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啊啊啊逍遥王突然做人了怎么办!

    被逍遥王带走,他是想把小公主做成人彘还是标本?

    宁妃笑着婉拒了:“王爷有所不知,茶茶习惯了每天都和本宫一起睡,若是换个环境的话也担心茶茶认生,孩子毕竟还小,请王爷体谅。”

    萧三不爽的蹙了蹙眉头,心说管一个孩子能麻烦到哪儿去,晚上不睡觉,多半是屁股痒,揍一顿就好了。

    小胖墩的屁股感觉有股冷风灌了进去……

    “王爷,御膳已送到。”逍遥王府的侍卫恭敬道。

    萧三摆了摆手:“送进来吧。”

    宁妃等人不知道这在宫中“臭名昭著”的逍遥王又想搞什么幺蛾子,时刻戒备着。

    等一个接一个的司膳公公拎着宫廷食篮走了进来,满院香气四溢,一道接一道的美食被送入了正殿,空寂的桌子上瞬间被占满。

    茶茶看的可是两眼都放了光,香草觉得掌心有点湿润,揭开一看,原来是小公主的口水流了她满手,挪开的时候掌心还拉出了一条晶莹剔透的银丝(口水)。

    香草:“……”

    司膳太监总管点着小碎步在宁妃面前行李:“娘娘,膳食已备好,主子们可以入座了。”

    宁妃看萧三,很明显,她也不知道萧三此举是何意。

    她一眼认出,眼前的这些都是以皇后日常御膳标准准备的,他这么招摇,难道不怕传到了陛下耳朵里。

    “行了,你们下去吧。”

    言外之意,滚吧。

    “奴才告退。”

    送膳的队伍麻溜的溜了,因为他们来时,正看到方才安排给忘冷宫送膳的太监,正被逍遥王府的人监督,把地上一坨散着骚气的污秽物往嘴里吃。

    不用多想就知道一定是逍遥王的意思,逍遥王不亏是逍遥王,整人的方法从来都没让他们失望过。

    茶茶蹬着雪白的藕节腿跑到了比她还高的桌子面前,跑一步露出来的肉肉就一颠一颠的,连桌上的酱肘子都黯然失色了。

    “哇——吼多好次次,额娘快来呀~~”

    萧三过去捏了捏小胖墩的胖脸蛋:“娘娘尽可享用,这些都是我为娘娘和小公主准备的,不仅今日,从现在开始,冷宫以后的膳食御膳房都不敢再敷衍了,全都会按照现在的标准准备。”

    谁让小胖墩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呢。

    香草和芳芳觉得她们这会儿有点飘,啊啊啊啊逍遥王突然做人了怎么办!她们好方!!

    茶茶突然搂住萧三蹲下来之后的脖子,粉嫩的小嘴巴对着他脸上甜丝丝的亲了一口:“蟹蟹坏蜀黍喔。”

    萧三:“……”他蹲着的身姿半晌都没有反应,他就这么两眼空洞的不知道找哪,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一抹湿润。

    小胖墩刚刚亲他了,所以脸上的是小胖墩的口水?

    ……竟敢把口水蹭到了他脸上!

    看他不回去……十天半个月都不舍得洗脸了嘤嘤嘤。

    要是让皇兄知道了,他的女儿是先亲的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抓狂?

    啧,真想看看他皇兄吃了shi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

    同心殿,万岁爷正与一众大臣议政,眼下正商议该怎么削弱势力愈加壮大的当朝权臣贺兰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