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风度翩翩少年郎

    曲径通幽,花木染醉。

    救了萧长赢,人未醒,她便不能离,便是请来此地官员,也不会放她走。

    原本是看着日头极好,身子也不见疲惫,在花园的小亭子里略坐片刻。

    就听到这家庄子的主人家内眷求见,红玉是这样禀报:“郡主,马夫人带着马姑娘求见,说是有要紧之事向郡主禀报。”

    “带他们进来吧。”沈羲和其实对于他们口中要紧之事不抱什么希望。

    她住到这里自然是亮明了身份,这庄子的主家不过是有些钱财的财主,想要到她的面前露露脸,但既然住了人家的屋子,无关大雅的要求何不满足一番?

    很快三人被红玉带着进来,沈羲和的目光一扫,便停留在了那一抹修长的身影上。

    他一袭粗布襜褕,长发随意的披在后背,单手负在身后,步伐沉稳,不复当年白皙的肌肤泛着麦色,褪去了一身锦衣华服,没有了金玉装点的贵气,他依然是那个曾经名满京都的谢韫(yùn)怀。

    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

    谢韫怀这个名字因他而不同凡响。

    谢韫怀,八大勋贵之首卫国公的嫡长子,他才学渊博,风度翩翩,腹气雍华,持礼清雅。

    祐宁帝的皇子个个文韬武略,才貌双全,而谢韫怀是自小和这群龙子凤孙一块长大,一块读着皇学,却是唯一一个能够分走风华,一眼难以在众辉之中被遮掩忽略的耀眼星光。

    他,还曾是顾青栀的未婚夫,是顾青栀唯一关注的男子。

    一个是享誉帝京,闺阁少女怀春的少年郎;一个是京都九绝,世人称赞的贵女典范。

    自小有婚约,本应该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可惜终究是有缘无份。

    这个一直温润无争的少年郎在母亲于卫国公府含恨而终之后,愤而揭发父亲谋害妻室,在父亲续弦的酒宴之中,当着满堂的宾客断发义绝,至此再不为谢家儿郎。

    那一年谢韫怀十四岁,顾青栀十三岁,他们正刚刚开始议亲。

    事后,他亲自负荆请罪,跪在顾家大门前,奉上两家信物退婚。

    顾丞相好言劝说无果,依然愿意将千娇万贵的女儿嫁给他,他却直言要去游历山水,从此风餐露宿,恐负千金意而执意退婚,甚至连见都不曾见过顾青栀一面,绝然离去。

    也是这件事让原本就对男子不抱期望的顾青栀,越发的冷情。

    男人啊,永远有他最在意的,父母兄弟姐妹,红粉佳人富贵,康庄大道权势,无拘无束自在……抛去了这一切的一切,才是那个为他倾注全部的傻女人。

    转眼已经是六年光阴,曾经修竹如玉的青葱少年郎,纵使经年游迹于山川田野,跋涉崎岖,却仍然一举一动还是尽显世家贵公子的风度气华。

    “愚妇携女拜见郡主。”沈羲和出神之际,三人已经走到了近前,由马夫人带头行礼。

    “免礼。”碧玉语气平淡的上前一步,“你说有要事告之郡主,是何要事?”

    “郡主容禀。”马夫人将谢韫怀推荐出来,“这位是我们这儿方圆百里出名的大夫,是齐大夫言有关乎性命之事求见郡主。”

    谢韫怀涵养很好,即便马夫人这样将事情都推在他的身上,谢韫怀也是不温不火的上前,低头作揖:“小民齐云怀,见过郡主。”

    “你倒是说说到底是何等性命攸关之事竟然与我家郡主扯上了干系?”碧玉质问。

    “郡主,小民家住马家村,时常上山采药,昨日午间下山时才看到山野间有几株曼陀罗,今儿一早上山却见已被采摘,特意去询问了一番,才知极有可能是郡主的侍女采走。”

    谢韫怀改了姓,改了名,却改不了他的不卑不亢,风度翩翩:“故而特意前来提醒郡主,这曼陀罗美则美矣,却有毒,不适宜摆放屋内,尤其郡主千金贵体,长时接触恐有性命之忧。”

    沈羲和没有想到是为了这件事,也的确是一件大事。

    若是她因此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只怕不少无辜的人要遭受牵连,祐宁帝怎么着也要作势给沈岳山一个交代。

    也许在谢韫怀看来,沈羲和的侍女是见这山野间开着美丽的花,无人识得,采摘回来为郡主的屋内增添些雅趣与生机,沈羲和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悸之症,若是吸了曼陀罗的气息,还真可能一命呜呼。所以,昨夜给萧长赢烧香的时候,她都是时刻小心谨慎。

    “有心了。”沈羲和终于开口,她的声音极其好听,轻柔如羽毛拂过清涧的甘泉,软而幽,“紫玉,去将紫珠头面和羊脂双鱼缠珠镯取来赏给马夫人和马姑娘。”

    两人都是大喜过望的行礼:“多谢郡主赏赐。”

    紫玉便带着马家母女退下,沈羲和对谢韫怀道:“齐大夫真是仁心仁术,常听闻这世外高人不胜枚举,想来齐大夫医术了得,我自幼有心悸之症,齐大夫可否给我看看脉?”

    “小民山野村夫,郡主金枝玉叶,身侧定然杏林圣手环伺,小民不敢献丑。”谢韫怀不急不缓的推拒。

    “恭维的声音听多了,我也想听听实话,齐大夫只管给我诊脉便是,不用你开方配药,只需要对我说句诚恳之言。”沈羲和却没有就此揭过,而是转又道。

    谢韫怀已经听出这位郡主不是突然对他好奇亦或者要纯心刁难,而是真的想知道自己的身子情况,身在王侯之家,竟然有着这样沉静的心,他还真的极少见到,躬身道:“那便请郡主恕小人冒犯。”

    红玉在沈羲和的手腕上搭上一块轻纱丝绢,谢韫怀走上亭子,始终微微躬身,目不斜视,不曾看沈羲和容颜一眼,将手搭在了沈羲和的脉搏上。

    收回手之后,谢韫怀沉吟了片刻才道:“郡主原就体弱而气血不足,又风寒初愈,二寸脉微伏,此乃思虑过重疲甚所致,郡主应宁心静养。且郡主是否有日常服用甘枣?”

    “甘枣是医工所叮嘱,因我是早产气血不足,故而每日吃上几粒甘枣有助于补气养血。”沈羲和的确有这个习惯,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可是有何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