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我肯定帮您看住他们(四)

    “九叔来了,我哪敢逃。”汪磊满脸赔笑的放下茶盘,“水温不对,这才让你们久等了。”

    汪久城往厉枭这边挪了挪,“老九,小磊今年的寒假实习你可得给安排下。”

    厉枭瞥了他一眼,“老狐狸,一点亏都不待吃的,难怪我妈当年没看上你!”

    “噗——”汪磊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汪久城笑道:“你应该谢谢你妈当年没选我,要不然,咱俩可就不是兄弟了!”

    “我去你的!”厉枭笑着的瞪了他一眼,“就你那基因,这辈子也生不出我这样的儿子!”

    汪磊见气氛终于缓和下来了,笑着搭了话,“九叔说的对,我爸的基因能生出我这样的儿子就不错了。”

    厉枭笑着拍了下他的肩头,“今年寒假去我那实习,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得替我看住那些窥视你九婶的人!”

    汪磊连忙点头应道:“必须滴!九叔,您放心,我肯定帮您看住他们!”

    厉枭笑笑,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十分钟后,厉枭带着搜刮来的战利品拥着夏汐诺出了古玩店。

    上车后,厉枭拉过夏汐诺的手就把搜刮来的镯子给她戴到了手腕上。

    夏汐诺看了眼手腕上的镯子,“这种成色的镯子,恐怕五个手串都换不来,你还是给人家送回去吧。”

    厉枭按住她就要摘镯子的手,“我给他的项目,赚到的钱能买他一家金店,收他这点东西算什么,你就安心的戴着,下次我再去给你选几件。”

    夏汐诺无奈的笑笑,“看多了别人搜刮你,这还是第一次看你坑别人的,太不习惯了。”

    厉枭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慢慢习惯,下次带你坑老战头去。”

    “我可不跟你去!”夏汐诺笑着倚在他的肩头上,“学校发生的那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胡叔跟你说的?”

    厉枭微挑了下眉梢,“你不提我都忘了这茬了,在学校挨欺负了,怎么不告诉我?”

    “有侃爷在,我怎么可能挨欺负。再说了,我也不能什么事去找你帮我解决,过度的保护,我很难成长的。”

    厉枭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听你这么说,我突然有种我家有女初成长的感觉。”

    “你没事就占便宜吧!”夏汐诺笑着掐了下他的手背。

    ……

    两人刚进唐都的门,吉光就急匆匆的迎了过来,“九爷,夏小姐,你们可算来了!”

    厉枭微蹙了下眉头,“怎么了?”

    “坤甲先生四点就来了,还不让我给你电话,就坐在那干等着。”

    厉枭看了眼夏汐诺,夏汐诺无奈的摇摇头,拉着他快步进了电梯。

    达旺一直站在门口等着,见他们俩从电梯里出来了,冲房间里的坤甲打了个手势,尔后很是绅士给厉枭和夏汐诺鞠了一躬。

    “夏小姐,厉总,你们好。”

    夏汐诺虚扶了他一下,“达旺先生,以后千万别这么客气了。”

    坤甲笑着走了出来,“汐诺,厉总你们来了。”

    夏汐诺冲他笑笑,“坤甲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坤甲笑着说道:“是我自己来早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来这边品了品茶,你还别说,唐都的茶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喝。”

    夏汐诺见厉枭没说话的意思,笑着说道:“如果坤甲先生喜欢,等会儿给您带几盒回去。”

    “那我就先谢谢了。”

    夏汐诺笑笑,把坤甲和达旺让进了包房后,从厉枭手中拿过礼盒,“坤甲先生,这是厉枭给你选的手串,希望您能喜欢。”

    坤甲看了眼厉枭,笑着从夏汐诺手中接过礼盒,“谢谢厉总。”

    “不用谢我,手串是诺宝给您买的,我只是陪她走了一趟。”厉枭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家请坐吧。”

    坤甲坐下后,拿出手串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厉枭坐在一旁冷眼看着,坤甲富可敌国,他什么好东西没看见过,这种只有六位数的手串能让他这么爱不释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是夏汐诺送他的。

    坤甲笑着看向夏汐诺,“汐诺,谢谢,我很喜欢!”

