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6 几个亿的产业

    做生意没有不精的人,杨振宇、朱兴农、罗家兵都是如此,不过常在圈子里面混,多少懂人情世故,何况三人都是渝市人,性格比较耿直,所以说话也不拐弯抹角。

    朱兴农趁着和罗家兵喝开心的劲儿,直接表态道:“老罗,你在京城的水果产业如果要甩手,一定通知我。”

    有意看了一眼杨振宇,毕竟杨振宇也是三丰公司的大股东,公司做出重大决策也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杨振宇心里和朱兴农想法一致,朱兴农先开口了,他索性配合朱兴农,点头回应了朱兴农。

    “你我弟兄,说那么多干啥?肯定优先考虑你们。”罗家兵也喝高兴了,揽着朱兴农的肩膀道,“朱老弟,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和杨老弟想要接手,我肯定别无二话,只是朋友归朋友,钱归钱,不能因为我们关系好,就像街上那些清仓甩卖一样拿给你们。”

    “是的,老朱,我心里有数。”朱兴农点头道。

    罗家兵又抬头看了杨振宇一眼,“光是批发市场那几间门面和三源里的零售摊,加起来也是上千万的不动产了,还有运输车队、冷库,海南的两个热带水果种植基地,山东那边的苹果基地,随随便便加起来都是好几亿的资产,你们要是现在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我二话不说,甩手不干了。”

    朱兴农听到这个数字,有点头疼,杨振宇这时插话道,“罗哥,你把其他产业甩出去了,水果就是净利润了,每年还能给你赚不少钱,在兜里多捂几年也不亏。”

    “哈哈哈哈!”,罗家兵指着杨振宇大笑道,“朱老弟,你听听,杨老弟这话说的非常有艺术。”

    朱兴农听明白的,杨振宇的意思是让罗家兵给他们一点时间,等三丰公司有那个能力了再谈,既然水果产业还能给罗家兵带来丰厚的利润,也不急于一时出售。

    “看来我私下得和杨总多交流了,学习学习谈吐。”朱兴农端起酒杯敬杨振宇。

    杨振宇迎上去道:“朱哥的实战经验丰富,有朱哥坐镇京城,我就可以安心的在后面搞水果种植了。”

    “哈哈哈哈!你两这叫双剑合璧,不发财都难啊。”罗家兵也端起酒杯笑道,“来,我陪一个。”

    三人一饮而尽。

    周思媛见桌上的菜已经不像样了,起身道,“我叫服务员加点菜。”

    罗家兵赶紧挥手道:“不了不了,周秘书,不去麻烦了,我已经到位了。”

    朱兴农跟着摆手。

    周思媛最后看向杨振宇,杨振宇点了一下头,她回到了座位上。

    休息几分钟,杨振宇晃了晃最后半杯酒,端着起身道,“罗哥,朱哥,今晚差不多了,我来做个总结,这次来的匆忙,没去拜访两位老哥,特别是罗哥,是我做的不到位,下次来京城,一定登门拜访。”

    罗家兵撑了一下椅子,端起酒杯道:“没那么多规矩,像今晚这样高高兴兴吃顿饭就很好。我和朱老弟聚的多,杨老弟因为工作关系不常来也能理解,总之喝酒就是图个开心,开心完,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在京城发展顺利。

    需要帮助的时候,朱老弟也不必客气,我两这么多年交情了,别的不提,就冲你要接手我几亿的产业,我也得帮你,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哈哈哈哈,今晚很开心,来,两位,最后走一个。”

    “感谢老罗。”

    “谢谢罗哥。”

    三人举杯干了。

    杨振宇今晚是真喝多了,做下去的时候身子偏了一下,周思媛立马上前伸手扶着他,杨振宇抓住椅子把手,挥手道,“不用管我,帮我送一下罗哥和朱哥。”

    周思媛照做。

    送两人出来上了车,罗家兵向周思媛甩手道:“照顾好杨老弟。”

    周思媛面带笑容点头挥手。

    人走了之后,她站在店外深吸了一口气。

    今晚,她也喝了不少,但是必须保持思路清醒陪好三位老总。

    周思媛很清楚,在今晚这样的酒桌上,她一定会成为老板们嘴上取乐的对象,但是她并没有那么反感,一直保持笑容迎合。

    她觉得这就是她的工作,也是她的日常生活。

    在外面缓了两口气之后,又回到了包房。

    杨振宇斜靠在椅子上抽烟,偏头看着周思媛,“他们走了。”

    “走了!”

    “坐下喝点茶吧。”

    “嗯!”

    周思媛坐到椅子,右手拖着下巴,偏头对杨振宇微笑。

    “你笑什么?”杨振宇好奇道。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冷静。”周思媛接话道。

    杨振宇玩笑道:“有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周思媛抿嘴一笑,她得承认杨振宇的气质很受女人喜欢,她也一样,不过她更清楚自己与杨振宇之间的真实关系。

    “我去结账!”周思媛站起身道。

    杨振宇点了一下头。

    从饭店出来,周思媛叫了一个代驾,送她和杨振宇回酒店了。

    扶着杨振宇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她非常熟练地走向浴缸,放水试水温,然后伺候杨振宇泡澡,为他按摩。

    等到杨振宇上床休息之后,才去卫生间忙自己的洗漱。

    周秘书的一天非常充实,不是在伺候男人,就是在伺候男人的路上。

    值得庆幸地是,她伺候的这个男人叫“杨总”。

    杨振宇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周思媛已经给他把衣服行李收拾好了,茶几上准备好了早餐。

    杨振宇吃过早饭,问周思媛,“几点的航班。”

    “十二点半!”,周思媛看了一眼时间,“还早。”

    十二点半飞渝市,差不多两点半到,还早,可以先去县里的批发市场看看。

    王春燕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杨振宇接电话道:“媳妇儿!”

    王春燕道:“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来接你。”

    “今天下午就到。”杨振宇关心道,“让杨川来接就行了,不用你辛苦一趟。”

    “没事儿,我准时到机场等你。”

    “好!”杨振宇挂掉电话,偏头对正在给他整理衣服的周思媛说,“我女朋友。”

    周思媛的脸色看不出任何变化,只是微笑着点头,“声音很甜。”

    她刚刚心里紧了一下,不过立马把这种不该属于她的情绪压住了,给杨振宇整理好衣服道,“杨总,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开车。”

    “好!”杨振宇微笑点头。

    周思媛拖着杨振宇的行李箱出去了,从电梯到酒店车库,短短的几分钟内,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但是出了电梯,她又平静了下来,因为得以秘书的身份送她的老板去机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