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谦谦君子

    景仟抿了抿唇,悄咪咪把手和腿挪移开,然后又轻轻将自己的身体也挪开。

    自己睡觉非常不老实,经常会摔到地上去。

    所以她一点也没有想过自己如今这幅四仰八叉趴战黎川身上的造型是战黎川干的。

    在景仟心里,战黎川是个谦谦君子。

    昨天睡觉的时候他都不好意思,又怎么可能趁她睡着占她便宜呢?

    所以……

    肯定是战黎川被自己占了便宜。

    景仟看着熟睡中呼吸绵长的战黎川,如羽扇般的睫毛眨啊眨的,莫名的就有产生了一种要把这男人收归麾下的冲动。

    毕竟,这是第一个能够上了她的床,还不让她觉得抗拒,甚至还被她占了便宜的男人。

    总觉得,应该对他负责。

    景仟蹑手蹑脚的起床,拿起衣服走进浴室。

    直到浴室的门关闭,床上那呼吸绵长,被占了便宜的男人才睁开眼睛。

    分明就激动得几乎一宿没睡,但此刻的他却像是吸收了日月精华的妖精,好看得不像人形。

    景仟穿好衣服、洗漱好,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不远处天使一样的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四处在寻找什么。

    本就感觉占了人家便宜的景仟,赶紧走过去,一脸灿烂的笑容。

    “早啊。”

    战黎川有点呆萌地抬起头,看向自家媳妇儿,随即绽放出了一抹帅到天怒人怨的笑容:“早。”

    看着他头上翘起来的几根呆毛,景仟从来都没见过哪个上位者能够有这样可爱到爆又帅到让人眼睛喝醉的样子。

    可这男人却是,头发呆呆的,俊脸也是澄澈得让人不忍亵渎,可偏偏那结实紧致的肌肉,完美的身体线条,却像是榔头一样,在一下下重重地敲击着景仟已经快要邪恶掉的心灵。

    心中那层禁欲的墙,在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敲击下,几乎土崩瓦解。

    “你在找什么?我帮你找啊!”景仟暗戳戳的咽了一口唾沫,坚忍不拔的将自己的目光从身上转移到了男人那一小戳翘起来的呆毛上。

    “我在找衣服。我睡衣不见了。”

    睡……睡衣不见了?

    看着战黎川那一副刚刚睡醒,显然还不在状态的样子,景仟直接就怀疑到了自己身上。

    战黎川睡觉那么老实,肯定不可能是自己弄不见的。

    而且她很肯定对方睡觉的时候,是穿了衣服的。

    想到自己刚才醒来时,趴在人家身上那四仰八叉,又很舒服的模样,百分百确定,一定是昨晚睡觉的时候,自己无意识间把对方的睡衣给扒了。

    “我帮你找。”

    景仟心里一万个不好意思,但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战黎川从被窝里爬起,跪在床上,找衣服,景仟说道:“你别动,我来我来。”

    一边说,一边把整个被子都拉开。

    果然……

    战黎川的睡衣就在自己这边。

    是说刚才起床的时候感觉辟谷(音)下面有一团柔软的什么。

    “在这里。”

    景仟把已经揉成了一团的丝质睡衣拿给了战黎川。

    战黎川将衣服展开,景仟感觉自己血压都要升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