    “您喜欢就好。”

    坤甲转动了下腕上的手串,“我戴的这个手串是你妈妈送给我的,没想到三十年后,她的女儿送了我相同的礼物,我以后要把它们俩一起戴在手腕上。”

    夏汐诺眼圈微红的看向他腕上的手串,“我见您戴着手串,单纯的以为你只是喜欢才戴的,却没想到是我妈妈送您的。”

    “她拜佛的时候听人家说戴这个能保佑佩戴者,平安康健,就在寺庙给我还有你外公和你舅舅请了三串回来,她唯一没给她自己请,然后我们三个都好好的,她却……”

    说到伤心处,坤甲眼圈一红,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夏汐诺连忙拿过纸巾递给他。

    坤甲擦拭了下脸上的泪水,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人老了,不但爱怀旧,还特别的爱激动。”

    夏汐诺抿了抿唇,“您一点都不老,看着就跟三十岁的人差不多。”

    “你倒是会说话!孩子,虽然暂时还没有你母亲消息,但是能找到你,我和你外公还有你舅舅也是……”

    夏汐诺双手紧握着,开了口,“坤甲先生,不好意思,拦您一句话。”

    “好,你说。”

    “我……我到现在还没想好要不要认他们。”

    “为什么?”

    “您能告诉我句实话吗?”

    “我保证我跟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

    “我妈妈的父亲有没有做过伤害过她的事?”

    坤甲愕然,“你怎么会这么问?”

    “如果他对我妈妈要是很好的话,为什么我妈妈明知道他已经回到南苑重新坐上王位了,还不肯跟他联系?”

    “孩子,你外公对你妈妈好过对你舅舅。我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做过伤害你妈妈的事。至于她为什么不联系我们,我也有很纳闷,于是我让人去问了下华国那些熟悉她的人,还有在南苑的夏修和在加州的夏洵,他们统一的说法就是,你母亲从来没跟他们说过她十三岁之前的事,我有个大胆的推测,你说,你妈妈会不会是失忆了,然后忘记她是谁。”

    “我也有想过,可是不会这么狗血吧?”

    坤甲低叹了声,“那是你没看见那个山崖有多高,她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想认你外公的?”

    夏汐诺伸手拉住厉枭的手,紧紧的握着,“也不全是,主要是我离不开九哥,我怕跟他们相认了,他们就要带我回去。”

    坤甲看着他们俩紧握着手,沉声道:“这个我可以跟你外公沟通,但是你千万别不认他,他年纪大了,经不住大喜大悲……别说他了,就连我这几天血压都上来了。”

    夏汐诺内疚的看了过来,“一会儿我就给您约医生,让他给您检查下,别严重了。”

    “谢谢你孩子,谢谢你对我关心!”坤甲激动的脸都有些红,“不过你不用给我请医生,我带医生过来了。”

    坤甲说着看向达旺。

    达旺连忙拿出药瓶给他倒出一粒。

    “这是怎么了?!”夏汐诺惊的站了起来。

    厉枭犹豫了下,拿出电话就要打出去。

    坤甲抬手阻止道:“没事、没事,我吃颗药就好了……汐诺,说句托大的话,知道你是温迪的女儿后,我就把你当成了我自己的女儿,刚才你这一关心我,我一激动直接就把血压给勾起来。”

    夏汐诺沉思了片刻,“如果您不嫌弃我,我愿意做您的女儿。”

    “你说什么?你愿意做的女儿?!我没听错吧?”

    达旺见坤甲激动成这样,连忙又喂给他一颗药,“先生,高兴归高兴,可是您也要注意您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