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让他打死我算了!

    胡叔一手拎着礼物,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夏汐诺的手,两人对视了一眼,迈着大步一同进了大殿。

    他们进来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挥舞着手中的拐杖砸向厉枭,而厉枭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连躲的意思都没有。

    眼看着拐杖就要砸到厉枭受伤的肩上,夏汐诺挣开胡叔的手一个健步就到了两人中间,她用弱小的身躯护住厉枭,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拐杖。

    这一拐杖带着十足的力道,夏汐诺只觉的胸口发闷,眼前金光乱串,一个踉跄跌倒在厉枭的怀里。

    厉枭小心翼翼的把她护住怀里,双眼猩红的看向父亲,“您知道您打的是谁么!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您这辈子都见不到我!”

    厉衍苼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小王八犊子,你还来威胁上我了!”

    夏汐诺忍着剧痛挣开厉枭的怀抱,转身,深深的给厉衍苼鞠了一躬,“厉老先生,都是我的错,您要是还没消气,就请打我吧。”

    “你是谁?我在教训我的儿子,你给我让开!”

    夏汐诺缓缓直起身,抬眸看向厉衍苼,“厉老先生,我叫夏汐诺,今天的事是因我而起,所以,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哪怕你要我这条命,我也会二话不说的给您,只求您不要再打厉先生。”

    “夏汐诺?”厉衍苼拄着拐杖扫了眼站在一旁的胡叔,恍然大悟,“你是夏凯的女儿!”

    “厉老先生,是我。”

    厉衍苼看向胡叔,“老胡,你去把宁医生请过来。顺便把跪在后院那三给我叫起来……算了,让那三个接着跪着吧!”

    胡叔应声,心疼的看了眼夏汐诺这才快步走了出去,他只是想带她过来解围,却没想到这孩子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厉枭,刚才那一拐杖下去,估计这会儿后背都得肿了。

    厉衍苼用拐杖指了指厉枭,“赶紧扶夏小姐坐下。”

    厉枭深深地的看了眼父亲,拦腰抱起夏汐诺把她放到红木沙发上。

    他半蹲在她膝前,心疼的看着她惨白的小脸儿,“你是不是傻,我是男人挨几下打没什么,你细皮嫩肉哪受得了这个。”

    “可是你……”夏汐诺看了眼他的右肩,碍于厉衍苼在,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医生马上就来了,你再忍忍。”厉枭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她刚才的举动让他吃惊不小,在他的印象中,她是那种柔柔弱弱时刻需要人保护的人,可没想到,她今天却冲出来保护了他。

    “我没事。”

    夏汐诺虽然疼的直冒冷汗,嘴上却很强硬。今天这事要是不彻底解决,厉枭指不定什么时候还得挨打。想到这,她倔强的挺直了脊背,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厉枭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揉捏着,疼的他无法呼吸,他知道,不止他心疼就连在天堂的夏凯大校这会儿肯定也是心疼的要命。

    厉衍苼拄着拐杖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俩,他刚把视线从厉枭的身上移到夏汐诺的脸上就对上了她那略显稚嫩却无比坚定的目光。

    厉衍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人人都怕他厉衍苼,可这个小丫头貌似一点都不怕他。

    他哪知道,夏汐诺这会儿不仅怕而且还怕的要命,可她知道,怕是没用的,事情因她而起,她必须直接面对,并承担一切后果。

    “厉老先生,能给我几分钟时间把今天的事跟您解释一下吗?”

    厉枭嚯的站起身,“不用跟他解释,让他打死我算了!”

    夏汐诺冲他摇了摇头,“厉先生,你打的是厉老先生的亲外孙,于情于理他都有知情权,与其让不知情的人在厉老先生跟前道听途说,不如由我们这两个知情人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

    厉枭微楞,小丫头话里有话。其实父亲这么快就把自己叫回来又发了这么大的火,他不是没怀疑过,可刚才在气头上,他没多想,现在经夏汐诺这么一点拨,他也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自从大姐去世后,父亲跟戚家基本断了联系,戚家那两个畜生的电话他肯定不会接,今天去参加订婚宴的人都不够格拥有父亲的电话号码,也就是说给父亲通风报信的人肯定也不会是他们。

    那这个人是谁?

    二姐?

    厉枭很快否了自己的想法,二姐对戚家那爷俩恨之入骨,她根本不会管这件事。也不对,既然二姐对他们爷俩恨之入骨,那她为什么去参加订婚宴?

    身后传来脚步声,厉枭扭头看了过去,见父亲已经坐下,他平复了下心情,挨着夏汐诺也坐了下来。

    厉衍苼双手拄在拐杖上,鹰一样锐利的目光落在夏汐诺的脸上,他在等她开口。

    夏汐诺抿了抿唇,“厉老先生,今天跟戚迹尘订婚的那个人是我,厉先生知道我是被逼无奈才同意跟戚迹尘订婚的,这才前去阻拦。厉先生是好人,他很有正义感,他看不惯戚迹尘和我二叔联手欺负我,临走时踢了戚迹尘一脚。”

    “他有正义感?”厉衍苼好笑的摇摇头,“你说他看不惯戚迹尘我信,可说他有正义感,那是骗鬼呢!”

    “厉老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咱们各持己见,也许是站的角度不同吧。”

    厉衍苼点了点头,算是同意她的说法,“丫头,我一直以为订婚的事是你情我愿,原来你是被迫的,如果我知道真相,我也会阻止的。”

    夏汐诺笑笑,“原来厉先生的正义感是来自与您。”

    “小丫头还挺会说话,这个马屁拍的让人舒服。”厉衍苼说这话时还笑呵呵的,等他看向厉枭时立时冷了脸,“你多跟人家学学,好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刚才你要是也这么跟我说话,小丫头能挨我那一下么。”

    厉枭一言不发的看着父亲,他打人,他背锅,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

    厉衍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知道外面怎么传的你么?他们说,你厉枭不仅抢走了亲外甥的未婚妻,还把亲外甥踢成了残废。你是不是还在婚宴上大放厥词,要把得罪过你的人都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