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两套方案,你选哪个?

    胡叔笑着看了他一眼,拿起手机拨通了厉忠豪的电话。

    “忠豪,我跟九爷去中心医院了,你那边处理完来医院找我们。”

    “好。”

    “汐诺手中的股份,你跟夏洵谈出什么结果了吗?”胡叔问完后,按了扬声器,示意夏汐诺也跟着一起听听。

    “那老小子一进屋就吓尿了,我把你的意思跟他说完,他立马答应一次性补齐以前欠下的分红,然后每年按时把分红打到夏小姐的账上。不过,我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想收购夏小姐手中的股份。胡叔,你再问问夏小姐的意思,我个人倾向与夏小姐把手中股份抛出去,因为没有夏小姐的夏家,厉总是不会再罩着他们的,夏氏没了厉氏的庇护还能走多远,这都是个未知数。”

    胡叔看向夏汐诺,“汐诺,两套方案,你选哪个?”

    夏汐诺想了想,开口道:“胡叔,我不想跟他们再有任何牵扯,还是把股份卖给他们吧。”

    “九爷,你的意思呢?”胡叔征求了下厉枭的意见。

    厉枭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胡叔把手机换到另一只手上,“忠豪,汐诺同意转让手中的股份,但是卖股份是卖股份,以前欠的分红一分都不能少。”

    “放心吧,我一定把事办的妥妥当当的!”

    胡叔挂断电话后长舒了一口气,“我一直以为这件事会很难办,没想到夏洵会这么痛快的就把这块大肥肉给吐出来了……”

    话说了一半,胡叔猛地抬头看向厉枭,“九爷,你使了什么手段,把夏洵整治这么服帖?”

    厉枭轻勾了下唇角,“我只是让忠豪给他带句话。”

    胡饶有兴趣的问道:“什么话?”

    “你猜!”厉枭的脸上难以一见的露出孩童般的顽皮。

    胡叔笑着摇摇头,“你已经长大了,我也老了,我再也猜不出你的心思了。”

    “分开才几年,你就老了?”血液和衣服粘在一起,实在是太难受,厉枭忍不住又扯了下衬衫,“其实你一点都没老,只是跟我生分了,生分到你都懒得猜我的心思了。”

    “你是我从小带到大的,我跟谁生分也不会跟你生分。”

    “你一口一个的叫我九爷就是最好的证明。”厉枭像个孩子似的较起了真儿。

    胡叔笑着解释道:“你都二十八了,我总不能再一口一个小九的叫你吧?再说了,我不是在夏家玩潜伏么,我要是叫你小九,那还怎么潜伏?”

    “那现在呢?你已经不在夏家了。”

    胡叔无奈的笑笑,“你这脾气啊!要不咱们这样,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喊你小九,有外人在,我必须得叫你九爷。”

    厉枭微挑了下眉梢,“你们HL管家学院出来的人都是这么一板一眼的吗?”

    他们俩说话的时候,夏汐诺一直安静的听着,当她知道胡叔是HL管家学院出来的,不由的抬眸看向胡叔。

    管家这一职业中,Y国管家最为出名,而最好的管家学院则是HL管家学院,从那里出来的管家,年薪至少也得上百万,胡叔照顾了她九年……九年九百万!

    想到这,夏汐诺瞬间瞪大了眼睛。

    胡叔笑望着她,“汐诺,你这是什么表情?”

    夏汐诺嘟了嘟嘴,“胡叔,在我身边这些年委屈你了。”

    “傻孩子,我一点都不委屈。”胡叔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我这辈子虽然没儿没女,但是你和小九给了我这一辈子都无法感受到的快乐。”

    夏汐诺握紧了胡叔的手,“胡叔,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就跟我一起过吧,我还是那句话,我给你养老。”

    不等胡叔说话,厉枭先开了口,“小丫头,我把胡叔借给你九年还不够,你还要跟我抢人?你竟然已经安全的抵达京都,以后胡叔跟我过。”

    夏汐诺暗气暗憋,嘟着嘴垂下眼眸,扇贝似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两道好看的阴影。

    厉枭唇角上扬,勾出一抹戏谑的弧度。她越怕他,他就越想逗她。

    胡叔笑着拍了拍夏汐诺的手背,“汐诺,别往心里去,小九是在跟你开玩笑。”

    夏汐诺嘟着嘴没说话,她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就剩下一个真心真意陪伴了她九年的胡叔,而他有爸有妈还有八个姐姐,到底是谁在跟谁抢人!

    想到这,原本对厉枭的感激要是有十分的话,这会儿也只剩下五六分,谁让他一张嘴就往她的心窝子上扎刀来着。

    胡叔一看就知道小丫头在生厉枭的气,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汐诺,你跟我生气无所谓,但是唯独不能跟小九生气,小九这些年为了你可谓是煞费苦心,远的咱不说,就说现在,你知道小九肩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么?”

    厉枭受伤不会是因为她吧?

    夏汐诺抬眸看向胡叔。

    “Y国那边的天气不好,所有航班都停飞了,小九为了能及时赶回来阻止你和戚迹尘订婚,在那么恶劣的天气下,他连眼都没眨一下开了十几个小时的专机才飞回来了,飞行途中遇到了雷电,险些没机毁人亡。虽然有惊无险,可小九的肩膀还是被刮出一道大口子。在飞机上没时间处理伤口,等落了地,往酒店赶的路上他才让人简单的包扎下。”

    夏汐诺鼻子一酸,眼前瞬间模糊成一片,厉枭跟她非亲非故,可却为了她险些丢了性命。

    夏汐诺垂下头,泪水从眼眶里滑落出来,一滴又一滴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落在礼服上。

    厉枭捏了捏眉心,他并不赞同胡叔跟她说这些,这么一说反而会加重她的心里负担。

    夏汐诺正哭的伤心呢,手里多了一盒纸抽,而拿着纸抽的手,洁白修长毫无杂质,虽然那只手微微泛着冷意,可在她的眼里却是无比的温暖。

    “擦擦吧。”厉枭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夏汐诺接过纸巾胡乱的擦了下,“厉先生,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我……”

    “噗——”没等夏汐诺说完,厉枭先笑出了声。

    胡叔不解的看了过来,这一看,他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