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我不想猜!

    厉枭接到夏汐诺的电话时,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厉氏在Y国那边有个大项目,需要他亲自过去坐镇。

    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夏汐诺下意识的咬了咬唇,在胡叔一再的鼓励下,她才鼓起勇气开了口。

    “厉先生,冒昧的给你打电话,没打扰到你吧?”

    “没,不过你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清冷的声线带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严。

    夏汐诺头皮发麻,小脸纠结的像个小包子似的看向胡叔,胡叔慈爱的笑笑,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厉先生,不用三十分钟,给我三分钟时间就可以。”夏汐诺拍了拍脸颊,把夏宝莲给她报志愿的事一口气说完。

    厉枭听她说完,抬手捏了捏眉心,“这件事的确有些难办……不过也不是不能办,但是你要是坚持上军校的话,我就爱莫能助了。”

    夏汐诺低叹了声,“厉先生,就算你有那个能力,我也上不了军校了。”

    厉枭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为什么?”

    “因为我心脏出了点问题,体检那关我就过不去。”

    “心脏出问题了?严重吗?”厉枭异常关切的问完后,一个眼刀射向坐在身侧偷笑的助理厉忠豪。

    厉忠豪连忙收起笑意,一本正经的坐好。

    “不严重。”夏汐诺用力的抠了下墙围上木条。

    “那就好……夏小姐既然上不了军校,那你有心仪的学校吗?”

    “没有。”夏汐诺说的是实话,这些年她就想着上军校了,还真没关注过其他的学校。

    “你不给我个大方向,那我怎么帮你?”

    “要不就在你说的那四所学校里随便给我找一个吧,你看行吗?”

    厉枭的眼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精光,“真要是听从我的安排,毕业后,你可就要为厉氏服务,这也可以吗?”

    夏汐诺鼓了鼓粉腮,“无所谓了,只要不让夏宝莲的奸计得逞,我去哪都可以。”

    “好!我这就着手办这件事。你安心养病,过不了几天你大概就能收到入取通知书。”

    “厉先生,入取通知书可不可以不邮寄到夏家?”

    厉枭瞬间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怕夏家人再使坏。

    “可以,那就等你到京都后,我直接交给你。”

    “谢谢厉先生!总是麻烦你,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没有麻烦我,反而成全了我,厉氏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厉枭虽然这么说,但夏汐诺在挂断电话前还是再次道了谢。

    厉忠豪等厉枭放下电话后,噗呲笑出了声,“厉总,咱们旗下影视公司的四大影帝都没你的演技好。”

    厉枭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给你爸打电话,让他放下所有事,先把这件事办了。”

    “好嘞~”厉忠豪立马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厉校长,九叔给你们学校送了个学霸过去……”

    厉枭见厉忠豪又在跟他老爸贫嘴,拧眉看向窗外。

    厉忠豪偷瞄了他一眼,跟父亲交代了几句后,连忙挂断电话。

    “厉总,事都办成了,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厉枭捏了捏眉心,“想起夏凯大校了,他要是活着,他的女儿不会被人欺负成这样。”

    厉忠豪嬉皮笑脸的看向厉枭,“厉总,我总觉得你对夏小姐很特别,连从小把你带大的胡叔你都舍得派过去照顾她,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厉枭睨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她还是个孩子,我之所以对她这么上心,那是因为没有她父亲就没有今天的我。”

    厉忠豪挠了挠头,“既然你是为了报恩,那你为什么不遵从夏凯大校的遗愿,让夏小姐上军校呢?”

    厉枭低叹了声,“我跟他参加过一次抗洪抢险,在取得阶段性胜利后,他看着累的躺在水洼里就睡着的小战士跟我说:你们都还是孩子,这要是让你们的父母看见你们累成这样,得多心疼。他还说,如果他的诺宝贝累成这样,他会心疼的哭出声。为了不让他在极乐世界里流眼泪,我犹豫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也不用绕这么大一圈吧?还骗夏小姐说她有心脏病。”

    “夏凯大校跟我说,她的诺宝贝是头倔毛驴,她一旦认准的事,就会一条道走到黑,我不使点小手段,她是不可能就范的。不过这次能这么顺利,还要感谢夏宝莲,要不然,她不会主动求我的。”

    厉忠豪咂咂嘴,“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对谁这么有耐心过,真是难得!”

    “我对她的耐心不及夏凯大校对我的十分之一。”

    “对了,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我扫了眼今年的实习名单,你猜我在上面看见谁的名字了?”

    厉枭斜睨了他一眼,“我不想猜!”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是这句话,我在实习名单上看见夏宝莲的名字了!你说怪不怪,夏家大小姐不去江城夏氏实习,怎么跑咱们厉氏来了?”

    “……”

    “我觉得吧,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肯定跟那些名媛一样,是冲着你来的!”

    “……”

    “厉总,你好歹接一句半句的,别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啊!”

    “捧杀!”厉枭总算开了口。

    “嗯?什么意思?”厉忠豪的脑子突然有些当机,没能在第一时间理解他这位小九叔的意思。

    厉枭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捧杀夏宝莲,然后在她最得意的时候,给她当头一棒。”

    厉忠豪夸张的打了个寒颤,“幸好我跟你是一国的,要不然我迟早被你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你的肉是臭的,我才懒得吃。”

    厉忠豪笑笑,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肖总,厉总最高指示,等实习生夏宝莲来报道时,一定要给她安排个轻松一点的工作。你说厉总啥时这么关心过下属,他不会是对这位夏小姐有意思吧?】

    厉枭扫了眼短信的内容,抬手弹了下他的脑壳。

    “厉总,你咋还打我了?!”厉忠豪苦逼的揉了揉脑袋。

    “你知道你这条短信发出去后意味着什么么!”

    “我当然知道!但是你不觉得这比你的捧杀更解气吗?不出一刻钟,全公司都会从老肖那个大喇叭嘴里得知夏宝莲这个名字,然后那些莺莺燕燕就会把她视为仇敌,再然后,咱们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看好戏了。”

    厉枭无奈的摇摇头,他这个大侄子兼助理还真是个不怕把事闹大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