,手机铃声响起。

    南巷看去,妈妈来电。

    深吸一口气:“喂,妈妈。”

    手机那头,是妈妈高亢的声音:“你给妈发红包干啥?妈妈微信有钱,今天是你生日,妈给你发红包,你收了,买大猪蹄吃啊。”

    南巷浅笑,脑海中是妈妈在家里忙碌的样子:“我生日,不就是妈受苦的日子,就应该给妈发大红包。”

    “我闺女就是好,惦记着妈。你爸说,他也给你发红包了,让你下馆子吃点好的。”

    “嗯嗯,放心吧,我刚才去了大酒店,吃的饱饱的。”

    “吃没吃蛋糕啊?你小时候就爱吃那个,每次吃到都开心的乱蹦。

    、就是那时候家里困难,买不起,现在能卖起了,你还不在跟前。”

    南巷吸吸鼻子:“......吃了,吃个大蛋糕,可好吃了。”

    “这馋猫啊,就得多吃,老减肥也不行,我闺女也不胖。”

    “嗯,吃的可多了,不减肥。”

    “这才对,离得这么远,妈也没法给你煮个长寿面,你自己煮一碗啊。

    等过年回来,妈给你弄好吃的,你爱吃的猪蹄,鸡爪,都给你留着。”

    “妈,你跟我爸多吃点,等我过年回去再买就行。”

    “那不行,家里跟外头能一样吗?咱家小鸡现在都开始下蛋了,蒸出来的鸡蛋糕焦黄焦黄的,外头鸡蛋蒸出来就是发白,不好吃,妈都给你留着。”

    南巷又吸了吸鼻子,抬头望天,企图将眼泪控回去。可是,这眼睛却像是坏了的水龙头,堵都堵不住。

    “这丫头,咋不说话呢,你爸问你过年啥时候回来,到时候一起去车站接你。”

    “嗯,还不知道单位啥时候放假呢。”

    “那你回来提前打电话啊。四方呢?你爸还问他跟你一起回来不,要跟他喝酒呢。”

    南巷一个劲儿的抬头看天,憋回哭腔:“他说,回来的时候,就去看你们。”

    “好好,你说你们两个,到底啥时候结婚啊?这都八年了...”

    “妈...”南巷叹气。

    “妈这不是担心你,你一个小姑娘孤身一人在外地,也没人照顾,妈给你打电话要是不通,这一颗心提着就放不下来。”

    “妈,我朋友同事都在跟前,真要出事,还能找警察叔叔呢,放心吧。”南巷平静了些,拿起纸巾拧了一把鼻涕。

    这些年练就的本领,就是哭了,打电话依旧让人听不出来,没失手过呢。

    “说是那么说,就是放心不下呢,昨天晚上妈妈做梦,说你被人欺负,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早上起来妈跟你爸说,你爸还说我想多了。”

    南巷沉默,喉咙又哽住了。

    “咋又不说话了!”

    “......妈,你就想多了,你闺女多厉害,怎么会被人欺负?”

    南巷努力的眨眼睛:“妈,不说了啊,我刚逛完街,打算回去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外头呢?自己吗?”

    “......不是,跟朋友一起,您别惦记了,我一切都好。先挂了啊,我们要回去了。”

    “好,你别自己在外头走啊,实在不行让你朋友晚上也别走,就在你那睡,大晚上女孩走夜路不安全。”

    “恩恩,知道啦。”

    挂掉电话,南巷胡乱擦了把眼泪,转头往回走。

    直奔着刚刚路过那家蛋糕店。

    “美女你好,是要给朋友定蛋糕吗?要多大的?”

    南巷忽然有些后悔进来了,终究还是指了指橱窗上的那个巧克力蛋糕。

    路过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因为喜欢吃巧克力。

    也因为,蛋糕上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笑的很甜蜜。

    “这个啊,十二寸的,138。”

    南巷楞了下:“四寸,能做吗?”

    “四寸就没有上面的小娃娃,放不下,价格很优惠,48就行。”

    南巷默了默,最后,只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十块钱小蛋糕回家。

    她想,今天是生日呢,要放纵下,定要吃到心心念念许久的甜蜜蛋糕。

    家门口楼道里,很大的一股子酒味。

    昏黄的楼梯灯忽闪忽闪的,凉风也不知是在哪里灌了进来。

    南巷裹紧了衣服,心里打鼓的加快步子。

    家门口,远远的看到了一个人在自家门口坐着,酒气熏天。

    南巷吓了一跳,等看清那人的脸的时候,她才立即跑了过去。

    “表姐,快起来,你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小宝儿呢?你一个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