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万一她跑了怎么办?

    胡叔一进卫生间就立马拨通了厉枭的电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必须汇报。

    厉枭听胡叔说完,闭着眼睛往下压了压气,“小兔崽子这是要作死!这个周末我就回去,到时候我把他那条腿也打断,看他还怎么祸害人。”

    “你能回来那就太好了!这几天需要我做点什么?”

    “你看住夏汐诺别让她出意外就行。”

    “那她母亲的事怎么办?这孩子看不见她妈,还不得急疯了。”

    “我这就派人盯着夏家,一旦发现她母亲的踪迹,立刻把人接去京都。还有,我回去的事先别告诉她,免得她沉不住气再让夏家和戚家看出端倪,到时候不但抓不住那个小兔崽子,就连她母亲也有可能再度被藏起来。”

    “好,我一会儿就去跟她说,我同意她的计划。”

    厉枭抵着额头低笑道:“胡叔,我发现,我以前小看她了。遇到这么大的事,她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应对措施,小丫头不简单。”

    “我也是从夏老去世后才发现,我虽然跟在她身边九年,可我一直没真正了解她。这孩子脑子灵光,遇事沉稳,要是好好培养,将来肯定能有大出息。”

    “这么看来,她还是像她爸多一点。”厉枭低叹了声,跟胡叔告别后挂断了电话。

    胡叔洗了下手,匆忙的回了病房,刚一推开门他就愣住了,夏家老二两口子才走,这老三两口子怎么又来了。

    “胡叔,过来吃饭。”夏汐诺朝他招了招手。

    胡叔冲夏修两口子点了点头,快步走到桌前。

    夏汐诺看了眼夏修,“您回去吧,刚才你们俩说的话,我在卫生间里都听见了,我今晚不回去,明早从这直接出发去机场。”

    夏修一脸的为难,“汐诺,还是回去住一晚上吧,等你订了婚,就是人家的人了,再想回家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三叔,我知道您来是什么用意,您不就是怕我跑了么,我妈在你们手上,我能跑到哪去?”

    三婶沈艳丽不悦的开口道:“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说话总带刺,我们哪里是怕你跑了,我和你三叔是想着明天你就得去京都,今晚接你回去跟家里人团聚下。”

    “我和夏宝莲两看两相厌,见面就得吵架,你们不想过消停日子,我还想好好睡个美容觉呢。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跑,要是不放心,你就派两个人在门口守着……胡叔,吃饭,我都饿了。”

    夏汐诺递给胡叔一碗饭,自己也端起了饭碗。

    沈艳丽厌恶的瞪了眼胡叔,随后给夏修使了个眼色。

    夏修轻咳了一声,拉着长声说道:“老胡啊,你是老爷子那院的人,现在老爷子不在了,他那院的人都已经遣散了,一会儿你回去领一个月的工资,然后就不用再来我们家上工了。”

    夏汐诺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抬眸看向胡叔。

    胡叔冲她笑笑,不紧不慢的说道:“三爷不说,我也要辞工了,那一个月的工资我就不要了,等老爷过五七的时候,麻烦三爷替我给老爷买束鲜花。”

    夏修点了点头,“那也好……”

    沈艳丽在他背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夏修疼的一呲牙,打着官腔说道:“老胡,汐诺是女孩,你照顾她多有不便,一会儿我把李婶喊过来,让她照顾汐诺,你收拾下就可以走了。”

    夏汐诺啪的一下放下筷子,“三叔,我总以为你比我二叔能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可现在看来,你俩还真是亲兄弟,半点都不差!胡叔照顾我这么多天了,你怎么不说不方便,现在怕我跑了,你女儿就得顶缸嫁给那个瘸子,这才想法设法的挤走胡叔。你们不要以为我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是因为胡叔的教唆,其实现在的我才是真实的我,我之前不争不抢那是因为爷爷在,我们还算是一家人,现在爷爷不在,我也没必要因为要照顾爷爷的感受而处处让着你们!”

    夏修的脸色变了又变,“越学越四不像,还学会偷听了!”

    夏汐诺微蹙了下眉头,“你俩说话那么大声,卫生间的门板又不隔音,我用得着偷听么!”

    夏修拿出手帕装模作样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借着手帕的遮挡偷偷看向妻子,请示一家之主接下来该怎么办?

    沈艳丽瞪了他一眼,这才万般委屈的开了口,“汐诺,你也是知道的,咱们这个家,我和你三叔根本就没有话语权,你住院,你二婶不让我们过来看你,我们就不敢来,这次来,也是她逼着我们过来的。我们要是不按她说的做,她就得把我们一家赶出家门。”

    “三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和三叔难做的,我是真的想通了,不管我订婚的对象是瞎子还是瘸子,只要他有钱就行。因为给我妈治病肯定需要很多钱,而我爸留下的那笔抚恤金根本就不够给我妈治病的。”

    沈艳丽观察了她片刻,见她说的不像假话,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汐诺,说起你爸留下的那笔钱,我就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二婶这几天在你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那笔钱和股权证书,你放哪了,安全吗?可千万别让她翻出来。”

    夏汐诺看向胡叔,两人的眼中染着只有他们俩能懂的鄙夷。别说那笔钱和股权证书,就连其他贵重东西也在爷爷的示意下,早就由胡叔偷偷的运出去放在银行的保险柜里了。

    “谢谢三婶的提醒。你和我三叔先回去吧,明天一早咱们机场见。”

    沈艳丽暗自运了运气,拉着夏修出了门。

    夏修狐疑的看向妻子,“这就走了?万一她跑了怎么办?”

    “她跑不了!我这就给我弟弟打电话,让他带两个人在医院这守着。”沈艳丽走到窗前拨通了弟弟的电话,交代完后,对夏修说道:“你哥的那笔抚恤金还有股权证书肯定没放在家里,这丫头现在又变得鬼精鬼精的,看来咱们跟老二都白惦记了。”

    “那怎么办?”

    “拿不到大钱咱们就先拿小钱,你回去跟账房说,就说老胡要五个月工资才肯走,五个月工资也有两三万,买点啥不好。”

    “行,我一回去就去找账房。”

    沈艳丽拧着眉头说道:“你这侄女不简单啊,就冲她说的那几句,还真不是老胡能教的出来的。”

    夏修啐了口唾沫,“再不简单,她也只是个孩子!走,咱们这就回去跟老二商量下怎么才能把那丫头手里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弄回来。”

    “你还得跟老二说,股份弄回来后咱们两家必须得平分!”

    “对,这次决不能再让着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