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我能把你搓死

    正在医院里上班的云逸接到四弟的电话,听说戚妄居然能够走路了,他一时间还觉得出现了幻听。

    “不可能!”他亲自看过戚妄的X光片,膝盖骨根本就已经完全废了。

    说句不客气的话,虽说保住了他的两条腿,没有截肢。

    可戚妄的情况,完全就是翻版的孙膑,想要站起来,那就是妄想。

    云凌就知道大哥不相信,隔着远远的距离,拍了一张戚妄一家三口的照片,然后发给了三哥。

    那边久久没有回应。

    云逸无法理解,戚妄怎么可能走路呢?

    这完全违背了医学常理。

    **

    作为剧本的反派,戚妄的颜值是极高的,而且丝毫不输给男主庄梦洲。

    并且在个人魅力和自身实力方面,比起男主来都丝毫不差。

    不然,这个大反派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反派,意味着能和男主势均力敌的人物。

    这个势均力敌,自然包括各方面。

    双腿残疾时的戚妄,哪怕再落魄,骨子里浸淫的贵气与天生的俊美脸庞也是无法消磨的。

    更别说是恢复了健康,长身玉立的男人了。

    再加上困境时的心态调整,此时的戚妄更是帅的过分。

    周围不少人,不论男女老幼,都会密集的将目光投射向他。

    毕竟这样俊美出尘的男子,平时可是极少见的。

    戚柠已经察觉到了在湖泊中游玩的云暖烟,却并没有关注,也不会在意。

    戚妄这边离着远,再加上对方带着遮阳帽和眼镜,自然也注意不到。

    毕竟湖泊里玩着脚踏船的人,太多太多了。

    就算是在午餐时分,漂浮在湖泊上的脚踏船也有二十几艘。

    四季公园,绿树环绕,湖泊犹如翡翠一般,镶嵌其中。

    再加上午时的暖风拂过睡眠,带来沁凉湿润的风,沁人心脾。

    用过午饭,戚妄带着戚琛去旁边的水槽边洗刷餐具,几个小姑娘看到戚妄,眼珠子都红了。

    黑衬衣黑色西装裤的男人,领口的两颗纽扣开着,俊美的五官勾魂摄魄,几乎没有女人能抵抗得住。

    叔侄俩回到帐篷这边,戚柠已经躺在角落里准备休息了。

    两人也没磨蹭,各自躺了进去,戚琛睡在中间。

    帐篷左右两边有个纱窗透气,凉风吹进来,带走里面的闷热,一进一出间,让帐篷里也变得不再憋闷,午休最好不过。

    戚琛一直睡到红霞满天才醒,而此时的戚柠已经和戚妄在湖面上玩了。

    这个时间也不晚,毕竟这边就算是到了晚上也会有人。

    在夏季到初秋的时候,四季广场这边几乎24小时都有人,周边有商超和饭店,广场中间还有野生炉灶以及取水的地方,再加上占地面积近百亩,算是闹中取静的绝佳之选。

    **

    回去时,正值下班高峰期,帝都各大街头都是车满为患。

    为了不在路上人挤人,他们走了相对车辆少的路。

    在经过一处相对狭窄的老城区时,戚柠敏锐的察觉到了丝丝的危险。

    她单脚支地,视线清冷的看着一个方向。

    “柠柠,怎么了?”听到后面刹车的声音,戚妄跟着停了下来。

    戚柠勾唇轻笑,“你们去前面等着我。”

    戚妄点头,上前拍了拍侄子的后脑勺,“走,路口等着。”

    两人没有让戚柠离开视线,在路口的位置停下了自行车,看着巷子里的戚柠。

    她冲巷子口的两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出来吧!”

    下一瞬,一个白衣男子单手撑着高墙,身形飘忽的翻越而出,轻巧的落在戚柠面前。

    男子正是容九卿,一个长得比女人还妖艳却丝毫不显女气的男人。

    只一眼,戚柠就知道对方是有武功底子的。

    容九卿没有半句废话,飞身上前,白皙的手掌如刀,带着一股强势的劲道,自下而上,斜击而来。

    戚柠眼尾轻佻,露出一抹小小的意外,却也丝毫不惧。

    待掌刀落到鼻翼前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她曲指在对方的手背上轻弹,尖锐的力道将对方的手掌直接打飞。

    容九卿脸色一白,这一下子看似轻巧,但是落在手背上的疼痛感却极强。

    若非自小就习惯了如此的疼痛,现在制定要跳着脚骂人了。

    可是他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试探戚柠,怎么可能就此撤走。

    要知道他可是暗中跟了一路。

    “长得挺好看,可惜爱作死啊。”戚柠眉目含笑,倒是有些意外,这家伙居然真的会功夫。

    容九卿甩甩手,再次做了个起手式,“只是切磋一下,手下留情。”

    “那……”她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你可能会被我给搓死。”

    “都说了,手下留情的。”容九卿边说着边再次冲了上来,这次的身手比起刚才更为凌厉。

    戚柠就在原地,以极微小的动作,轻易的避开容九卿的攻击。

    当那条强有力的腿冲着她的面部急速踢来,甚至隐隐能听到空气被撕裂的声音。

    容九卿面露欣喜,就这样的攻击力道,就不信这女人能躲得过。

    要知道,在山门里,他的武功是同辈中最高的,还没有人……

    当察觉到自己的小腿,被面前的女人一根手指,轻易挡住,这幅画面,变得格外有冲击性。

    随后,就瞧见戚柠食指和中指轻轻一弹,一股剧痛,直接将容九卿给崩出去。

    之前还潇洒飘逸的身姿,落地的姿势没有半分美感,把停在胡同里的那辆车顶,给砸的凹陷下去,随即发出一阵阵紧凑的警报声。

    捧着小腿,龇牙咧嘴的躺在车顶,容九卿心里暗暗叫苦。

    这女人,真的有内劲!

    不然就凭借这轻轻的弹指,他怎么可能被人如此轻而易举的弹飞出去。

    要知道,容家可是国内真正的古武世家。

    而刚才容九卿用的几套招式,都是容家祖传的。

    同时容老爷子还是武协的荣誉会长,他更是容家百年来顶尖的武学天才。

    “满意了?”戚柠趴在车把手上,微微勾唇,笑容愉悦。

    旁边角门里,一个中年男子闻声出来,看到车子的惨状,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