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我的人你也敢肖想!

    戚迹尘看着面前这张虽然冰冷却娇艳无比的小脸蛋,心就跟被猫挠的似的,他按捺不住的想靠近她,尽管他走的很慢,可还是能看得出来,他的左腿走起路来很吃力。

    夏汐诺微蹙了下眉头,不动声色的往另一侧挪了两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少爷,庄家二小姐来了,老爷说可以开宴了,请你和少夫人这就过去。”

    戚迹尘猛地转身,拧着眉头问道:“厉家就只来她一个人吗?”

    “是的。”

    戚迹尘抬起那条好腿用力的踢了下茶几,震的茶几上的饮料晃了三晃最终掉到地上摔的粉碎。

    外面的那些宾客能来参加他的订婚宴,几乎都是冲着厉家人来的,结果厉家只来了个最没用的二小姐,这比当众给他一个耳光更让他难堪。

    “少爷!”保镖听到声音不对,推开房门冲了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随着一声厉呵,戚迹尘举起拐杖砸了过去。

    保镖似乎早就预料他会这样,一闪身躲过拐杖,尔后,又跟没事人似的说道:“少爷,您消消气,大喜的日子别再吓坏了少夫人。”

    戚迹尘扭头看向站在沙发后面的夏汐诺,“别杵在那了,跟我出去!”

    夏汐诺抿了抿唇,从沙发后面走了出来。

    戚迹尘嫌她走的太慢,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她跟前,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就往门外走。

    夏汐诺试图挣开他的手,结果被他抓的更紧,她觉得手腕都快被捏断了只好放弃挣扎。

    宴会大厅里坐满了宾客,因为厉家只来了厉瑛华一个人,大家都有些兴致缺缺。

    大厅中央的水晶灯忽的一暗,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束灯光打在门口,一只纤纤玉足迈进了大厅,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双玉足发出晶莹的白光。

    众人抬眸看向这双玉足的主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好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随后跟进来的一只跛脚,破坏了这道美丽的风景。

    戚迹尘看到大家的表情颇为得意,厉家人不来又如何,他还不照样娶天仙般的媳妇回家。

    就在戚迹尘自鸣得意之时,身旁一阵劲风刮过,随之他手中一空,等他看过去之时,夏汐诺已经和一个穿着灰色海青衫的男子站到了他对面。

    戚迹尘看着那男子还以为自己眼花,定睛一看确定来人就是厉枭后,带着颤音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厉枭的脸阴沉的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他扬起宽大的袖口遮住夏汐诺的视线。

    夏汐诺看不到任何景物,却听的清楚,砰的一声巨响过后是一声令人窒息的惨叫。

    厉枭收回宽大的袖口,一个箭步就到了在戚迹尘面前。

    戚迹尘抱着右腿在地上翻滚着,豆大的汗珠混杂着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了大理石地面上。

    厉枭皱着眉头踩住他的肩膀,怒斥道:“小兔崽子,谁给你的胆子,我的人你也敢肖想!”

    戚书欣见儿子被欺负了,带着人跑了过来。

    厉枭偏头阴恻恻的看向他,“戚书欣,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戚书欣被他这声吼吓的果然停住了脚步,“老九,有话好好说……”

    “我没话跟你说!”厉枭一把扯掉海青衫,露出里面的黑衣黑裤,“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若不度我成佛,我便度你入魔!我今儿把话撂在这,谁再敢动我的人,我就直接超度你进十八层地狱!”

    厉枭放下狠话,拉着还没有醒过神的夏汐诺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流星的走出宴会大厅。

    戚书欣和戚迹尘眼睁睁的看着厉枭把夏汐诺带走,却只能暗气暗憋,不敢上前阻拦。

    这个混世魔王,把制约他的海青衫一脱,也就意味着京都又要不消停了。

    京都果然不消停了,厉枭前脚刚走,后脚他的人就把宴会大厅砸的稀巴烂,这还不算什么,砸完宴会大厅,吉光还顺带脚把夏家那哥俩给抓去了侍者休息室。

    房车里,夏汐诺一肚子的怒气,小拳头紧握着关节都泛了白,她在气厉枭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厉先生,谢谢你替我解围,可是我真的不能跟你走。”

    夏汐诺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再出口惹怒了坐在她对面的这尊佛,他刚才的举动着实把她吓的不轻。

    厉枭看着她就笑了,不过他的笑,怎么看都不是好笑。

    夏汐诺怯怯的看了他一眼,慌忙移开视线。

    厉枭微挑了下眉梢,她连跟戚迹尘那个小畜生订婚都不怕,却怕他,这孩子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夏汐诺见厉枭不说话,不安的抓紧裙摆,“厉先生,我能下去吗?”

    “下去干嘛?接着跟戚迹尘订婚?”厉枭看着车窗外飞驰而来的救护车,嘴角微微上扬,“小丫头,这个婚你肯定是订不成了,那小子至少得躺上半年,就算出院了,他也得终生与轮椅为伴。”

    “啊?!”夏汐诺没想到他会下这么重的手,定了定心神,轻声解释道:“厉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下车是想去找我二叔,我想问问他我妈在哪。”

    “等会儿。”厉枭说完这三个字,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这十几个小时,他连眼都没眨一下,在那么恶劣的天气下拼了命的把飞机开回来。换第二个人他都不会这么玩命,可她是夏凯的女儿,他认为这么做——值!

    夏汐诺嘟着嘴等了会儿,见厉枭那边一直没动静,壮着胆子抬眸看向他,这个人还真是上帝的宠儿,精致的五官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薄薄的唇瓣抿起的那抹淡淡的弧度勾勒出他特有的格调——桀骜与尊贵,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臣服在他的脚下。

    夏汐诺觉得偷窥别人挺没品的,小脸一红移开了视线。

    车窗外,医护人员把嚎出猪叫声的戚迹尘抬上救护车,随后,戚书欣带着保镖也急匆匆的上了车,跟在救护车后开出酒店大门。紧接着,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如惊弓之鸟般涌了出来。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厉枭都没睁开眼睛。他大概是睡着了吧?夏汐诺想到这,眨了眨好看的杏仁眼,弓着腰一点点的往车门边挪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