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夏汐诺,你敢打我!

    夏汐诺为了躲清净,在胡叔的提议下,哪怕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还是赖在医院里没有回夏家。

    胡叔帮她算着日子,夏老的头七他们俩从医院直接去了墓地。

    夏宝莲没在她脸上看到失落的表情,偏头看向夏静怡,“你真的给她打电话了吗?”

    “打了啊!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在旁边听着么。”

    “可是我看她的表情,怎么跟没事人似的,这是怎么回事?”

    夏宝莲的话音还没落地,夏汐诺已经到了她面前,她毫无预警的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那就一个响,不仅是挨打的夏宝莲,就连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

    夏汐诺虽然是被夏老宠大的,可她在夏家人跟前一直不争不抢,遇到夏宝莲挑衅,她也只是默默走开,今天这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敢当众打夏宝莲。

    夏宝莲捂着红肿的脸颊,吼道:“夏汐诺,你敢打我!?”

    夏汐诺指着爷爷的墓碑,大声说道:“夏宝莲,这一巴掌我是替爷爷打的!你身为夏家长姐,不但不给弟弟妹妹做个好榜样,反而尽干些猪狗不如的龌龊事,你背着我给我报专科学校,爷爷要是活着定不会饶过你的!”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背着你给你报志愿了,那明明是你求着我让我帮忙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的密码。”

    因为厉枭的关系,夏家现在水涨船高,就连夏老的头七也来了不少宾客,夏宝莲在这么多人面前,自然是抵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干的那些龌龊事。

    “我所有的密码都是一个,那就是我父亲牺牲的日子,这在夏家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夏汐诺嗤笑道:“夏宝莲,你是不是还想狡辩?难道你就不怕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把夏静怡给我打电话的录音放出来吗?”

    “你还录了音?”夏宝莲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

    “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么,我要是不留下点什么证据,你肯定又像狗似的咬着我不放。”

    夏汐诺的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不少人开始对夏宝莲指指点点。

    站在人群后的一对父子,对视了一眼。

    年轻一点的男人撇了撇嘴,“爸,夏宝莲人品不行,这样的女人白给我,我都不要!”

    中年人呵斥道:“你懂什么,不管她是什么人品,只要是夏洵的女儿你就得给我娶,京都咱们已经快混不下去了,想进入江城就得跟夏家联姻。”

    “我说不要就不要!我喜欢夏汐诺,她可是江城出了名的美女,你看她那小模样长的多赏心悦目。”

    “胡闹!她没爸没妈,夏氏肯定没她的立足之地,娶回去有什么用!”

    “她是没父没母,可她有夏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有了这二十的股份,您还怕在江城站不脚吗?”

    中年男人被说的有些动心,可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我听说厉枭对她好像挺照顾的,万一她是厉枭看中的,你就不怕厉枭打断你另一条腿?”

    年轻人面目狰狞地握紧手中的拐杖,“他对女人不感兴趣,那个老女人给他算过命,他就是个当和尚的命,没出家就已经不错了。”

    “要是厉枭对她无意,娶她的确比娶夏宝莲好掌控。”

    “对呗,她没爸没妈到了咱们家还不是咱们说了算。爸,咱们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你得赶紧去夏家提亲。”

    “夏老爷子才刚刚去世,我现在去不太好吧?”

    年轻人环顾了下四周,那边姐妹俩的战争因为夏洵的加入已经停战,不过就算是夏洵加入了,他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护着女儿,毕竟这件事夏宝莲有错在先,他呵斥了几句夏宝莲便示意她赶紧离开。

    “爸,你看看这群人,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夏家那三个女儿,咱们要是下手晚了,到时候连汤都喝不到。”

    “行,我明天就去找夏洵。”

    “别明天啊,就今天吧。”

    中年男人笑着看了眼儿子,这猴急的性子倒跟他同出一辙。

    拜祭仪式一结束,夏汐诺连饭都没吃,跟着胡叔直接回了医院。

    夏汐诺坐在病床上,晃悠着两条纤细的大长腿笑望着胡叔。

    胡叔笑着指了指她,“解气了?”

    “嗯啊~她背地里搞我,我就明着跟她干,让大家都知道她是什么人。胡叔,我跟你说,明着干有明着干的好处,因为我二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好意思太偏袒夏宝莲,正好给我机会,让我好好修理她一番。”

    “小脑袋还挺灵光的!”胡叔笑着坐了下来,“你真录音了?”

    “没呀,我算准了她不敢让我放录音才那么说的。”

    胡叔笑笑,“你倒是解气了,可就怕他们会暗地里找后账,这几天你小心点……要不你早点去京都吧?”

    夏汐诺把着床沿思忖了片刻,“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我想给爷爷过完五七再走。”

    “五七就是三十五天,减掉头七这七天,还有二十多天呢,时间太长,恐生有变。”

    “还是等等吧,大不了这一个来月我就赖在医院不走了,就是辛苦你了,总在医院陪着我。对了,胡叔,你在这里照顾我,我二叔他们没找你麻烦吧?”

    “没有。你不用担心我,老爷走了,你也要离开夏家了,我也不想在夏家干了,等送走你,我就辞工。”

    夏汐诺笑眯眯的开口道:“辞了就辞了吧,夏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我还真怕他们难为你。等我开学了,你跟我走,我养你老。”

    胡叔笑道:“小姐的心意我领了,可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能养活自己的。”

    “胡叔,你是不是怕我养活不了你啊?我知道,爷爷一走,我二叔他们肯定会想法设法的抢走属于我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以我现在的能力,我没法跟他们抗衡,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手里除了我爸爸的抚恤金还有爷爷偷偷给我存的钱,够咱们俩用的……一会儿咱们就在网上看看京都那边的房子,先买个小公寓给你住,等我赚了大钱,我再给你换个大house.”

    胡叔欣慰的笑笑,“看房子前,还是先填饱肚子吧,中午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夏汐诺笑着站了起来,“胡叔,咱俩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你身体还没全好,还是少出去,我这就去给你买。”胡叔说着就出了门。

    买饭的路上,胡叔把这边发生的事编辑成短信发给厉枭,他以为Y国那边已经深夜,厉枭不会回信,可是出乎他意料,厉枭几乎秒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