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别怕,老爷打谁都不会打你

    “知道的不多。”胡叔往楼上看了眼,“汐诺,你住楼上还是住楼下。”

    “住哪都行,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厉先生和我爸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夏汐诺抢过胡叔手中的行李箱,“胡叔,等会儿再收拾,你先跟我讲讲他俩的事呗。”

    “你这孩子!”胡叔笑着看向吉光,“吉光,把夏小姐的行李放在楼上左手边第二个房间吧,我还住楼下我以前住的房间。”

    “好嘞~”吉光拎着行李箱上了楼。

    “胡叔,你坐。”夏汐诺迫不及待的把胡叔拉到沙发前坐下。

    胡叔笑道:“看把你急的!你也坐吧,我就把我知道的跟你说说。”

    夏汐诺挨着胡叔坐下,眼巴巴的看着他。

    胡叔低叹了声,打开了话匣子,“九爷十五岁前,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可自从他过完十五岁生日后,这孩子突然变了,抽烟、喝酒、逃学、打架,考试交白卷,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他作的最严重的那次是把洪家大少爷给打成了傻子,听说到现在生活还不能自理。

    老爷花了不少钱才摆平这件事,可是九爷不但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就在他被老爷强制送进京都工商大学后没多久他就把戚迹尘的腿给打断,虽然这件事事出有因,但是老爷这次可是真的急了,毕竟戚迹尘是大小姐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骨肉。

    老爷痛打了他一顿,又下狠心把他送进部队,九爷在部队里也不消停,导致新兵连结束谁也不肯要他这个刺头兵,后来是老爷求的你爷爷,你父亲才把他从新兵连接走,留在身边做了个勤务兵。自从他到了你爸身边就再也没闹过事。

    就在九爷还有一个月就服满兵役的时候,他突然给家里打来电话,爷俩谈了很久,老爷放下电话后急匆匆的出了门。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给老爷打电话的那天就是你父亲牺牲的日子。一个月后,九爷回来了,消瘦的不成样子,他一天都没在家待,回来后就住进了庙里,老爷和夫人急的不行,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再当了和尚。

    说客去了一拨又一拨,谁也没能把九爷劝回来,突然有一天,九爷自己回来了,他把我叫了过去,让我去江城帮他照顾你。他跟我说,如果没有你父亲,就没有他的今天,要我一定要对你比对他还要好。

    我说:我去可以,但是你不能再住在庙里,也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做浑事。他当时就答应我了,后来,京都工商大学就多了一个穿着海青衫上学的学生,那个学生就是九爷。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要穿海青衫,但是我知道他是在用那件衣服约束自己行为,每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看看身上的海青衫,火也就压下去了。”

    胡叔轻轻拍了拍夏汐诺的手背,“汐诺,我知道的就这些,毕竟杨城离京都这么远,你父亲究竟是用什么办法制服他的,我问过他一次,他没说,我也就没再问。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父亲肯定不是一般人……对了,九爷是你父亲的勤务兵,你以前没看见过他吗?”

    夏汐诺摇了摇头,“没有,我爸爸在野战部队,平时很少回家,就算回来也只是他一个人。”

    吉光从楼上走了下来,“胡叔,行李放好了。厉先生说让你和夏小姐看看还缺不缺什么,要是缺什么就跟我说,我去买。”

    胡叔连连摆手,“不用看了,要是缺什么,我去买就行。吉光,我也不留你了,你赶紧去老宅那边看看,找个机会跟九爷说,让他千万别跟老爷顶牛。”

    吉光点了点头,跟夏汐诺道别后急匆匆的出了门。

    吉光走后,胡叔把夏汐诺给他的卡和金钥匙拿了出来,“到了京都就安全了,这两样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

    夏汐诺把卡和金钥匙推给胡叔,“卡放在你那,家里的开支还有你的零花都从这里出,不够我再往里续。至于钥匙也先放在你那,股权证书还在江城花旗银行的保险柜里,到时候还得麻烦你陪我回江城一趟。”

    “汐诺,厉氏的律师拿到你的授权就会去江城,你要是信得过九爷的话,可以让他的人帮你去银行把东西取出来,免得你还得再跑一趟。”

    “厉先生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会不信他,那就让律师代劳吧……”夏汐诺不按安的捏了捏手指,“胡叔,厉先生那边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胡叔叹了口气,“肯定有,而且麻烦还不会小。上次他只打断了戚迹尘的一条腿就被老爷一顿暴打,这次戚迹尘怕是再也站不起来了,老爷怎么可能轻饶了九爷。”

    夏汐诺的小脸瞬间变白,“那我们能帮他做点什么吗?”

    “老爷在气头上谁说话都没用,咱们只能看着,好在九爷是老爷亲生的,虎毒不食子,他再生气也会给九爷留下条命的。”胡叔看了眼眼圈发红的夏汐诺,突然心生一计,“汐诺,想救九爷吗?”

    “他是为了我才受罚的,我当然想救他,可我谁都不认识,怎么救他?”

    “汐诺,你敢跟我去老宅吗?”

    “啊?!”夏汐诺先是一愣,随后视死如归般的点了点头。

    夏汐诺用最快的速度换下身上的礼服,跟着胡叔出了门。

    爷俩在附近超市买了礼物,又去银行取了些现金,这才打车直奔厉家老宅。

    厉府坐落在二环内,是清末皇家赏赐给厉家曾祖的。

    厉府分中东西三路,分别由多个四合院组成,后为二层后罩楼。中路的三座建筑是府邸的主体,一是大殿,二是后殿,三是延楼,府邸的最后面是花园。

    夏汐诺下车后,望着眼前辉煌的建筑,心里就开始敲鼓,不过为了厉枭她还是鼓起勇气跟着胡叔在下人的引导下进了朱漆大门。

    还没进大殿,夏汐诺就听到一声高似一声的苍老的咆哮声。

    夏汐诺下意识的握紧的拳头。

    胡叔看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别怕,老爷打谁都不会打你。”

    “嗯!”夏汐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大殿里突然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领路的下人止住脚步,苦哈哈的看向胡叔,“胡管家……”

    胡叔笑笑,“我懂,不用你进去通报,我们自己进去。”

    下人感激的点了点头,转身退到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