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8 全村人都要给我说媳妇儿

    销售李子暂时告一段落,地里还有千多斤左右的李子,每天也会有人来采摘,杨振宇开始把重心转移到自己的养殖大业上。

    村委会找到张明康,至采摘节之后,张明康对杨振宇更加热情了,最近在乡政府大会上,他们杨家湾村可没少被表扬。

    张明康脸上有光。

    “小杨啊!快来坐!”,张明康主动给杨振宇抽椅子,“李子全部卖完了?”

    “差不多了!”,杨振宇坐下打听道,“张主任,杨家湾水塘有没有人承包啊?”

    “你想要承包杨家湾水塘?”张明康拿着茶杯正准备给杨振宇泡茶,回头好奇道。

    杨振宇点头,“李子已经收完了,奶奶需要人照顾,我也走不了,所以我准备承包过来养鱼!”

    “这样啊!”,张明康泡好茶送到杨振宇面前,“杨家湾水塘前年承包给杨奎了,不过你如果想要承包,我可以陪你去找他聊聊!”

    “是三组那个杨奎叔吗?”

    杨振宇好奇问。

    三组的杨奎,在村里名气很“高”,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做事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娶了两个媳妇儿,都跟着别人跑了,这事儿传遍了整个青木乡,杨奎也不当回事,该吃吃该喝喝,过的悠闲的很。

    张明康道:“就是他,原本以为他这回承包池塘要重新做人了,结果也就混点补贴,养了两年鱼,就甩手不干了,现在那个池塘没人管。

    不过承包权还在他手里,他当时和我们签了五年的合同。”

    张明康清楚杨振宇是实干家,既然想好了,也会好好去干,他是愿意帮助杨振宇的,拍了拍杨振宇的肩膀,“等杨奎哪天在家的时候,我通知你,我帮你说说,让他转包出来!”

    “谢谢张主任!”

    “好好干,以后杨家湾村的发展全靠你这样的年轻人了!”,张明康夸奖道,“没事去我家里坐坐,让你阿姨整两个好菜,我叔侄两喝两杯!”

    “下次去县城,一定整两瓶好酒回来陪你喝!”

    “哈哈哈哈!我就喜欢你小子的豪爽性格!”

    “行,张主任,我先回去了,池塘的事,有消息了联系我!”

    “放心!”

    杨振宇回去的时候,特意去看了一眼杨家湾池塘,近日温度升高,晒了好几天了,池塘的水位也陷下去不少。

    老辈都说这个池塘有几十年没干了,杨振宇半信半疑,下面到底有多深,他很有兴趣去探究一下。

    想来也有许久没有洗过野澡了,脱了衣服,直接跳到池塘里,先游了半圈。

    正准备潜水下去摸底时,在池塘边缘的树荫下面浮动着一个体型巨大的晕影,杨振宇好奇,小心游过去。

    靠近之时。

    那个晕影突然一下动了起来。

    水花溅起半米高。

    是鱼!

    “好他么大!”

    杨振宇奋力追了上去,大鱼摆动身体猛地一下钻进了深水区中。

    杨振宇潜下去两米深,水下混浊,什么也看不清,只好浮出水面。

    游回岸边,仔细观察水面上的动静,什么也没发现。

    他猜测刚刚那一条大鱼要么是青鱼要么是花鲢,杨奎才养了两年鱼,鱼苗长不了这么大,按照他的做事风格,恐怕在丢鱼苗之前也懒得去做清淤消毒工作。

    所以刚刚那条大鱼十有八九是野生鱼,一直在水塘里生活。

    杨振宇开始相信老辈人口中的说法了,这个水塘几十年没干,里面肯定有不少大货。

    若是承包过来养鱼,杨振宇肯定会先放干池塘,找挖掘机或者铲车来清淤,里面的野生大鱼将会是意外收获。

    杨振宇更加坚定了承包池塘的想法。

    “爷爷让你们在蹦跶几天!”

    杨振宇穿上衣服,笑着回家了。

    今日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屋门前又多了些村民,都是村里的妇人,杨振宇原本以为她们是来找奶奶交流青脆李种植经验的,走近一听才知道,全是来给自己说媒的。

    就连吴建国家里的张春琴也跑来了,在杨振宇的印象中,张春琴是最反感毛洪琴这号到处说媒的角色啊。

    她两在村里也是死对头。

    原因很简单,毛洪琴给她说的儿媳妇儿在外干卖肉的勾当,传出去丢死人了,虽然儿子已经和儿媳妇儿离婚了,但她还是对毛洪琴有很大的意见。

    毛洪琴也没当回事,两手一甩,做出一副她也不知道女方是什么人的模样。

    “奶,我去给你煮饭了!”杨振宇假装没听见这些妇人在说什么,匆忙路过。

    张春琴第一个喊住杨振宇,“你看,小杨多有孝心,又顾家又能干,谁家姑娘许给他,肯定能享福!”

    “谁说不是呢!”

    “我听说村里好多人挣着给小杨找媳妇儿呢!”

    杨振宇回头尴尬笑了笑。

    张春琴说:“小杨,我有个侄女,学医的,刚毕业,签的县医院,姑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模样俊,性格好,要不阿姨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一听张春琴开口了,杨树梅赶紧道,“小杨啊!我那个外侄女是研究生,也是刚毕业,准备回来教书,她爸妈都催她耍朋友呢,要不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坐在王秀英旁边的周奶奶赶紧道:“小杨,乖孙儿,我和你奶奶是几十年的姊妹了,我们一家人,你奶奶再清楚不过了,我那个孙女儿今年二十六了,一直不耍朋友,我们都为她捉急啊,我哪天喊她来你们见个面怎么样?”

    “小杨,我的小表妹……”

    “小杨,你觉得怎么样嘛?”

    “……”

    杨振宇脑子嗡嗡地。

    什么鬼!

    今年命犯桃花吗?

    我只想好好种田啊!

    哎~

    原来奶奶说的收敛一点是这个意思。

    杨振宇回头对阿姨们笑道,“谢谢阿姨们的好意,你们都没吃饭吧?下午留下来吃个便饭,尝尝我的手艺!”

    众人看着王秀英,王秀英笑着点头。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准备开溜,最大的boss抵达战场。

    “王秀英,王秀英~”

    跟着老远,就能听见毛洪琴的大嗓门儿了,“王秀英,我给你把孙媳妇儿喊来了!”

    杨振宇一脸懵逼,直接叫上门来了吗?

    毛洪琴跑到王秀英身边,张春琴瞥了她一眼,“又不晓得去哪里找的烂女人哦?小杨这么实诚的人,你别坑了人家!”

    “嘿~,张春琴,你啥子意思哦?说话阴阳怪气的,你儿子是没那命,怪我干啥?”毛洪琴挺直腰板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