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哪个都不能出事!

    吉光松了松领结,“夏小姐可比您老淡定多了。被那么多人盯着,她都能淡定的跟没事人似的,她让我转告您,别为她担心,她能保护好自己。”

    “这个傻孩子,遇到戚迹尘那种人,她想以一己之力全身而退谈何容易……对了,那个小兔崽还没过来吗?”

    吉光一听就笑了,“十爷刚才来电话了,说是昨晚把那个小王八蛋给灌趴下了,要不是他爹派人找了过去,他这会儿都醒不过来。哈哈……胡叔,你说咱们家九爷怎么啥损招都有?”

    “少爷这是高招不是损招!他要是不出这招,怕是昨晚汐诺就得落入那个小兔崽子的魔爪。”胡叔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吉光,你告没告诉汐诺,夏家人要在她饮食里动手脚?”

    “说了,夏小姐说她会小心的。”吉光照着镜子抓了抓头上的黄毛,“夏家人还真不是东西,多亏厉总提醒咱们在他们的房间里按窃听器,要不然,夏小姐肯定被他们阴了。”

    “听了一晚上就听到这一个有用的消息,他们到现在也没提夫人半句,我怀疑,夫人根本就就没在他们手上。”

    “这事还真不好说,万一夫人原本就在京都呢。总之,咱们家爷没回来之前,咱们只能按夏小姐的计划走……胡叔,厉总那边还没联系上吗?”

    “哎!一直联系不上,担心死我了。”胡叔不安的捏了捏手指,“你告诉咱们的人,万一宴会结束后还看不到夫人,不管少爷回没回来,咱们就算是硬抢也要把汐诺带走,反正绝对不能让她出事!”

    “放心吧,酒店里有咱们好几十号人,肯定不会让夏小姐出事的。”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

    “遵命~”吉光打开房门,复又关上,扭头对胡叔说道:“戚家和夏家的人都认识您,您老可千万别出去。”

    “这话从昨晚到现在你说了不下十遍了!”胡叔不悦的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老糊涂!”

    吉光嘿嘿笑了声,“我这不是看您太紧张‘您闺女’么,怕您一个没忍住再跑出去可就坏事了。”

    “赶紧滚蛋吧!”胡叔长叹了声坐了下来,他现在的心就跟被油煎的似的,他担心夏汐诺,更担心已经失联了十几个小时的厉枭,两个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哪个都不能出事!

    “我现在就滚!”吉光本来是想逗胡叔开心的,结果被胡叔拐带的心情也不好了,丧眉打眼的出了门。

    十楼走廊里站满了戚家的保镖,夏汐诺的房间被围得死死的,哪怕是只苍蝇想飞出来都难。

    夏汐诺出不来,可她能叫客房服务。

    吉光借身份之便,以送饮料为名堂而皇之的进了客房。

    他这次进来,夏汐诺已经收拾停当,一字肩的白礼服恰到好处的露出美丽的锁骨,一头乌黑的秀发松松的挽起,垂下两绺微卷的发丝,她只画了个淡妆,也没有多余的首饰,却愈发的显得纯洁清新,天生丽质。

    吉光微愣,不是说之前的她不好看,而是经过这么一捯饬,她就跟出水芙蓉似的,美好的让人不想移开目光。

    夏汐诺见他来了,冲他友好的笑笑。

    昨天下午,胡叔一到酒店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吉光是他找来的帮手,幸好找了吉光这个帮手,要不然她就要跟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夏家一大家子人在旋转餐厅就餐,夏宝莲“一不小心”把她的手机撞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等她回了房间,拿起房间里的座机才发现,座机只能打内部电话,而内部电话要经过总机,也就是说,她没法在电话里和胡叔说任何悄悄话。

    夏家和戚家为了防止她临阵脱逃还真是用尽了心机。

    “有我妈的消息吗?”夏汐诺压低了声音问道。

    “还没有。”

    夏汐诺听到这三个字后,好看的杏仁眼渐渐暗了下去。

    吉光最见不得女孩子伤心,开口安慰道:“别着急,没准夫人一会儿就被送过来了。”

    夏汐诺低叹了声,“但愿吧。”

    “夏小姐,戚迹尘马上就要回来了,他回来,也就意味着危险临近。”吉光指了指她手腕上的彩金手链,“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觉得有危险就按上面的这颗红宝石,我们收到信号后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你面前。”

    “好,我记住了。不过,我看外面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你们在保护我同时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好。”吉光笑笑,放下饮料走了出去。

    吉光出门后不久,门外传来喧哗声,夏汐诺听到有人喊少爷,心头一紧。

    戚迹尘来了!

    夏汐诺下意识的握住了手链。

    戚迹尘连门都没敲,拄着拐杖,一身酒气的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把目光锁在夏汐诺的脸上,昨晚老十给他安排的那几个小明星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没一个能赶上这个小美妞的,他突然有点后悔没经住诱惑,错过了跟夏汐诺独处的美好时光。

    夏汐诺看着他那双冒着绿光的眼睛警惕的站了起来。

    戚迹尘见状,微挑了下眉梢,“我有那么可怕吗?”

    “如果突然有个陌生人闯进你的房间,你难道不害怕吗?”

    “那要看这个陌生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如果是女人我会照单全收的。”

    夏汐诺暗骂了一句“不要脸”,转身走到沙发后,与他拉开了些距离。

    戚迹尘见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我这个人爱开玩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跟你开玩笑,你别在意。”

    戚迹尘见她不理自己,接着说道:“还有我不是陌生人,我是你的未婚夫戚迹尘,本来昨天我就应该去机场接你的,可是公司突然有事,我只能去公司,结果一忙活就忙活到了现在。”

    夏汐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在公司办公能弄出满身酒气?这慌撒的三岁小孩都不信!不过她不想拆穿他,更不想在这个时候激怒他,她只盼着订婚宴能快点结束,她也能早点见到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