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她打来的电话,我不会接

    盛怒下的夏汐诺彻底把夏宝莲镇住了,这样的夏汐诺是她从未见过的,她一直以为她是个好脾气的,可以随意揉捏,哪知道她凶起来会这么可怕。

    夏汐诺趁她愣神的功夫,一把推开她,重新走到灵前跪下。

    夏宝莲握紧了拳头,从小到大都是她欺负她,突然间角色转变了,她哪能咽下这口气。她看了眼手中的A4纸,眼中闪过一抹怨毒。

    夏宝莲瞥见父母和三叔三婶他们走了进来,一扬手把A4纸和信封一并丢进火盆。

    夏家老二看着被瞬间烧成灰烬的A4纸,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下,“你这是做什么!?”

    夏宝莲委屈巴拉的抠了抠手指,“我给她看,她说不稀罕,让我替她烧了。对了,她还把厉枭的名片也烧了。”

    夏洵一听夏汐诺把厉枭的名片给烧了,气的额头上的青筋蹦蹦直跳,“谁给你的胆子,连厉九爷的名片都敢烧,你别吃饭了,就跪在你爷爷的灵前给我好好思过!”

    夏洵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夏汐诺,丢下话,招呼着一家老小去了偏厅。

    夏汐诺撇了撇嘴,不吃就不吃,反正她也没胃口。不过,夏宝莲这搬弄是非的本事可有点见涨,在她离开这个家前必须给她一个教训。

    一直在灵堂附近转悠的胡叔见夏家人都走了,连忙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夏宝莲把你写的报考志愿给烧了,还恶人先告状,害的三小姐被罚跪,连午饭都没得吃。】

    短信发出去后,厉枭迟迟没有回信,胡叔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在灵堂附近守着。

    也就半个小时的光景,江城最大的酒店,泰星酒店的送餐专用车停在了夏家的大门外。

    管家一听是厉枭派人过来给夏汐诺送餐的,连忙跑进来通报。

    夏洵听完后,楞了半晌才醒过神,“快,快去把人请进来!”

    “那安排三小姐在哪用餐?”管家问道。

    “……东厅吧。你告诉三小姐,吃完饭就在东厅休息会儿,跪了一上午了,铁人也受不了。”夏洵看向女儿和侄女,“下午你们俩去守灵。”

    夏宝莲筋了筋鼻子,“哪有女孩守灵的,您还是让明城去吧。”

    “让你去你就去!明城还要跟我招待客人。再说了汐诺都能守灵,你们怎么就不能了!”

    夏静怡心有不悦,但是面上却没表现出来。

    夏宝莲可不管那一套,气鼓鼓的丢下筷子,附在母亲耳边低语了几句。

    胡岚听完后在桌子下面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夏宝莲见母亲接受了自己的提议,得意的拿起筷子。

    东厅,餐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而且大部分都是夏汐诺爱吃的,可她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她坐在桌前,思绪飘回了九年前,那一年,她十岁,九月的第一天,母亲刚把她送去学校,就接到部队领导打来的电话,说是父亲牺牲了。

    母亲哭着把她从学校接走,带着她去机场接回父亲的遗体。

    就在她们母女俩要送父亲的骨灰回老家江城安葬的前一天,父亲的战友高叔叔来看望她们母女俩,高叔叔跟母亲聊了很久才走,他走后,母亲抱着父亲的骨灰盒哭了整整一夜。

    母亲在客厅里哭,她就躲在房间里哭,她隐隐约约的听到母亲说:夏凯,我不会让你死的不明不白的,我一定要查出你的真正死因!

    可后来,还没等查出父亲的真正死因,母亲就精神失常离家出走了。

    母亲失踪后,她被爷爷接回江城居住。失去了父母,又离开了生活十年的杨城,各种不适应让她大病了一场,休学一年她才重新返回校园。

    对于夏家人来说,她就是个外人,她的两个堂姐和一个堂弟甚至连叔叔婶婶都很排斥她,要不是爷爷给她撑腰,她在夏家的地位有可能都赶不上一个佣人。

    爷爷这一走,这个家她肯定是不能再待了,幸好高考已经结束,等填完志愿,通知书一下来她就可以离开这个家。

    离开这里后,她要做两件事,继续寻找母亲和查明父亲的真正死因。

    关于父亲的事,她跟爷爷提起过,也就是那一次,从来没跟她发过火的爷爷大发雷霆,让她以后再也不许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那时候她还小,在夏家又处处受限,她只能听从大人的安排,现在她长大了,也没了牵挂,她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想到这,夏汐诺总算有了食欲,端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胡叔见她肯吃饭了,把她爱吃的菜往她跟前挪了挪。

    夏汐诺感激看向他,“胡叔,你也没吃吧?跟我一起吃吧。”

    “我吃过了,你多吃点。”胡叔说着躬身退了出去,趁着夏汐诺没注意,拿起手机拍了张她正在吃饭的照片。

    胡叔一出来就把自己偷拍到的照片发给厉枭。

    厉枭盯着照片看了许久才放下手机。

    晚饭时,泰星酒店又来送餐,厉枭连着给她送了两次餐,夏汐诺有点过意不去,从口袋里拿出厉枭给她的黑金名片,照着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正在开视频会议的厉枭见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夏汐诺”三个字后,对着话筒说道:“休息十分钟。”

    他丢下话,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前,就在夏汐诺以为他不会接自己的电话时,厉枭按了接听键。

    “夏小姐?”

    夏汐诺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

    厉枭被她问的也是一愣,他总不能告诉她,他在夏家安排了一个卧底,而这个卧底很早前就把她的电话给他了吧。

    “我这个号码,江城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哦。”夏汐诺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找我有事?”

    “嗯,谢谢你给我订的餐,不过以后不用再送了。”

    “我不送,夏家人能给你饭吃吗?”

    “这你也知道?”

    “夏家的宾客那么多,总有一两个是我认识的。”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厉枭的眼中看似平静无波,但要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些许的笑意,“我还听说,你把我名片烧了。”

    “没烧,我那是骗夏宝莲的,名片要是到了她手上,她指不定怎么骚扰你呢。”

    “她打来的电话,我不会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