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这个忙他肯定会帮的

    夏汐诺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自己又干了件多此一举的事,她抿了抿唇,“厉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你已经打扰到我了。”

    清冷的声线带着摄人的压迫感,夏汐诺觉得跟厉枭说话压力山大。

    厉枭挑眉看了眼腕表,“还有七分半钟,我们来谈谈你的高考志愿。”

    “嗯?”夏汐诺微微一怔,他们俩不过就是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他干嘛对自己这么关心,不仅送餐,连高考志愿都要过问。

    “你没听错,我就是要跟你谈一下你的高考志愿。你的高考成绩是713分,是你们省的理科状元,厉氏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所以,我一来就向你抛出橄榄绿,但是我给你选的志愿被夏宝莲烧了,我只能在电话里跟你谈这件事。我给你选的志愿是京都工商大学、京都商学院、京都商业学校、京都工商管理专修学院,这都是一等一的好大学,你可以选一所你喜欢的学校。上学期间,你可以利用假期来厉氏实习,毕业后直接来厉氏工作。大学期间的所有费用都由厉氏出。”

    夏汐诺半刻的迟疑都没有,一句回绝道:“厉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志不在经商。”

    这么优厚的条件摆在面前,她竟然一口回绝,这让厉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那你想学什么?”

    “我想上军校。”

    “上军校?”

    “嗯,这是我父亲的遗愿。”

    厉枭的脸色微变,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

    “厉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再见。”

    “再见。”

    夏汐诺像得到特赦般的在听到“再见”这两个字后,第一时间挂断电话,她觉得像厉枭这样的大人物不是她能招惹的,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以后还是不要再有联系的好。

    厉枭看了眼渐渐暗下去的屏幕,眉头紧锁,在阳台前踱了几步后,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厉枭的这个电话改变了夏汐诺的一生,当然,夏汐诺这会儿还被蒙在鼓里,等她知道真相的时候,想跟他算账都来不及了。

    厉枭并不是个听话的主,夏汐诺不让他送餐,他偏要送,于是夏汐诺在夏家人别样的目光的注视下连着吃了三天独食。

    也许是……不,肯定是因为厉枭的特殊照顾,夏家人虽然看她各种不顺眼,但是没人敢跳出来为难她。

    夏老下葬的那天,天阴沉沉的,压抑的让人有些窒息。

    夏汐诺在墓地哭的死去活来的,最后硬生生的把自己哭晕了。

    胡叔带着两个下人把她送进了医院。

    傍晚时分,夏汐诺醒了过来,她一醒过来就看到了幸灾乐祸的笑望着她的夏宝莲。

    夏宝莲见她醒了,抱着肩膀笑道:“你醒了啊?你可吓死我了,怎么好好的就得了心脏病了呢?”

    “心脏病?”夏汐诺狐疑的看着她,她身体一向很好,前段时间学校集体体检也没查出任何毛病,这才几天她怎么就得了心脏病?

    “对啊,风湿性心脏病,听医生说这个病挺难治的。老天果然公平,给了你张祸国殃民的脸的同时夺走你的健康。”夏宝莲气完夏汐诺,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一步三摇的出了病房。

    夏宝莲的话,夏汐诺自然不会信,可是胡叔和医生的话她不能不信,得到确切的答案后,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上不了军校了。

    无法完成父亲的遗愿,她躲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

    胡叔看着心疼,可又不敢劝,他怕自己说走了嘴坏了九爷的好事,其实他也不赞同夏汐诺上军校,一个女孩子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去军校受那份罪。

    夏汐诺在医院躺了三天,除了照顾她的胡叔和气过她一次的夏宝莲,她再也没见过一个夏家人。

    第四天,夏静怡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夏宝莲替她把志愿报了。

    夏汐诺听到这个消息后,嚯的一下坐了起来,“她替我报志愿?报哪了?”

    “边城医专,护理专业,三年制专科,她也太狠了,你可是江城的高考状元,她好歹也给你报个本科啊!还有啊,她怕你改志愿,连着给你修改了两次,咱们江城的高考志愿只能修改两次,你想改志愿都不可能了……”

    夏静怡的话听着是在为夏汐诺打抱不平,可语气却完全是在幸灾乐祸。

    夏静怡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夏汐诺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她挂断电话,掀起被子下了床,她要回去跟夏宝莲好好算算这笔账!

    夏汐诺还没走出病房门口就被胡叔拦了下来。

    “三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胡叔,夏宝莲太欺负人了,她背着我给我报了个专科护理学校,还连着给我修改了两次志愿,她这是要毁了我,我要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她!”

    胡叔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大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不过……三小姐,你就这么回去了,你一张嘴能抵得过他们七八张嘴吗?”

    “抵不过,我也要让他们知道我夏汐诺不是好欺负的!”夏汐诺说着就要往外走。

    胡叔再次拦住她,“三小姐,你的身体还没痊愈,万一再被他们气病了就划不来了。关于报考这件事,我有些想法,你能听我说说吗?”

    夏汐诺抬眸看向胡叔,胡叔跟她几乎同时到夏家,这些年都是他在照顾自己,他们早已经亲如一家人……不,他比亲人对她还好。所以,胡叔的话她还是愿意听的。

    “胡叔,你有什么想法?”

    “找厉先生,他肯定有办法。”

    夏汐诺刚升起的希望在听到“厉先生”这三个字后瞬间熄灭。她刚刚回绝了他的好意,这会儿又去求他,让她怎么开这个口。

    “胡叔,还是算了吧,大不了我去复读。”

    “三小姐,你因为生病已经耽误了一年,再复读的话,可就是两年了,你耽误不起的。你听我的,给厉先生打电话,咱们以为是天大的事,到他也许就是一句话的事。”

    “可是我……张不开那个嘴。胡叔,要不我去国外读大学吧,这也是条出路。”

    “去国外?那你不找你母亲了?”

    胡叔的话直接戳中了夏汐诺的要害,她犹豫了片刻后拿起手机,却迟迟没有拨通厉枭的电话。

    “打吧。”胡叔鼓励道:“我听管家说,厉先生说过你父亲对他有恩,这个忙他肯定会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