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 有人偷李子(求票求收藏)

    接下来几天,杨振宇每天的劳动时间都在十小时左右,系统好像没有严格要求做出实质性的有效的成果出来,只要你在做事,都算入了劳动时间。

    劳动时间达到了70个小时。

    五次抽奖,获得两次初级体力恢复药剂,三支初级果蔬灵液。

    果蔬灵液立马就用了。

    体力药剂没有使用,除了挖两天路稍微耗费体力外,其它的劳动项目对杨振宇比较强壮的身体而言,没有造成太大的负荷。

    这日下午,杨振宇刚给王秀英上了一点跌打损伤的药,太子大步跑回来,站在祖孙两面前一阵叫唤。

    “喵~喵~喵~”

    叫声有点气急败坏的味道。

    王秀英是和太子相处的最久的人,她大致能够分辨出太子想要表达的意思。

    “孙儿,你跟着太子去看看!”王秀英道。

    “咋了?”杨振宇不解。

    “太子应该是发现有人在偷东西!”

    杨振宇一听,半信半疑地盯着太子,“呦呵~,你什么时候开发出了看家的本领啊?”

    “喵~”太子龇牙叫了一声。

    王秀英说:“之前有人偷鸡,太子也给我报信过。”

    “好,奶,我马上去看看!”

    杨振宇应了,顺手提着一根木棍往地里去。

    太子一溜跑到了人前带路,速度快的很。

    先不论太子是否和狗子一样,有看家的本领?周围都是清脆李种植户,谁会来偷李子呢?

    杨振宇一时搞不清楚。

    直到走进地里,从李子树枝丫的树叶缝隙中看过去,看到两三个半树高的身影。

    “人来了!”

    “快点跑!”

    “完了完了!”

    传来几声稚嫩的声音。

    杨振宇大吼一声:“全部给老子站到!”

    三小娃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杨振宇走上去,三小娃灰头土脸的,鼻涕还挂在嘴边,不敢正视杨振宇。

    呼~

    站在中间那个男娃呼了一下,又把鼻涕呼进了鼻子里,然后抬手用手臂擦了一下,拉出一条鼻涕线。

    杨振宇认识他,是村里张春琴家的孙娃子,在村里,是除了名的调皮捣蛋。

    “你们在干什么?”杨振宇严肃问。

    三男娃不作答。

    “行!我给张大娘打个电话,让她来领人!”

    这么一吓唬。

    三男娃立马怂了,赶紧认错,“小杨叔,别打电话,我们错了,我们就想摘几颗李子吃!”

    “喵~喵~”

    太子跑到他们的书包面前叫了两声。

    杨振宇走过去一看,三个书包装满了。

    “摘几颗吃没关系,去家里给我说一声就行,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偷,知道吗?”杨振宇教育道。

    “知道了,知道了,小杨叔,求求你,别告诉我奶奶!”

    杨振宇不是心疼几颗李子,而是他们的行为实在是需要教育一下,农村有句老话叫,从小透针,长大偷金,不是没有道理的。

    自己动手也不好,谁不是爷爷奶奶疼爱的孙子呢,杨振宇还是给张春琴打了电话。

    张春琴听后,气冲冲地从扫帚里面抽了一根竹条出来,立马赶到了现场。

    啥也没说,直接开打。

    “哇啊啊啊啊~不了不了!不打了,奶奶,我错了,奶奶,再也不偷了!”

    孙娃子扭着哭的厉害。

    “老子今天打不死你个龟儿子,从小不学好,学偷东西了!”张春琴教育起来,也是没有哈数。

    杨振宇上前拖了一把,“张大娘,差不多了,让他有个记性就行!”

    他也是没想到张春琴下手这么狠。

    张春琴撑着腰缓了缓气,拿着竹条指着孙娃吼道:“以后还偷不偷?”

    “不了不了!呜呜呜~”

    “屋头种了几亩李子,趴在树上吃死你都行,你跑出来偷人家的,人家的味道不一样吗?”张春琴继续批评道。

    “嗯!”孙娃呼着鼻子点头。

    “嗯?你还嗯?”

    眼看张春琴又要上手,杨振宇赶忙拉住。

    另外两个男孩也跟着附和道:“他们家的李子就是好吃些,家里的酸死了!”

    “等你们家长来了再收拾你两个,以后少跟我家娃鬼混,一群烂娃!”张春琴教育道。

    杨振宇倒是被小娃的话点了一下,刚刚没注意,现在走到李子树下看,树上的果子确实要比以前大了不少。

    顺手摘下来一颗偿了一口。

    嗯~

    味道还不错。

    虽然还有点酸,但是没苦味了。

    再摘一颗,轻轻一掰,就裂开了。

    典型的清脆李品质。

    杨振宇突然想起,这块地方种植的李子树,是他一周前最开始滴果蔬灵液的地方。

    瞬间兴奋起来。

    系统诚不欺我啊!

    现在距离果子完全成熟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到时候味道肯定不会失望。

    张春琴教育完孩子,回头笑着对杨振宇说:“小杨啊!太不好意了,这样,你称一下书包里有多少斤,我算钱给你!”

    “不用了,张大娘,几颗李子而已,我通知你过来,主要也是想给你家孙娃提个醒,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要是养成习惯,以后出了社会怎么办?”杨振宇道。

    “对对对,我会好好教育他的,今天实在对不住了!”

    “没事!”,杨振宇最后看着三男娃,“记住教训了吗?以后还敢不敢偷?”

    “不了不了!”

    三男娃摇头道。

    “滚过去写作业!”张春琴赶着孙娃回家,顺手提起了书包。

    回去的路上,好奇地从书包里拿了一颗李子出来,顿时有些惊讶,王秀英家的李子为啥这么大?

    比往年的果子都要大。

    不合理啊!

    全村的李子今年都应该很差才对。

    接着她又咬了一口。

    有点傻眼了。

    孙娃斜眼看着自己的奶奶,义正言辞的说:“是不是比我们的好吃嘛?”

    张春琴回头拿着条子就是两下,“快点走!”

    回去之后,她拿着果子跑进屋和老伴念了起来,“老头儿,你来看,这是王秀英家的李子!”

    吴建国露出了和张春琴之前一模一样的表情,出门去地里摘了两颗自家的李子,回来一对比,差太远了。

    “怎么回事?”吴建国盯着张春琴问。

    “王秀英是不是用了什么高级肥料了?”张春琴猜测道。

    ……

    杨振宇也摘了几颗回去,王秀英问关心道,“谁啊?”

    “张大娘家的娃和另外两个小男娃在偷我们家的李子!”

    “李子有什么好偷的,他们种的比我们还多!”,王秀英不解道,“这些小娃也不对,乡里乡亲的,想吃李子来说一声嘛,怎么学起偷了啊?该好好教育一下,从小偷针,长大偷金!”

    “奶,你试试!”杨振宇把摘回来的李子送到王秀英嘴边。

    “我不吃,酸死了!”,王秀英嫌弃地甩了一下头,但是余光中发现杨振宇手上的李子有些大,回头惊讶道,“我们地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