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胖墩,我们又见面了

    宁妃和芳芳着急忙慌从寝殿出来,就见到那院子里,身着锦缎青面长袍的男人,浑身透着好一股魍魉的邪气。

    “香草,来本宫身后。”

    宁妃站在最前,她不慌不忙的向萧三行半蹲礼:“参见逍遥王殿下。”

    被香草抱在怀里,小圆脸红扑扑的小胖墩一点也没感觉到此时的冷宫,有逍遥王到此后气氛多么紧迫,她伸出嫩白的小短指,小笨嘴捏着奶嗓跟额娘告状:“额娘奏是他、坏蜀黍,欺负茶茶酿个姐姐哒,哼~”

    香草捂住了小公主的嘴,茶茶刚张开的小嘴巴就被堵住了。

    “唔……”

    萧三隔空朝被迫禁言的茶茶挥了挥手,兴奋的踮起脚尖,像个招财猫似的打招呼:“嗨,小胖墩,我们又见面了。”

    香草后脊背一凉,捂茶茶嘴巴的手更紧了。

    又被叫小胖墩,却不能反抗的小胖墩本墩:“……”

    “不知逍遥王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萧三用欣赏的眼光看落落大方的宁妃,这个女人,被关在冷宫里两年已久,历史上所有曾被关在冷宫里的妃子,怕是都及不上她半分温婉端庄。

    “本王昨日闲来无事在后山练习弓箭,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小胖娃娃,所以便寻来此地,希望宁妃娘娘莫要怪罪。”

    萧三的态度不像是来报仇的,香草和芳芳的戒备放下了些许。

    宁妃面不改色,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如若逍遥王没有识错的话,茶茶是本宫所生,不久前刚过了两岁生辰,冒犯了逍遥王之处,本宫代为向逍遥王赔个不是。”

    “无妨无妨。”萧三站在台阶下,看着小胖墩被捂住嘴,瞪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样子,真想对准那脸蛋咬一口,口感一定很好。

    “两年前,皇兄下令将娘娘与小公主打入冷宫,想必娘娘这两年来一定受到了不少非人的待遇。”

    芳芳很有话语权:“可不是吗?娘娘受宠的时候,那些当奴才的恨不得跪舔娘娘的鞋底,被打入冷宫之后,就连一日三餐都没法保证,送来的不是硬邦邦的馒头就是冷掉的饭菜,生了病也请不起太医,要不是小公主孝顺,时不时的给娘娘抓鱼来吃,要不然以娘娘的身体,还不知道能不能……”

    “芳芳。”宁妃难得脸上展露出微怒的表情,她转向萧三:“逍遥王,本宫已被陛下打入冷宫,世态人情冷暖自知,一切后果本宫都接着,怪不得旁人,麻烦今日逍遥王跑来一趟,本宫在此谢过,如果没什么别的事,就请离开吧,以王爷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不免会落人话柄。”

    萧三哼笑了一声,嘴角狂狷的扬起:“娘娘可见本王在宫中怕过谁,本王此次来是为了娘娘身后的小胖墩的,这个娃娃本王看了心悦的紧,不知娘娘可否允许本王带走她生活两日?”

    香草瞬间抱紧了怀里的胖娃娃,本来就被捂住嘴,现在又被勒住,茶茶想说她现在好紧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