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脚下留情

    九鹤山的山顶,有一片古代建筑群。

    建筑群依照山势而建,蜿蜒起伏,古色古香,历经了数百年的风雨,依旧掩映于群山环翠之间。

    此时正值上午,柔和的暖阳倾洒下来,透过枝丫绿叶,将点点破碎的金色光芒,洒落到躺在树上的男子身上。

    男人的年纪看似二十左右,长得眉目如画,一身白色的直裾长袍,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好似时空错乱走出来的古代公子。

    他双腿交叠,一手压在脑后,一手举着手机,正在看短视频。

    视频里的主人公,正是戚柠在菜市场的画面。

    看到视频里的戚柠一脚下去,面包车轮子都转的冒烟了,却也进不得分毫,眉眼间的笑容更显昳丽。

    “小九,你家里人打电话过来了。”远处,一个身材圆润的男人走过来,仰头看着树上的青年。

    容九卿给了树下人一个飞眼,身形未动。

    “我有手机,干嘛要打到别的地方去。”

    树下男人弯腰捡起一颗石头,冲着他扔过来。

    容九卿一个翻身,清瘦挺拔的身影跌落树下,落地是的动作却分外飘逸。

    再看对方扔出去的石子,正正打在他方才躺卧的树干上,嵌入能有半公分。

    “说是你电话打不通,拉黑了?”

    “……”容九卿微楞一下,然后笑道:“昨晚聊着聊着翻了脸,就把人拉黑了。”

    边说边退出短视频,将老爷子的手机号码从黑名单里拖出来。

    随后重新调出短视频,举到对方面前,“胖哥你看看。”

    男人就着容九卿的手,看着视频中戚柠的那一下子,又黑又粗的眉毛一下子就飞了上去。

    “这一脚,不简单呐。”

    “嗯,纯粹的力道!”容九卿挽着男人的肩膀一块往屋子里走,“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内劲呢,白高兴一场。”

    “说的好像有内劲,你能做到如此举重若轻似的。”胖哥很不客气的打击了他一句,“就这一脚的力道,有内劲的人被踹上这么一下,都得半残。”

    容九卿笑容依旧,“明天我下山,顺便去会会她。”

    “就你?”胖哥上下扫了一眼,“还是别去丢人现眼了,如今这世道,武道落寞,本来江湖骗子就多,你还是别雪上加霜,败坏咱们的名声了。”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容九卿冲他眨眨眼,一副绝不妥协的样子。

    胖哥见状,还真是不怎么放心。

    “你们容家到了你这一代,可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了,你真有数?”

    “有!”容九卿点头,瞧着煞是真诚。

    **

    随着视频中,戚柠的身份被扒出来,这段视频似乎也有人相信其真实性。

    再去八一八戚柠这个人,不少网民都被塞了好大的一口八卦。

    曾经帝都首富戚家的千金,帝都第一名媛,国外顶级设计学院的高材生,精通五国语言,不论是出身还是相貌以及学历等等,都是别人穷其一生都无法抵达的高度。

    可就是这样一位曾经声名显赫的真名媛,最终却落得个声名狼藉的下场。

    苦苦追求庄梦洲无果,转而开始欺负云暖烟,以致惹得庄梦洲大怒,最终将戚家整垮,抱得美人归。

    这放在小说里,可就是妥妥的恶毒女配了。

    然而视频里的戚柠,似乎根本就不像是网上说的那么一回事。

    一件最普通不过的白色衬衣,最普通不过的牛仔裤和帆布鞋,眉目靡艳,笑容慵懒,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为情所困的。

    【所以说,为什么庄大佬会拒绝这样的绝色尤物?】

    有网民提出了无数人心里的疑问。

    【就算QN哪哪都好,却始终不是庄大佬的心头宝,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

    【据内部消息,当初QN为了追求庄大佬,疯狂的欺压陷害庄太太,德行有问题。】

    【扯淡,德行有问题,那几个人贩子谁抓的?那个可怜的小姑娘谁救的?】

    【或许是庄大佬惜命,就看QN那一脚下去的力道,娶回家那还了得。所以说,庄太太能嫁给庄大佬,真的是QN脚下留情了。说到底,网上的消息真真假假的谁知道,就看这一脚,QN对庄大佬的感情,绝对不是网上说的那么丧心病狂。】

    【你们说什么呢,看看QN抱着小姑娘的样子,男友力爆棚,就她这样的,要个男人在身边干什么,缺个鼓掌的?】

    还在温养着手脚的韩荡看到这一幕,浑身打了个激灵。

    此时他才知道,那一日,戚柠真的是留了手,不然他们现在就跟这辆车似的,已经报废了。

    之前无数次想着报警,现在想来,幸亏没有付诸行动,不然他可能比那辆面包车都要惨。

    如今戚柠帮助警方破获了一起人贩子团伙,算是一个正面典型了,也就更加的不能招惹。

    **

    休息日,戚琛休息,写完作业后,嚷着要和戚柠一块出去看景儿。

    “姐,四季公园的花都开了,中午咱们去野餐吧。”

    “就咱们俩?”戚柠倒是没意见,来到这里快三个月,还没有和戚琛出去玩呢。

    也是这孩子懂事,之前戚琛的腿脚不好,如今可以正常走路了,他的心思难免有点野。

    戚妄闻言,脸上笑容渐浓,“那就一起去吧,开车还是骑自行车?”

    “小叔你的腿能骑自行车吗?”戚琛担忧的问道。

    “没问题。”现在是真的没什么问题了,自行车还是小意思的。

    “那咱们就骑自行车!”

    四季公园就在帝都中心处,那里有一片自然景观,大片的碧草野花,一座清澈的湖泊,这边是专门的露营地,每年各学校的一些野外活动,基本上都会在这里举办。

    陈嫂知道他们次日上午要去露营,大清早就起来准备了三个食盒。

    食盒具有保温效果,准备的饭菜和甜品,种类繁多。

    上午九点,一家三口骑着自行车出了门。

    戚柠是女式自行车,前后都有框,简易的帐篷和小毯子之类的,放在她的车子上。

    戚妄和戚琛则是带着食盒。

    他们最多待到下午三四点钟,准备的东西也不需要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