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反打一耙

    战老爷子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但每次在面对景仟的时候,却都是拿出了十分诚意的。

    他配合地说道:“雨曦是我老友姜成的孙女,姜成死前托我代为照顾,那时候雨曦还没有成年,所以我的打算是照顾她到23岁大学毕业。到时候,她会离开战家,过自己的人生,跟黎川无关。”

    姜雨曦原本微微扬起的讥诮唇角在听到老爷子的话之后逐渐隐去,脸色也变得苍白。

    “爷爷?!”

    姜雨曦叫出来的声音都是发颤的,不敢置信这样的话是从战老爷子口中亲自说出来的。

    她认为老爷子即便糊涂地听了神棍的话给川哥哥找了个很low的老婆,但至少他心里是更喜欢自己的!是把自己当成亲孙女的!

    景仟拿着筷子夹了一颗宫保虾仁在口中,惬意地享受着家常美味,说道:“呐,爷爷,您看,您亲口说出的话,她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嘴脸。连您这个收养人说得话她都不信,您还能指望您不在的时候她能认清自己的位置?做好自己的本分?”

    “景仟你闭嘴!”

    姜雨曦只感觉自己此刻全身冰凉,气得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老爷子不仅没有打算把她嫁给战黎川,甚至还打算要把她赶出战家。

    关键她都已经22岁了,距离23岁只有半年的时间了!

    景仟无所谓地耸耸肩,却是对着战老爷子那张严肃到让人不敢造次的脸,毫无压力地造次。

    “爷爷,您平常不在,她就是这样凶我的。别人都叫我少夫人,她却对我直呼其名,甚至还叫我贱人,压根就不承认我的身份。”

    “我什么时候叫过你贱人了?”

    姜雨曦一脸的无语、震惊、你怕不是有病的表情。

    她虽然的确在心里面叫过,但也仅限于在心里叫而已,她又不是傻子,在没有拿到她证据,在有百分百把握把她赶出战家的情况下,怎么样也会把面子做好的。景仟这么说话,分明就是在黑她!

    然而景仟却丝毫没有睁眼说瞎话的心理负担,继续说道:“开始我也是无所谓的,不承认就算了,我活着也不是为了向她证明什么。可三少怎么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她一个战家暂时收养的女人整天往我老公卧室跑,导致我现在严重怀疑她才是这个宅子的女主人,而我不过是摆设在战家的一个漂亮花瓶罢了。”

    贬低姜雨曦的同时,景仟也没有忘记适时赞美自己一番。对新换的这个壳子,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景仟,你不要血口喷人!”姜雨曦被景仟的话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血口喷人?那今天早上是谁,穿着一身单薄睡裙,还露着胸前隐隐的事业线想要跑去三少卧房企图喂三少喝燕窝的?”

    景仟不屑地看了姜雨曦的某个位置一眼,冷笑:“不是我说你,就你这用了隐形‘眼镜’还平板到让人雌雄难辨的身材,要是不小心被人碰到了,人家都以为自己碰了个男人。所以看你可怜还身残志坚的份上,我是从来没有打算要跟你计较的。”

    战老爷子:……

    一直没有说话的战家大少战禹恒:……

    见姜雨曦脸色涨红,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景仟心情很好地喝了一口松茸汤,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