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吃酸的东西

    他走近以后,就看到他那不做人的皇兄,一手抓着小胖墩的脚踝,上下一抖一抖,然后就比下蛋还要壮观的名场面,各种各样的点心和酸杏从小胖墩前面的兜兜里掉了一地。

    萧三:“……”

    李玉辛苦的抿着唇,告诉自己千万别笑出来。

    等把全身的吃的都抖干了之后,万岁爷才把倒立过来的小胖墩放在了地上。

    脚尖触到地上的时候,茶茶还跟喝醉了的小企鹅一样左右摇晃了好几下才终于站稳。

    万岁爷右手上带着羊脂玉扳指,青筋裸露的手背美的像艺术品,他指了下地上的一堆点心,想赖他那条鱼的皮:“那你拿走朕这么多的点心怎么算,朕这里的点心可都是天下最顶级的甜品御厨做的,应该能抵你一条鱼了吧?”

    小胖墩摇了摇头,万岁爷不知道她脑子里又再转什么。

    “点、点心是茶茶捡哒,不是勾勾的,勾勾不能赖皮喔~”

    她仰着头,说话时吐出的奶香气扑面而来。

    万岁爷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胖墩的小手心里还藏着一颗青绿色的酸杏,一看就腮帮子紧缩的那种。

    “这是茶茶吃过最好次的果子啦,给勾勾吃。”

    李玉不敢说,陛下向来就不爱吃酸的东西,就连吃扁食的时候都不沾醋,上次有一山西巡抚让陛下品尝一下山西的特产,陛下还气的打了那厮二十大棍。

    那山西巡抚可能至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

    万岁爷觉得自己的牙快酸倒了,看着她伸出的白嫩嫩的掌心,一颗酸杏比她的小掌心都大。

    他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接是接了,但吃是不可能的,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吃酸的东西。

    万岁爷一眼就把小胖墩心里那点小九九看的透透的:“你想用一颗酸杏跟朕换点心吃?”

    茶茶米有说话,而是悲伤的瘪起了嘴巴,接着又掏出了一颗酸杏,伤痛欲绝的放到了他的手里,戏很多的抽了抽小鼻子,极不情愿的说道:“那就酿颗叭。”

    好特么一个极不情愿。。。

    给爷气笑了,这是得有多爱吃,才能因为一颗酸杏就等于失去了全天下一样的?

    萧三来不及说的是,如果知道你闺女在冷宫两年连喝青菜汤都能喝的白白胖胖的话,可能就知道你闺女有多爱吃了……

    万岁爷心情从未有此刻畅快过,他朝李玉勾了勾手指:“去御膳房拿两包点心来。”

    都掉在地上了,断然不会给这个小胖墩吃了。

    李玉很快就拿来了一个精美的食篮,里面的点心香气诱人,金黄酥脆,茶茶的小脑袋都快钻进食篮子里了。

    “这些都是你的了,开心吗?”

    开心吗?

    连皇子都从没有享受过的待遇,陛下居然问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开心吗?陛下居然会这么在意一个小丫头的看法?

    小胖娃小疯狂脑袋点头,两只小短手艰难的抱住食篮子之后,还机灵的把地上的酸杏都捡起来了。

    万岁爷不忍蹙了蹙眉,对她怀里那些绿色的酸杏不要太嫌弃:“这些果子看起来就很难吃,扔了。”

    茶茶把这些难吃的果子当宝,装进额娘给缝的羊羊小布兜里:“不、不行,愣掉,奏米有果果次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