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直接穿书穿到了娘胎里(新书求收藏)

    “娘娘马上就要生了,快!”

    夜晚雷霆大作,闪电如一把锋利的剑刃划破天空,黑灰的乌云从云间一路而下,金色琉璃玉瓦的宫殿刹那间亮如白昼,转眼间恢复黑暗。

    四周都是水……

    暗黑一片,只有头顶处传来弱弱的微光,全身被水浸透,隐约听得到不断的“用力!”“娘娘用力啊!”“头马上就出来了!”

    次奥?容我缓缓。

    她现在不应该是在水底正在拍一场刺杀的戏码吗,怎么会出现“用力”这样的台词?

    姜茶处于一片混沌中,拍戏前的最后影像在她脑海里渐渐成形。

    身为娱乐圈中年纪最小的双料影后,除了拥有强大的粉丝后援团之外,她的年纪和获得的成就已经足够同行人眼红。

    其中不乏同样具有超强流量的顶流之一,秦佳曼。

    对于秦佳曼来说,姜茶在娱乐圈的存在无异于她最大的障碍,也同样有了姜茶的存在,让她在不管什么场合下都要被姜茶强压一头。

    凝聚成团的嫉妒心让秦佳曼和经纪人暗暗谋划了一场“意外”,买通了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不仅在姜茶在水底拍戏时的救生手环上动了手脚,就连拍摄“暗杀”戏码的道具都换成了真的。

    她本来只想让姜茶养伤的这段期间反超她的人气,接手她的资源,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假戏变成了真做。

    ……

    “娘娘用力啊!头已经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四周又都是水,那她周围这一层薄薄的是胎膜,水就是羊水了?

    所以她是在水下被秦佳曼买通的工作人员意外误杀之后直接穿越了,还是直接穿到了娘胎里?

    这操作,吊炸天了哇!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能在娘胎里自主思考的,估计也就她一人了吧!

    姜茶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正在出生”,有股无形的力正在将她从母胎里推离出去。

    “娘娘,使劲儿啊!”

    “一定要是个小皇子,这样咱们娘娘的地位就保住了!”

    “那还用说吗?自皇上继位以来,生下来的哪个不是小皇子?咱们家娘娘肯定也是!”

    随着自己正在“被”出生,姜茶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削弱,逐渐丧失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在最后一刻脱离母体后,一股强烈的光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

    “皇上,奴才今晚夜观天象,这雷雨天生产可是不祥之兆,宁妃娘娘今晚若能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这生下来的孩子,在宫中必生祸端,严重到可能还能危及国运啊!”

    身穿明黄色龙纹长袍的男人,此刻正站在同心殿,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威严的眉心紧蹙,他细细思考了许久,颁下了一条圣旨。

    传来女人痛苦哀嚎的听竹宫,直直持续了三个时辰,直到雨过天晴,烈日炎炎照在了金黄色的瓦砾上,女人才昏迷了过去,替代惨叫声的,是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娘娘生了!娘娘生了!快看看小皇子像皇上多一点还是娘娘多一点?”

    侍女香草和芳芳争着过去看,结果却是被接生婆告知,“二位姑娘,宁妃娘娘产下的是位小公主。”

    “……”

    竟然是公主!

    那娘娘还怎么和华妃争,华妃岂不是要得意死了?

    宁妃昏迷后,醒来已是黄昏。

    “圣旨到——”

    传旨太监在听竹宫前宣读圣旨。

    “请宁妃娘娘出来接旨……”

    ……

    “姐姐啊,您这一招可真是高,买通了皇上身边的钦天监,说的稍微邪乎点,皇上就会对宁妃这个狐媚子避而远之了。”

    月荷宫中,淑妃来找华妃在院中赏花。

    为首的女人气质铿锵,颇有戎峥玫瑰之色,而跟在后面的,则显得三分羸弱,七分娇柔,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带刀子呢。

    “呵,就凭一个小小的宁妃,也想跟我斗?”华妃鼻下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随手掐下一朵开的正艳的花蕾,摘下片花瓣,在戴着鎏金护指的指甲手心,将花瓣揉碎。

    淑妃紧着说:“娘娘,传话的丫鬟刚刚来说,宁妃肚子不争气,今早生了个不带把的,连老天爷都不护着她,以后,这朝里朝外还不都是您和逍遥王的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