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 真实

    要说口才,现场的妇人没人赶的上毛洪琴,用农村的话说,她真能用唾沫星子把你给淹死。

    都知道毛洪琴那张嘴的厉害,也不想在杨振宇家多待了,一个个跟王秀英和杨振宇告别,走之前还刻意提醒了一下杨振宇,让他考虑考虑。

    “诶!别走啊!留下来看看我给小杨找的媳妇儿啊!”毛洪琴喊道。

    杨振宇怪不好意思的,走上来,给毛洪琴递了一把椅子,“毛姐,你怎么不给我提前说一声,直接把人喊到村里来了啊?”

    “小杨啊!上次挖路的时候,毛姐可说了要给你找个女朋友,毛姐一直放在心上呢!”毛洪琴讲道。

    若是放在半个月之前,让毛洪琴去说媒,确实会有些难度,就凭“实诚人”这个标签,在农村也不一定能找到姑娘。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全村人都知道杨振宇家今年发财了,而且还H县里面的领导攀上了关系,毛洪琴随便走到哪里,嘴上一提,就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就这么现实。

    毛洪琴心里还惦记着杨振宇的猪腿腿呢!也想和他祖孙儿两搞好关系,以后好照应一下。

    所以办起事来,非常积极,专门给杨振宇挑了一个模样俊俏的姑娘。

    王秀英急切地问:“姑娘在哪儿?”

    毛洪琴道:“就在我家里,小杨,你要点个头,我马上通知她过来!”

    “毛姐,是不是太急了啊?……”杨振宇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毕竟是第一次。

    王秀英抓住杨振宇的手,“孙儿,来都来了,看一下也没关系,又不是逼着你现在就要和她交往!”

    “好嘛!麻烦毛姐了!”杨振宇想的是让奶奶高兴一点。

    毛洪琴立马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喂!老妹儿啊,他们同意了,你带姑娘过来吧!”

    挂掉电话,激动道:“小杨,她们马上就来,这姑娘模样没得说,身材也好,屁股大,以后给你家生个男娃子……”

    毛洪琴一边讲一边比划,比杨振宇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

    不久,坝子外的马路上,一老一少走了过来。

    应该是母女两。

    “来了来了!”毛洪琴赶紧起身去迎接。

    杨振宇看了一眼,姑娘长的确实不耐,不过穿着打扮有点花哨了。

    穿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来,生怕掉泥坑里了。

    给杨振宇的第一印象有点矫情。

    他注意到奶奶的脸上倒是挂着笑容,“奶,你喜欢这种?”

    “挺漂亮,打扮的又时尚!”,王秀英微笑道,“孙儿,我们眼光也不能太高了!”

    杨振宇没作答。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张容妹子,这是她家的姑娘刘小燕。”,毛洪琴做起了她最熟悉的事情,“张容妹子,小燕,他就是杨振宇,村里的名人,这是她奶奶王秀英!

    坐,来坐,别站着!”

    “你好!”刘小燕走上前对杨振宇微笑道。

    “你好!”杨振宇礼貌应了一声,又对张容称呼道,“阿姨好!”

    “好!小伙子很精神啊!”张容夸奖道。

    王秀英微笑道:“我这老太婆身子骨不争气,不能招呼你们了,随便一点,当自己家!”

    “王大妈,你好生坐着,我都听毛洪琴说了,你这个伤啊,要静养!”张容还是比较明事理的,伸手拉了一把刘小燕,“小燕啊,还不快叫奶奶,一点礼貌都没有!”

    “奶奶!”刘小燕喊了一声。

    “诶!姑娘真俊!”王秀英夸奖道。

    “你们聊,我去煮饭!”杨振宇找了个借口溜了。

    “你看小杨多顾家啊!”,毛洪琴夸奖道,“小燕啊,小杨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敢说,村里年轻人中,找不出第二个他这样顾家的男人,和那些社会上鬼混的男娃相比,他更值得托付!”

    “是是是,毛姐说的对,我也想小燕找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张容笑着接话道。

    刘小燕面带笑容,不作回应。

    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瞥了瞥嘴。

    王秀英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眼睛尖,发现了刘小燕这些细微的举动,但是她什么也没说,何况她心里也没指望今后的孙媳妇儿和她这个老太婆住一起,这也是她叫杨振宇去城里买房子的原因,现在姑娘家要求高得很。

    刘小燕坐在短凳上各种不自在,不是拍腿就是拍手臂,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

    王秀英关心道:“小燕,是不是被蚊子咬了?”

    刘小燕立马微笑回答说:“没事,奶奶!”

    “孙儿啊!点两盘蚊香出来!”王秀英撑了一下身子,准备站起来。

    张容给自己姑娘使了个眼神,让她去搀扶一下,刘小燕纹丝不动,一个劲儿拍蚊子。

    张容只好自己去扶了一把,“王大妈,你慢点!”

    杨振宇听到声音后,点着蚊香拿出来,还是非常礼貌的笑着说:“农村夏天就是蚊子多,要不我去给你找一条长裤子吧?”

    刘小燕摇头:“谢谢,不用了,厕所在哪里?我去上个厕所!”

    “毛洪琴,你带小燕去一下!”王秀英嘱咐道。

    毛洪琴起身带路,绕到后面的猪圈,猪圈里面的两头公猪见到一个穿着时尚的姑娘,也跟着兴奋起来,哼叫个不停。

    “就这儿,你小心一点!”毛宏琴推开一道陈旧的木门,木门上没锁,刘小燕进去之后,双手推着门,眼睛不敢看茅坑里面的苍蝇蚊子,鼓起勇气蹲下去,右边的砖孔里突然冒出来一个猪鼻子,对着她呼哼一声,吓的差点失禁。

    她最后用一个非常喜剧的姿势上完了厕所。

    从厕所里走出来,实在忍不了了,一脸嫌弃地对毛洪琴说:“毛姐,你给我介绍的什么人啊?他们家一个干净的厕所都没有,还有一个老太婆,以后是不是拉屎拉尿都要我伺候啊?我才不干!”

    毛洪琴赶紧劝说道:“小燕啊!我跟你说,之前只有王秀英在家,现在杨振宇回来了,以后肯定会改善的,说不定要修新房子,我还听说准备去城里买房,你相信姐的眼光,杨振宇一定是赚大钱的主儿!”

    “那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刘小燕非常现实,“我可没有陪他一起吃苦的耐心啊!”

    毛洪琴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她是来说媒的,自然要左右逢源,至于刘小燕是个什么性子的人,她也没那么多心思去关注,何况她也改变不了,她的任务是说成这门亲事。

    两人正聊着,王春燕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