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 收购商来了

    关于自家地里李子变大的事情,杨振宇很好解释,王秀英从腰摔伤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天,这二十天来,她走出最远的地方是偏房挨着猪圈的厕所。

    所以地里的事情,她也没怎么关注,只是凭借之前的记忆以及从乡亲们的口中听来的一些消息。

    张明康带回来的消息是,湖南那边的老板,已经在县城里租了一个仓库准备来收李子了。

    小道传来的消息是收购价不会超过四块,比去年低了两块,比行情最好的那年整整低了三块。

    杨家湾村的每家每户都是大规模种植,每年都是直接卖给收购商,市场上清脆李的零售价最高涨到过12块,但村民们也没精力和渠道销售,毕竟果期很短,要是卖不出去就只有烂在地里了。

    王秀英听到四块钱收购价的时候,心态还算平稳,想着能卖多少卖多少,卖了,这笔钱就拿给杨振宇做点事情。

    可是当她看到孙子手里的果子时,情绪反倒是有些不稳定了,惊讶甚至是有些惊疑。

    “奶,你尝尝看!”杨振宇喂到王秀英的嘴边。

    王秀英眯着眼睛嚼了一下,以为会很酸,结果味道却很舒适,面露喜色,“孙娃,是老天爷在眷顾我们啊!”

    老年人或多或少带了一点信神信佛的思想。

    杨振宇道:“奶,我们家的李,四块卖不了!”

    王秀英一下坐直腰板,也忘了腰伤了,骄傲道:“可不是,四块怎么能卖?等李子成熟的时候,味道会更好,起码要七块一斤!”

    七块钱一斤,在王秀英眼里已经是最高价了。

    但是杨振宇却不这么认为,如果全村乃至全乡的李子都是他们家这样的品质,七块能接受,但现在是他们一枝独秀,物以稀为贵,卖的更高也有可能。

    “奶,我明天去县医院给你拿药,看看水果店零售什么价?”杨振宇道。

    “都听你的,反正我也动不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嘛!”

    王秀英觉得自己孙子是个读书人,也出门有过见识,索性完全撒手交给他了。

    次日一早,杨振宇进城去拿药,中午路过一家果然多的水果店,门口正好摆放了两筐清脆李,李子比他家的要小一些,但比其他农户家的大。

    广告牌上用红笔写着“本地清脆李11块一斤”。

    就这?

    能买十一块?

    店员穿着围裙走上来,热情道:“帅哥!要称李子吗?本地的清脆李。”

    “本地的清脆李不是还没出来吗?”杨振宇想试探一下店员。

    店员介绍道:“高山上的还没出来,但是冯家村那一片的李子已经成熟了,这是第一批,我们今天早上才拖过来的,我跟你讲啊,今年青江县的李子普遍接的不好,我们卖的算是最好的了,你可以尝尝!”

    杨振宇从店员手中接过一颗,掰了一下,没掰开,尴尬的笑了笑,只能喂到嘴里咬了一口。

    嗯~

    酸~

    杨振宇控制住面部表情微笑道:“好卖吗?”

    店员介绍道:“还行,毕竟当地人都喜欢吃本地的清脆李,一上午我们卖了两筐了!”

    杨振宇道:“我也是清脆李种植户,我的李子比这个大,比这个甜!”

    心里想的是:你这个都能卖11块,我家的李子岂不是卖十五二十了?

    店员是个中年妇女看着杨振宇这个年轻人笑了笑。

    一看就不像下地干活儿的,还种植户,会种李子吗?

    杨振宇也没觉得尴尬,做生意嘛,就要脸皮厚一点,遇到各种各样的客户都能应对,这是他刚从学校毕业去酒店实习在接待客人的锻炼中总结出来的。

    微笑道:“如果你们有意向,可以来我地里看看,别的不说,品质绝对比这个好,至于怎么卖,就看你们自己了!”

    说得一本正经的。

    店员半信半疑,“这样吧,你留个电话,我一会儿给老板说一声,我们也是打工的,事情得他说了算,不过小伙子,如果老板愿意来收,你就赚大了,你晓得果然多这个品牌吧,区县连锁,十几家店,多的不说,起码帮你销个五千斤没问题!”

    杨震宇把电话留给了店员,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家了。

    坐车回到村口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屋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杨振宇还以为奶奶发生什么事情了,赶紧跑上去,看到王秀英平安无事地坐在门前才松了口气。

    张明康走上来介绍道:“小杨啊,你奶奶说家里的事情现在都交给你打理了,是这样的,这两位是湖南过来的李老板和周老板,特意来看看你们家的李子!”

    “今年就属你们家的李子结的最好了!”

    “你好,李总,周总!”杨振宇和两人握了握手。

    李老板笑着说:“小杨,刚刚张主任带我去你家地里看了,来之前,我也去其他几个村考察过,你们家的李子在整个青江县品质是最好的。

    其他农户的李子,我们三块四块都在收,你们家的李子,我可以给到六块!”

    六块!

    你他么说的是人话吗?

    当我是小朋友在哄啊!

    就果然多现在卖那个李子也能标价11块,我家这个起码收购价也得到那个数才行。

    杨振宇微笑道:“李总,我觉得有点低了!”

    “六块了,还低!”

    “小杨啊,别贪心,差不多得了!”

    “总比我们三四块一斤好啊!”

    “哎,老天爷给饭吃啊!”

    “王秀英,我觉得六块不低了,赶紧卖了,给小杨讨个婆娘吧!”

    聚集过来的村民,你一言我一语,或多或少心里有点嫉妒。

    六块的收购价比他们中有些高了两倍,心里能平衡吗?

    杨振宇太知道这些大爷大妈的心态了,还是一脸平静,等待李总发话。

    李总佯装思考,“这样,小杨,你多少肯卖?”

    “起码十块!”杨振宇直言道。

    “十块!”

    “你怎么不去抢啊!”

    “小杨,你胃口太大了吧!”

    “……”

    村民更加激动了。

    就连原本比较平静地王秀英也被这个价格吓到了,从种植清脆李以来,不管是她家还是她听到的价格,都没有超过七块,孙娃子开口就是十块。

    是不是太草率了?

    王秀英虽然被惊吓到,但是没有当众反驳杨振宇,她还是让孙子自己决定。

    听到价格,周总最激动,一口否定,“十块,你说的是零售价吧?小伙子,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