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鄙视你!(三)

    徐美凤听完后跟厉衍苼对视了一眼,他们家这位小祖宗可真有眼光,竟然拐了一个公主回家。不过,这事还真有点不好办,万一坤甲那边劝说不了纳塔杰,纳塔杰一怒之下再来抢人,那眼看着就要娶进家门的儿媳妇可就要飞了。

    “汐诺,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和你伯伯都支持你!”这话是徐美凤捂着胸口说出来的,她心疼啊,可是不这么说又能怎么说。

    “妈,汐诺收到了。我们到家了,先不说了。”

    “好。”徐美凤急匆匆的挂断电话,转身对一直放空的厉衍苼说道:“苼哥,快让他们准备下,咱们这就回去。”

    厉衍苼终于回神,“这事小九跟汐诺能处理好的,咱们还是按原计划回去,免得给他们添乱。”

    “他俩还小,万一办砸了,儿媳妇可就没了!”

    “你就那么不信你自己的儿子?”

    “……行吧,那就明天回去。”

    “是后天,不是明天。”

    “是明天不是后天!”

    徐美凤白了他一眼,起身去了宁凝房间。

    厉衍苼无奈的笑笑,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

    夏汐诺到家后,又把跟徐美凤说过的话,跟胡叔说了遍。

    胡叔高兴之余也有些担心,俗话说的好,小胳臂拧不过粗大腿,这场对抗战,最后的胜利属于谁还不好说。

    “时间不早了,你们俩早点休息吧。”

    “好,你也早点休息。”

    夏汐诺跟胡叔道了晚安后,跟着厉枭上了楼。

    厉枭走到自己我手门口,犹豫了下停了下来,“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下,你先回房间吧。”

    夏汐诺狐疑的盯着他看了好半天,“你不会又要在我房门外站一个晚上吧?”

    “想什么呢!”厉枭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我一会儿就去找你。”

    “我就给你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我要是看不见你,我就去找你!”

    “好。”厉枭推开房门笑着走了进去。

    夏汐诺往他房间里看了看,噘着小嘴回了自己的房间。

    想着他要两个小时候才能回来,夏汐诺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后拨给了墨侃。

    她本打算明天再跟她说的,可是这会儿她闲着无聊,刚好把这事跟她说一下,她也能帮自己出出主意。

    墨侃的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隐约的还能听到音乐声。

    夏汐诺微蹙了下眉头,“你没寝室啊?”

    “没在,我在外面happy呢,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呀?”

    “二货啊!”

    夏汐诺的心猛地悬了起来,“你跟他在一起?”

    “没有,就是看见了,他在别的包房。”

    “没在一起就好,离他远点!”

    “哦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啊?”

    “是有点事想跟你,既然你在外面,那还是算了吧。”

    “别啊,有事你就说吧,反正我也要回去了……你先等会儿啊,我拦辆车,等我上车了,你再跟我说。”

    “你自己出去的?”

    “不是,我跟乔娜和丁岩煕一起出来的,到地方了我才知道,她们是带男朋友出来玩的,就我一个孤家寡人,我再不溜出来就得被狗粮撑死!”

    “她俩都有男朋友了,没看出来啊!”

    “都是高中时处的,虽然没考一个大学,但是都在京都。你们一个个的都找到了另一半,我是不是也该考虑下我的终身大事了?”

    夏汐诺笑道:“考虑下也是好的,免得总被人怀疑你的xing取向有问题,不过你可千万别慌不择食。”

    “夏哥,我要跟你友尽!”

    “别呀,等我把要说的说完了,咱俩再友尽……你打到车了吗?”

    “马上……我已经坐上车了……师傅,麻烦您去商大……哥们,你有啥话,快说吧。”

    夏汐诺抿了抿唇,“其实也没啥大事,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找到我妈妈的家人了。”

    “好事啊!不过,你这语气怎么听着好像并不开心?”

