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小九终于不用吃泡面了

    “本打算让他们再跪一会儿的,既然夫人开口了,那就起来吧。”厉衍苼捋着雪白的胡须看向胡叔,“老胡,你去把他们喊起来吧。”

    徐美凤笑着看向他,“汐诺都舍不得指使老胡,你也别什么事都指使老胡去做,让外面的下人去。”

    厉衍苼横了眼胡叔,“忘了这个老东西不是咱们家的人了。”

    胡叔绅士的躬了躬身,“老爷,虽然我不在厉家做了,但是厉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这就去请忠豪少爷他们起来。”

    胡叔说完,迈着大步往门外走去。

    夏汐诺望着胡叔的背影说道:“胡叔,别忘了把东西还给伍涛。”

    胡叔回头笑笑,“放心吧,不会忘的。”

    厉枭知道夏汐诺口中的“东西”指的是买手机的钱,小丫头做事丁是丁卯是卯的这个劲儿,完全是继承了她父亲的衣钵。

    徐美凤扶着夏汐诺,柔声问道:“汐诺,你是在这边坐会儿,还是去后殿休息?”

    “我……”夏汐诺飞快的看了眼厉枭,见他没什么反应,笑着对徐美凤说道:“您去哪我就去哪。”

    厉衍苼回头看了过来,“小九也一天一夜没眨眼了,你们都去后殿休息,我在这边处理点事情。”

    徐美凤略带责备的看了眼厉枭,扶着夏汐诺先出了门。

    夏汐诺见徐美凤呼吸有些急促,连忙抽出手臂扶住她,“阿姨,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徐美凤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血压有点高。”

    厉枭给宁医生使了个眼色,宁医生连忙追了上来,“夫人,要不先休息会再回后殿吧?”

    徐美凤摆了摆手,“没事。”

    “妈……”厉枭追上来扶住了母亲的另一只手臂,“您别担心,今天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徐美凤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今天的事你爸会处理的,你什么都不要管,赶紧去休息。”

    “我都做好应对了,不用我爸插手。”

    “你计划的再周密,也不抵你爸的一句话。”

    厉枭见母亲峨眉轻蹙,满脸的病容,只得乖乖的闭嘴。

    夏汐诺难得见厉枭也有吃瘪的时候,小嘴紧抿着,生怕自己笑出来。

    他们一行人刚走过前殿,胡叔带着厉忠豪他们三个走了过来。

    厉枭停下脚步,沉声道:“忠豪,你回去休息。伍涛和吉光去大殿听从老家主的安排。”

    厉忠豪微微一愣,不过还是听从安排跟大家告别后先行离开。

    伍涛在离开前轻轻拍了下自己鼓囊囊的裤袋,厉枭点了点头,和夏汐诺扶着母亲穿过中殿到了后殿。

    后殿是一家人居住的地方,不过厉家的几个女儿都各自成家,厉枭和他的龙凤胎八姐又都住在外面,后殿空出了不少的房间。

    徐美凤进了大厅,吩咐下人把采光最好的一间房间收拾出来给夏汐诺住。

    下人收拾房间的时候,徐美凤拉着夏汐诺在大厅里唠起了家常,当她得知夏汐诺住在空闲多年的公寓时,不悦的看向厉枭。

    “家里有那么多房子,怎么让汐诺住老房子?”

    厉枭瘫坐在红木沙发里,捏着眉心回道:“那离学校近。”

    “你现在住的地方离学校也不远,不如让汐诺和老胡过去你那边住,有你胡叔照看你们俩,我还能放点心。”徐美凤的声音听着柔柔弱弱的,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厉枭微挑了下眉梢,让夏汐诺跟自己住,他想都没想过,不过母亲这个提议倒也不错,一是能跟胡叔住在一起,二是能更近距离的照顾她。

    “我无所谓,让她自己决定。”厉枭把球踢给了夏汐诺。

    夏汐诺吓的一缩脖子,让她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还不如杀了她痛快。

    “阿姨,我住在那挺好的,就不过去打扰厉先生了。”

    徐美凤语气诚恳的恳求道:“汐诺,就算阿姨求你了,你九哥那连个下人都没有,他经常泡方便面充饥,你和你胡叔过去了,他最起码还能吃点热乎饭。”

    九哥!让她跟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叫九哥,真是吓死人了!

    夏汐诺求助的看向胡叔。

    胡叔低叹了声,“汐诺,其实当初让我在你和九爷中间选一个的时候,我内心是无比纠结的,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可以同时照顾你们俩的机会,我会很感激的。不过,我说的这些并不是在逼着你答应搬去九爷那里,你只要听从你内心最真实想法就好。而你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这一老一少把皮球都踢给了自己,夏汐诺纠结的握紧了拳头。

    厉枭倚在沙发里扫了眼她纠结的小脸儿,“我晚上不到十二点不会回家,早上不到九点不会起床,其他时间我基本不在家,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打扰到我。”

    “哦。”

    其实她的这声“哦”根本就不是答应,只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不说又觉得没礼貌。

    结果她才“哦”完,徐美凤一把握住她的手,“汐诺,谢谢你,小九终于不用吃泡面了。”

    “啊?!”夏汐诺当时就傻了。

    徐美凤看着柔柔弱弱的,可是就冲她能辅佐厉衍苼坐上家主之位,就说明这个女人绝非等闲之辈。她怎能看不出小丫头不愿意跟儿子住在一起,可是儿子都快三十了,就是不近女色。

    不!儿子不单单是不近女色,他是排斥女性,就连她这个母亲他也一度很是排斥,诚惠大师曾说过,厉枭佛缘重,要是机缘巧合,他很可能就会皈依佛门。如今可算有个他不排斥的女孩,她自然要尽全力撮合。只要他成了家,就算他想当和尚,也会多一份牵绊。

    “老胡,你把那边的钥匙给红婶,让她安排人把行李取过来,等汐诺好了,你们再跟小九一起回去。”徐美凤抚了抚额头,“小宁,我头疼的厉害,你扶我进屋给我看看。”

    夏汐诺刚要伸手扶她,宁医生先她一步扶起徐美凤,“夏小姐,你身上有伤还是我来吧。”

    夏汐诺无力的垂下手,目送她们俩进了卧室。

    厉枭只是扫了眼母亲的背影便合上了眼睛,母亲的演技远不及她的影后女儿,她是真头疼还是假头痛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想想也挺好笑的,母亲为了能让小丫头住到他那,真是费劲了心机。不过她这么急着走是几个意思?是怕小丫头想明白了再拒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