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恪守本分

    姜雨曦真的不明白,景仟除了那张好看得跟只狐狸精一样的脸,还有什么好的?

    但此时战老爷子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追究这件事了。

    “雨曦,之前黎川还没有结婚的时候,你与他走得近一些我没有异议。不过现在他已经跟景仟结婚了,景仟才是他的妻子,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恪守客人的本分,不要蓄意挑起他们二人之间的纷争。这是我不愿看到的。”

    眼泪无比僵硬地挂在脸上,这下姜雨曦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是呆呆地看着老爷子。

    这还是她进入战家后,老爷子第一次这么不客气的跟她说话。

    纵使姜雨曦此刻心中有着浓烈的不甘和委屈,以她对老爷子的了解,她明白自己不能再说了。

    再说,老爷子估计就要提前赶她走了。

    可是老爷子那句“客人的本分”,还是深深刺痛了姜雨曦的心。

    对她来说,自从踏进战家大门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是战家的人了。

    她从17岁开始,就爱上了川哥哥,哪怕现在他已经变成了瘫痪,她也从来没有一刻嫌弃过他。

    甚至她还庆幸川哥哥成了个瘫痪,否则那么优秀的他,目光永远都无法转移到她的身上来。

    她都已经卑躬屈膝到这一步了,为什么爷爷却看不到她的好呢?

    那她努力了这么久,努力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女人,努力对川哥哥好,努力让川哥哥重拾生活的信心,这一切都是可以随便抹杀的?

    姜雨曦以为老爷子说的话已经够绝情了,谁知接下来,她发现老爷子还能够更无情。

    “之前你来战家的时候说过,你住在客房就可以。那时候战家还没有女主人,所以我一时心软,让徐管家给你安排了主屋的房间。但刚才仟仟提出来的事也是对的,如今黎川是有妻子的人了,这主别墅区域再要随时都可以进出一个未婚的单身女子的确于理不合。待会儿吃完饭你上去收拾一下,我让徐管家给你安排一套独栋的客房出来。”

    姜雨曦浑身冰凉,冷到麻木。

    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

    她做错什么了?

    又不是她外遇,凭什么到最后受惩罚的却是她?

    可姜雨曦此刻却什么话都不敢说。

    她怎么也没想到爷爷竟然会糊涂到这种地步。

    可即便再糊涂,她也只能靠着他。

    看着姜雨曦是真的哭伤心了,景仟的胃口就好了。

    等老爷子和大少战禹恒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餐桌上满满的菜,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见底了。

    老爷子:……

    战禹恒:……

    看着吃相优雅的女人,老爷子突然感觉自己脑仁有点疼。

    “仟仟。”

    “嗯。”景仟一边吃,一边顺带应了一声,那样子极为自然,就好像是孙女在应答自己的爷爷似的。

    “你的头没事吧?”老爷子关心。

    “小伤,没事。”

    老爷子点头,说道:“你刚才在医院检查的时候黎川也已经做了复健回来。他的心情有些不好,你是他的妻子,还是应该花时间多关心关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