    “找到他们后,麻烦也就来了,我妈妈的爸爸想接我走,可是我舍不得九哥。”

    “走,去哪啊?我跟你说,你不许走,你舍不得你的九哥,我还舍不得你呢!”

    “去南苑国。”

    “我去,咋还去南苑了?阿姨的老爸是南苑人?”

    “嗯。”夏汐诺低叹了声,“如果他只是个普通的南苑人这事也好办,可是他是……我跟你说,你可别叫出声,免得吓坏司机,再出事。”

    “你先等会儿,我先准备一下。”墨侃抬手拍了下司机,“师傅,一会儿不管我弄出啥动静,您都别害怕。”

    司机笑着点了点头。

    墨侃安排好了,抬手抓住把门,“夏哥,你说吧。”

    “他是南苑国王……”

    “啊!?”墨侃一个没人忍住叫出了声。

    夏汐诺扶额,“不是说好了不叫了么。”

    “不忍住。”墨侃挠了挠头,“我去,我刚才还想,就算他再了不起,挺多也就是公爵啥的,谁知道还是……”

    “嘘——”

    墨侃听到嘘声后连忙捂住了嘴。

    “你说幻化不?”

    “是挺玄幻的!”墨侃瘫坐在座椅上,“夏哥,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肯定是不想走的。对了,我刚才认了个干爹,他说他能帮说服我妈妈的父亲,但是计划往往没有变化快,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是个未知数。”

    “你说的是你不想走,没说你不想认他们,那就是说,你已经做了决定,那就随心走呗,先认下来再说,如果他们非要带走你,你就跟他们撒泼,再不行,你就给他们来个殉情自杀啥的,看他们还敢不敢带你走!”

    夏汐诺无语的看了眼手机屏幕,“侃爷,我跟你说这件事,就是想让你给我出出主意,结果你给我出这种主意。”

    “怎么啦?我跟你说,我出的主意绝对好使,你想啊,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怎么可能舍得让你死。那什么……你等着啊,我一会儿回学校,就去校医那买瓶维生素,然后用乔娜的安眠药瓶装起来,你这几天天天把它带上身边,等情况到了不可控的时候,你就一口吞下去。”

    “噗——”

    这话说完,不仅夏汐诺笑了,就连司机也一个没忍住笑出声。

    夏汐诺翻了个白眼,起身去了衣帽间,“就当我啥也没跟你说,撒由那拉~”

    “你敢跟我拜拜,我就真要跟你断交了!”

    “我现在被你气的肝疼,不想跟你说话了!”

    “肝疼总比心疼强!你不爱听这个,那咱俩就换个话题。”

    “换什么话题?”

    “桥南和丁岩煕啊,你说她们俩明明都有男朋友了,可为啥看见好看的男生还是挪不动腿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看见好看的男生,你不也那样!”

    “小爷我单身,我想看谁就看谁!她们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乱看是不对的。对了,她们有没有跟你说过她们有男朋友?”

    “没有。”

    “她们也没跟我说过,我觉得吧,她们隐瞒她们有男朋友这件事,可能是想遇到好的,就踹了她们的男朋友!”

    “真八婆!”

    “你就说,我分析的对不对吧!”

    “咱们跟她们认识没几天,她们不说也是情有可原的,你以为谁都像你啊,肚子里存不住事。再说了,她们跟男朋友见面不是也带上你了么,所以,你说的不对!”

    “哼!不理你了!”

    夏汐诺笑笑,手落在那套她这几天天天都在穿的比较保守的那套睡衣上,可视线却移向了挂在一旁的吊带睡裙上。

    “喂!我说我不理你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说,我听着呢。”

    “你先等会儿,我这来了条微信……我去,乔娜说她跟丁岩煕不回寝室睡了!你看看人家,这就睡一起了,再看看你,在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久,还一点进展都没有。鄙视你!”

    夏汐诺抿了抿唇,伸手拿过那件吊带睡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