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5 男人至死是少年

    刘姐这样的员工,没有老板不喜欢,或许她每天卖的货和公司之间签的那种大单子有很大出入,但她却是最贴近市井生活的人,最清楚客户口味的人。

    杨振宇玩笑道:“刘姐,我去和罗总谈谈,把你挖过来做我的员工。”

    “那不得行,我给他打了几年工,他从来没有亏待过我,做人啊,要知恩,钱给够了就行,别太贪心。”小老太用说教的语气实实在在给杨振宇上了一课。

    杨振宇笑着点头,“那只有等我把罗总的摊位买下来了。”

    刘姐笑的灿烂:“杨总到时候要是不嫌弃,我还是愿意给你们打工的。”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刘姐,今天来就是为了网红公司打扰你的事情,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一个大男人在这里说个不停,也影响形象,你有什么事情联系我或者联系朱总都行。”,杨振宇承诺道,“我们尽可能帮你解决。”

    “谢谢杨总!你和朱总,还有罗总都是有良心的好老板。”

    “刘姐,你忙,不打扰你了。”

    “柑子柑子!”

    刘姐抱着一件柑子硬塞到了杨振宇怀里,杨振宇只好接了,抱着走出市场,周思媛见状走上来帮忙,从杨振宇手上接过去放在了车上。

    “杨总,包厢已经定好了,是现在过去,还是晚点过去?”周思媛问。

    “我先给朱老板和罗总去个电话问问。”

    杨振宇联系了朱兴农和罗家兵,今晚请他两人吃个饭,难得来一次,不能说赚了几百万就卷着钱走了,人情世故还得走一走。

    朱兴农和罗家兵今天手上也没什么事,应了杨振宇早点过去。

    杨振宇对周思媛说:“直接过去。”

    周思媛媛点头。

    到川菜馆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下班的时间,店内生意好,挤满了人,这家店的老板和罗家兵是老熟人了,之前加过一次杨振宇,主动上来递烟,“杨总,给你们安排的最里面那个包厢,清净,罗总和朱总呢?”

    “他们马上过来。”

    “杨总,你看是直接上菜还是再等一会儿?”

    “直接上吧!”

    “好的,杨总。”,老板冲路过的服务员道,“带杨总进去休息。”

    杨振宇坐下喝了一杯茶,屁股还没坐热,朱兴农和罗家兵就到了。

    罗家兵非常热情和杨振宇握了握手,“早听朱老弟讲你来京城了,一直想找个机会一起吃个饭,朱老弟说你最近忙,我就没敢打扰。”

    “罗哥客气了,按理说,我该来拜访你的,确实是行程有点赶,自己的货刚处理完,明天还得回去给村里的种植户算账。”,杨振宇握手道,“还希望罗哥理解。”

    “理解理解,忙一点是好事。”,罗家兵邀请道,“坐,杨老弟。”

    “坐,罗哥。”

    罗家兵和朱兴农冲周思媛微微一笑,坐到了椅子上。

    周思媛给两位老板倒茶,杨振宇对朱兴农说:“朱哥,返点那十一万利润已经汇到公司账上了。”

    “嗯,下午财务给我讲了。”,朱兴农夹了两颗花生米喂到嘴里嚼了嚼,放下筷子道,“你这人啊,有时候原则性太强了,都说好了,你地里那点瓜自己处理就行了。”

    杨振宇嘿嘿道:“一码归一码,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罗家兵插话道:“朱老弟,这事儿我占杨老弟,他这话说的一点没毛病,合伙做生意,账必须理清楚,别逞一时爽快,后面扯不清楚的。”

    朱兴农点了点头,“老罗说的也对。”

    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

    杨振宇伸手开酒,给两人倒上,主动端起酒杯道,“第一杯我来敬两位老哥,京城这边的生意,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全仰仗两位老哥了。

    罗哥,朱哥,我干了,你们随意。”

    罗家兵:“都是兄弟,我也干了。”

    朱兴农:“我陪一杯。”

    小瓷杯一杯,一口就下去了。

    “吃菜,罗哥,吃!”杨振宇坐下邀请道。

    “嗯,吃!”罗家兵拿起筷子道。

    周思媛见三人放下筷子的时候,也端起酒杯,“我敬三位老总一杯。”

    罗家兵冲杨振宇笑道:“杨总,我这秘书用着还习惯吗?”

    杨振宇迎合道:“那是相当可以,做事就不提了,按摩手法绝了。”

    男人之间喝了点酒,一兴奋就喜欢聊些带颜色的,不用说明,一点就懂。

    所以说男人致死是少年啊,爱好相同,不分年龄。

    罗家兵大笑道:“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不行了,我老了。”

    杨振宇道:“罗哥,我家里泡的有药酒,我回去给你寄一点来。”

    朱兴农激动道:“是不是张燕给你的药材?”

    杨振宇拍了一下额头,“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张姐给朱哥也准备了一袋。”

    罗家兵偏头看向朱兴农,“老弟,怎么回事?兄弟媳妇儿对你教作业的质量不满意啊。”

    朱兴农挥手道:“婚前男人猛如虎,婚后男人怂成狗,杨总,等你结了婚你就明白了。”

    “哈哈哈哈!”,罗家兵笑着拍了一下杨振宇和朱兴农的肩膀,“行了行了,周秘书端着酒都站了半天了。”

    周思媛微笑道:“没事,三位老板开心就行。”

    “抱歉啊,周秘书!”朱兴农率先举杯迎了上去。

    杨振宇和罗家兵也和她碰了一下,喝了这杯酒。

    “我在京城来了十几年,说实话,见过的人太多了,能够像我们三这样坐下来聊骚的朋友真没几个。”,罗家兵背靠在椅子上,“明年我就准备开始抛售京城的产业了,走南闯北这么多年,钱也赚够了,人也累了,该去追追年轻时候的梦了。”

    朱兴农激动道:“这么急吗,老罗?”

    罗家兵从朱兴农的神情猜到了他的想法,“水果生意暂时不丢,其他那些不怎么赚钱的生意先抛出去。

    你们就安心做好一门生意,别学我,看着哪里赚钱,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最后东墙补西墙,累死个人不说,还容易掉坑。”

    朱兴农这才松了口气,罗家兵在京城的水果产业,三丰公司是一定要接手的,别的不提,他手上的客户资源和门市也值不少钱,是一笔非常好的投资。

    杨振宇没发话,猜测罗家兵不急着出售水果产业是因为眼下水果生意还能给他带来巨额利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