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反正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朋友

    厉枭只猜对了一半,徐美凤急着走,一是怕夏汐诺反悔,二是她要给厉衍苼打电话,就在刚刚她想到了一个能让儿子全身而退的好办法。

    宁医生站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等徐美凤打完电话笑着从药箱里拿出血压计。

    徐美凤把血压计推了回去,“不用了,我现在好得很,你去守着点汐诺,一定要给她最好的治疗,让她尽快好起来。”

    “好的,夫人。”宁医生把血压计放了回去,“看来夫人很满意这位夏小姐。”

    徐美凤无奈的笑笑,“我满意没用,得小九满意才行。”

    宁医生笑着说道:“我来厉家也有小十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九爷给别人系鞋带,也是第一次见九爷允许除了您和八小姐之外的其他女性进入他的住所。九爷对夏小姐可不是一般的好,我觉得他们俩肯定有戏。”

    “那是你不知道汐诺是谁家的孩子,才会这么说。”

    “我隐约的听到老爷说夏小姐的父亲叫夏凯,好像老爷跟夏小姐的爷爷关系也不一般。”

    “衍苼跟夏小姐的爷爷是老战友,而汐诺的父亲对小九又恩同再造,别说小九只是给她系鞋带,就算做其他过分的事也是应该的。”

    “原来是这样啊。”

    徐美凤低叹了声,“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她父亲九年前就牺牲了,她爷爷前不久也去世了,她母亲又不知去向,她叔叔婶婶又不待见她,在夏老尸骨未寒时就逼着她跟戚迹尘订婚,这婚要是订成了,她这一辈子也就彻底毁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待她,不管她和小九将来能不能走到一起,我也要把她当女儿一样待。”

    “哎,经历了这么多,夏小姐还这么阳光,也是难得。”宁医生背起药箱,“夫人,我出去看看夏小姐。”

    “去吧,他们要是问起我,就说我没事了,但是得多休息,不能被打扰、不能受刺激。”徐美凤说完,自己先笑了,“汐诺怕小九,我得躲着她点,免得她变卦。”

    “我懂了,吓唬他们的话我自己看着编,既不能让他们太担心你,又不能让他们违背你的意愿。”宁医生说着背着药箱出了门。

    宁医生出来时,客厅里只剩下厉枭和夏汐诺,一个大爷似的仰躺在沙发里,一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厉枭听到声音,慵懒的睁开眼睛,“宁姨,我妈没事吧?”

    宁医生一本正经的说道:“暂时是没事了,可是夫人这病经不得气,也不能受刺激,咱们还是小心点的好,别哪句话说错了,夫人的血压再上来引发了其他病症,到时候就算我是华佗转世,恐怕也救不了她。”

    厉枭微挑了下眉梢,扫了眼正紧张的跟什么似的夏汐诺,虚握着拳头掩住微翘的嘴角,“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从现在开始,她说什么是什么,我不会反驳她一句的。”

    “还是少爷孝顺!”

    厉枭嘴角抽了抽,“宁姨,胡叔正在做意大利面,你要不要一起吃点?”

    “我吃过了,你和夏小姐慢慢吃,等你们吃完了,我再过来给夏小姐做冷敷。”

    “行,那你先去休息吧。”

    宁医生背着药箱刚要出去,夏汐诺压低了声音喊住她,“宁医生,你那有处理外伤的药吗?”

    宁医生一怔,“你身上还有外伤?”

    “不是我,是……是我的一个……一个朋友,他受伤了,需要每天按时换药。”因为说了谎,夏汐诺好看的杏仁眼连着眨动了好几下。

    “哦,这样啊?药我倒是有,可是你会换药吗?”

    “胡叔会,我小时候受伤都是胡叔帮我处理的。”

    宁医生抬眸看向厉枭,“伤哪了?”

    厉枭翘着二郎腿道:“不是我,是她的一个朋友,你有药就给她一些,没药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朋友。”

    夏汐诺嘟着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

    厉枭冲着她挑了挑眉。

    宁医生看着他们俩的互动,强忍住笑意,“夏小姐,等会儿我把药给你带过来。”

    “谢谢。”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宁医生背着药箱快步走了出去。

    胡叔做了三份意大利面,厉枭怕夏汐诺因为怕自己而吃不饱,特意让下人把面给他送进卧室,餐厅里只剩下胡叔和夏汐诺。

    夏汐诺有点食不知味,吃了一半就咽不下去了,厉夫人身体不好,她不敢拒绝她的好意,可是一想到要跟厉枭同住一个屋檐下,她就头皮发麻。

    胡叔看了她一眼,“怎么了,我今天做的面不好吃?”

    “好吃啊!”

    “那怎么就吃这点?”

    夏汐诺拿着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盘子里的面条,“胡叔,一想到要跟厉先生住在一个屋檐下,我就害怕。”

    “九爷为了让你吃饱饭,他都躲进卧室了,你要是还这么怕他,那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哎!”夏汐诺挑起一根面条出神的看着。

    “汐诺,我今天就不该带你过来,害得你受伤,又害得你做出违心的选择,我这心啊,就跟刀绞的似的。”胡叔说着说着还抹起了眼泪。

    夏汐诺连忙放下刀叉,拉住胡叔的手,“胡叔,你干嘛啊,我是心甘情愿保护厉先生的,还有,我也没做什么违心的选择,一起住就一直住呗,反正他忙的两头不见人,我跟他根本就碰不到面。”

    “可是我心里还是不好受。”

    夏汐诺笑眯眯的给他顺了顺胸口,“这样舒服点了吗?”

    “你身上还有伤,不用管我,好好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去休息。”

    “哦。”夏汐诺乖顺的拿起刀叉。

    吃过午饭,胡叔把夏汐诺送进卧室就退了出去。

    卧室里古色古香的,像极了古代小姐的闺房,夏汐诺坐在红木雕花的大床上心里七上八下的。

    “胡叔,还有面吗?我好久没吃到你做的面了。”门外传来厉枭的声音。

    “有,我特意多做了些给你留着呢。”

    夏汐诺听完两人的对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厉枭从小就跟胡叔生活在一起,他早已经习惯了一切都由胡叔打理,可是他为了照顾自己,还是忍痛割爱把胡叔派到她身边,现在厉夫人给了她一个让他和她都不离开胡叔的机会,她要是回绝了那也太残忍了。

    夏汐诺发了会呆,最后决定先去厉枭那住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她一个人搬出来,她要把胡叔还给厉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