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他们这是要坑死你!

    夏汐诺握紧了拳头,一滴豆大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好半天她才点了下头。

    胡岚欣喜的问道:“你这是同意了?”

    “嗯,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只要你答应跟戚迹尘订婚什么都好说。”

    “就算订婚了,我还是要上学。”

    夏洵气急,爆吼道:“你脑子有病啊!那个破学校你就算念完了,能干啥,出去给人家当护工吗?”

    夏汐诺冷冷的看向他,“你也知道那个学校不好,可你还是纵容了夏宝莲。”

    胡岚见他们爷俩剑拔弩张的对上了,连忙站到两人中间,满脸陪笑的说道:“汐诺啊,这事的确是宝莲的错,我和你二叔都把她骂哭了。这样吧,你想上学就上,我回头跟戚家人说声就行,他们家人挺通情达理的。”

    夏汐诺别开脸,不去看她那张让人作呕的脸,“还有,婚宴一结束,我就要看到我妈,如果我看不见我妈,这个婚约就作废!”

    “行——你说啥是啥,就这么定了!”胡岚说完给夏洵使个眼色,两人笑着出了病房。

    电梯里,胡岚笑着拐了下夏洵,“我儿子怎么样?今天要是没我儿子,那个死丫头肯定不会答应的。”

    “以前我不爱让他玩电脑,可现在一看,还真不能管他了,这PS做的一点破绽都没有。”夏洵脸上的笑意还没堆满就又垮了下来,“这关是过了,可订完婚,咱们去哪给她弄个妈出来,她要是悔婚,咱们还怎么跟戚家合作?”

    “怕什么!订婚宴上在她酒里动点手脚,等生米做成熟饭,她还毁个屁婚。”

    夏洵见妻子一副胸中成竹的样子,心情好了不少,“咱们要是能跟戚氏合作,不出五年,江城头把交椅就是咱们夏氏的了。”

    “江城头把交椅算什么!”胡岚看了眼自己猩红的指甲,满脸算计的说道:“先把夏汐诺嫁给戚家的那个瘸子,等宝莲把厉枭拿下,咱们家在京都就有了两座大靠山,你就等着进军京都当京都的龙头老大吧!”

    夏洵满眸憧憬的笑笑,“你说戚迹尘的腿能像他爸说的那样很快就能恢复吗?”

    “都瘸了那么多年了,要恢复早就恢复了。不过,为了防止夏汐诺那丫头闹腾,咱们得跟戚家统一口径,就说肯定能好!”

    “好,就这么办!”

    两口子盘算好了,兴冲冲的出了电梯。

    ……

    胡叔买饭回来时,夏汐诺正坐在病房上发呆,就连他进来了,她都没发现。

    胡叔放下食盒,见桌子上放了几个干巴巴的苹果,皱着眉头问道:“三小姐,谁来了?”

    夏汐诺把脸埋在腿间哽咽道:“胡叔,有我妈的消息了!”

    胡叔微楞,就听见她哭着说道:“可是她过的一点都不好。她瘦得皮包骨,眼睛都凹进去了。”

    胡叔走了过来,“谁跟你说的?”

    “我二叔和我二婶。”

    “他们俩说的话你也信?”胡叔抽出纸巾给递给她。

    夏汐诺胡乱的擦了下脸上的泪水,“我刚开始也不信,可他们给我看了我妈的照片,那个人真的是我妈。他们还说,是我爷爷把她藏起来的。”

    “我在夏家也做了差不多十年了,老爷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知道的,这事老爷绝对做不出来。”

    “胡叔,我现在不想追究是谁把我妈藏起来了,我只想早点见到我妈。”

    “夫人在哪?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我不知道,他们不告诉我。”夏汐诺用力地捶着自己的脑袋,她恨!恨自己太弱小,连母亲都保护不了。

    胡叔一把拉住她的手,“三小姐,二爷他们是不是跟你讲什么条件了?”

    “他们让我跟一个叫戚迹尘的订婚。”

    胡叔抓着她的手一紧,“戚迹尘!?他们这是要坑死你!你没答应他们吧?”

    “我答应了,只要能让我见到我妈,不管他们提出什么条件,我都得答应。”

    胡叔异常激动的说道:“不行!绝对不行!你赶紧给二爷打电话,告诉他们你不同意这门亲事,至于夫人,我去帮你找。”

    “胡叔,这些年,我找过警察,也找过侦探,还在网上发过帖子,你也没少帮我打听,可还是连我妈的影子都没找到,他们肯定是把我妈藏在一个咱们谁也想不到的地方。”

    夏汐诺反握住他的手,“胡叔,你听我说,我答应订婚,这只是权宜之计,我跟他们提出来,订婚宴结束后必须让我见到我妈,要不然我就解除婚约。只要见到我妈,我就找个机会带着你和我妈去杨城躲一段时间,时间一长这门婚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孩子,你还是太年轻了,跟夏家斗,你也许有些胜算,可你跟戚家斗,就等同于与虎谋皮。”

    “戚家有这么可怕吗?我为了让他们相信我是真的同意订婚,还特意抛了个烟雾弹,说就算订婚了,我也要上学,他们应该能信吧?”

    胡叔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管他们信不信你,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只要这个婚一订,你就算是入了虎口,到时候,你就算插上翅膀也难以逃脱。你不了解戚迹尘,他在京都顶风臭十里,好人家的女孩看见他都躲着走,他一个瘸子娶了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好姑娘,他怎么可能放你走。”

    夏汐诺冷笑道:“原来是个品行不好的瘸子,我就说那个人但凡有点人样也轮不到我。”

    “三小姐,先不说了,你收拾下东西马上跟我去京都,再晚,估计就走不了了。”胡叔说着就要拉夏汐诺下床。

    夏汐诺摇了摇头,“胡叔,我不能走,我一走我妈怎么办?以前我爷爷在,好歹还有人给我妈交住院费,现在我爷爷没了,我那两个叔叔谁也不可能管我妈,我妈要是被医院赶出来,她就没活路了。”

    胡叔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了几下,“那你先吃饭,走还是不走,咱们一会儿再说。”

    夏汐诺点了点头,“好,咱们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逃跑。”

    胡叔看了眼自己的手,“你先吃,我去洗个手。”

    夏汐诺见胡叔往外走,不解的问道:“胡叔,你怎么还出去了,病房里就有卫生间。”

    “外面的卫生间大。”胡叔胡乱的编了个理由,急匆匆的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