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夏汐诺的手刚搭在车门上,一条大长腿便伸了过来。

    夏汐诺愕然回首。

    厉枭双手怀抱在胸前,戏谑的看着她。

    夏汐诺尴尬的扯了扯裙摆,“你……你醒了?”

    厉枭没说话,只是偏头示意她坐回去。

    夏汐诺捏了捏手指,“厉先生,我得去我二叔,因为只有他知道我妈妈在哪。”

    厉枭垂眸看了眼腕表,“我已经让人去找夏洵了,很快就会有你母亲的消息。”

    “不早说!”夏汐诺小声嘀咕了一句,一屁股坐到了离车门最近的座位上。

    厉枭轻勾了下唇角,“对我有意见?”

    “不敢。”夏汐诺嘟着嘴有一下没一下的抠着指甲上甲片。

    “你这么抠甲片会伤到指甲的。”厉枭提醒道。

    夏汐诺歪着小脑袋看了看他,“你连这个也懂?”

    “我上面有八个姐姐。”

    夏汐诺腹诽道:有八个姐姐很了不起么!

    “接到厉氏工作人员的电话了吗?”

    夏汐诺摇了摇头,“我电话坏了。”

    厉枭微蹙了眉头,“你已经被京都工商大学入取了,还有,厉氏给你安排了住房,就在学校附近。”

    夏汐诺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说过,厉氏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就算厉氏真的求贤若渴,也不至于如此关照我吧?我听胡叔说,我爸对你有恩,究竟是什么恩情?我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接受你的恩惠,如果我爸活着,他也不会同意的。”

    厉枭紧抿了下绯色薄唇,“没有你父亲就没有今天的我。”

    “能说的具体点吗?”

    “胡叔来了。”

    夏汐诺循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然是胡叔,不过他的脸色不怎么好,夏汐诺担心胡叔连忙按开车锁跳了下去。

    胡叔快步走了过来,“汐诺,夏洵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妈在哪,那张照片是PS的。”

    虽然夏汐诺早就做好了被骗的思想准备,可是听胡叔说完,她还是备受打击的后退了两步。

    胡叔慌忙伸手扶住她,“汐诺,别伤心,我以后啥也不做了,就专门帮你找夫人。”

    “胡叔……”夏汐诺哽咽的说不出话。

    “孩子,别哭,胡叔一定帮你找到你妈!”胡叔拍了拍她的手背,“上车吧,咱们回家。”

    夏汐诺吸了吸鼻子,“回家?”

    “对啊!回家!回咱们的新家。厉先生没跟你说吗?”

    “说了。”夏汐诺扭头看向坐在车里的厉枭,“厉先生,谢谢你,不过你的房子我不能住,就算我爸对你有恩,我也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你为我安排的一切。”

    厉枭慵懒的看了过来,“房子是厉氏安排的,跟我无关,你不住也没人领你的情。”

    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刺耳朵呢!

    夏汐诺噘着小嘴看向胡叔。

    胡叔笑着解释道:“汐诺,厉氏的福利房,不住白不住。”

    “上车。”厉枭见他俩迟迟不上车,催促道。

    夏汐诺有些发蹙的看向他,“厉先生,我们打车过去就行。”

    “打车过去?你知道地点吗?你有钥匙吗?”

    这语气也是没谁了!

    “可是我还有些行李在酒店呢。”

    “你的东西会有人帮你送过去的。”

    厉枭说完敲了下车窗,一直在外待命的司机伍涛打开车门上了车。

    胡叔见伍涛发动了引擎,连忙把夏汐诺拉上车。

    夏汐诺心有不甘的看向酒店大门。

    胡叔笑着说道:“你就省点力气吧,会有人帮你收拾他们的。”

    夏汐诺无力的倚在胡叔的肩上,“胡叔,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

    胡叔怜爱的拍了拍她的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们这么对你,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厉枭扫了眼他们俩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抬手扯了下右侧肩头处的衬衫。

    胡叔担心的看着他的右肩隐隐渗出的血迹,“去医院看看吧。”

    厉枭摇摇头,“小伤,不用去医院。”

    “脑袋开瓢到你那都是小伤,这次你得听我的,必须去医院!”

    胡叔还是第一次这么严厉的跟人说话,而且这个人还是大名鼎鼎的厉枭。

    夏汐诺狐疑的看了眼胡叔,又看向厉枭,这一看,她才发现厉枭的右肩处已经渗出血迹,“厉先生,还是去医院吧,你的肩膀已经出血了!”

    厉枭垂眸看了眼,“没事,先送你们回去。”

    “伍涛,去医院!”这声,是胡叔对司机说的。

    司机应声,打着转向把车开出酒店大门。

    夏汐诺眨了眨好看的杏仁眼,胡叔貌似跟厉枭很熟,要不然他不会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他说话,更不会连他的司机叫什么都知道。

    厉枭看着她机灵古怪的小表情,轻勾了下唇角,“胡叔,你这两嗓子吼的,把自己的身份都暴露了。”

    “原本我也没打算一直瞒着汐诺。”胡叔一边掏手机一边对夏汐诺解释道:“汐诺,我是受九爷之托去夏家照顾你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才没跟你说。”

    夏汐诺看向厉枭,父亲究竟对他有多大的恩情,让他早在九年前就如此费心的照顾自己。

    厉枭跟她对视不到一秒就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目光,这孩子的眼睛如秋水般无尘,面对这么清纯的目光,他觉得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夏汐诺回想着胡叔到夏家后的点点滴滴,他不单单是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他还经常带她出去玩,遇到不会的功课,他会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教她,要是被夏宝莲他们欺负了,他除了哄她开心外,还会暗戳戳的替她出气。

    如果没有胡叔,她的童年肯定不会那么快乐,而这一切都是厉枭给予她的。

    想到这,夏汐诺再次看向厉枭,很是真诚的说道:“厉先生,谢谢你!”

    厉枭闻言就笑了,他很少笑的这么开心,两侧脸颊现出两个深深的梨涡,“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用谢’?”

    夏汐诺从来没敢这么认真的看过他,这是她第一次发现他有梨涡,以至与他的这两个梨涡,在今后的日子里,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