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夜下惊魂

    走出医院没几步,秦一一扭头看了眼跟在她身后的人。

    视线落在他那张清隽流云般的脸庞上微顿,心底难得的涌起几分耐心,

    “你跟着我做什么?”

    不是事情都办完了吗,那小子的命也保住了。

    她要确认的事情也确认过了,想到这里,就是连秦一一都不禁有些纠结的捏了下眉心,

    没想到那个姓杨的,竟然是自家二师兄的后人?!

    在她之前老头子养了三个弟子,她过去后老头子说这是她和他的缘份。

    就那么的,直接成了老头的关门弟子。

    前三个都是师兄,比她大的多,用外头人的话那就是,她家老头子和她三个徒弟几乎把她当女儿养。

    后来,二师兄在一场意外中生死不明。

    直到她出事都不知所踪。

    可没想到她被逼着一点元灵回了现世,竟然头一个遇上的所谓有缘人就是自家二师兄的后人?

    这事儿……有点闹心呐。

    算了算了,左右她已经解了他的死劫,还在他身上种下了保命符。

    希望那傻小子以后没没事找事的自己去找死就行。

    想通之后,秦一一瞬间把杨怀军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停脚,朝着商靖珩勾了下唇,

    “哪来的哪去,我要回家吃晚饭了。”

    这都快九点半了,她都是为了谁啊,饿肚子这事儿可一绝不能有二!

    “我知道一家饭馆的菜很好吃,我请你去?”

    商靖珩的突然开口让秦一一眼前一亮,

    好吃的!

    不过下一刻她就摇了头,“不去了,太晚了。”说这话的时侯秦一一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儿。

    有好吃的,不能去吃!

    简直是……人神共愤天怒人怨的……生气!

    “那你住哪,我送你。”

    顿了下,商靖珩声音平静却坚持,“省得你自己打车,女孩子晚上打车不安全。”

    行吧,那就送吧。

    秦一一同意,商靖珩招手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亲自帮秦一一打开车门。

    这让才绕到这边准备开车门的司机看的一脸错扼,

    他家九爷,什么时侯这般的事必躬亲了?!

    “你回去吧,我来开车。”

    丢下这么一句话,还怔着的司机眼睁睁看着自家九爷把他这个亲密属下丢下,车子扬长而去。

    司机……欲哭无泪的表示,没带钱!

    “你就这样把他丢到后头行吗?”

    瞧着刚才那表情,好像要哭似的。

    秦一一不会轻易同情什么,不过是不想因为自己给对方带来麻烦。

    “放心,后头有人跟着呢。”

    商靖珩扫她一眼,顿了下,轻声解释,“你不用担心他回不去。”

    秦一一瞥了他一眼,点点头靠在椅背上休息,

    刚才帮着杨怀军解蛊毒她虽然没用内力,但那一连气的针炙下来也颇费她不少的力气。

    不然,她也不会轻易点头让商靖珩送。

    正想着呢,突然车子停了下来。

    她霍的睁开了双眼,凌厉的视线如刀般射了出去。

    不过下一刻她就瞬间收敛。

    神色淡淡的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牛奶,“谢谢。”

    “累了吧,喝点牛奶,前面是红灯,我刚才让徐卓言去买吃的了,等会咱们到家他也应该送过来了了。”

    秦一一撮着吸管喝牛奶的唇轻抿,眸光深深的看他一眼,突然开口道,

    “你身上的毒我暂时解不了。”

    “我知道。”

    “要是解不了,你只有二年的命。”

    “我以为我只有半年。”

    顿了下,商靖珩语气漠然,“前几天医生才和我说,半年是最后的期限。”

    前面的红灯转成了绿灯。

    商靖珩神色淡定的开车,好像刚才说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更不是攸关他生命的大事儿!

    “哦,前面左拐,往里开,第三个小区。”

    秦一一看着车子拐进了自家小区,临下车前客气了下,

    “要不上去喝杯茶?”

    “……好。”

    秦一一,“……”

    两人进家十分钟后。

    徐卓言总算是气喘嘘嘘的出现。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抬头看到前来开门的竟然是商靖珩,把他吓一跳,

    “九九九哥,怎么是你?”他家九爷在家那可是门被人踹坏都懒得看一眼的主儿啊,更何况说亲自开门。

    商靖珩看他一眼,伸手,“拿来。”

    “啊,哦哦,九哥给你,小心这个热,烫,哎,那个是汤……”

    商靖珩转身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一侧的柜子上,又回头接过徐卓言手里的另几个盒子。

    然后,瞥他一眼后,

    “退后几步。”

    “哦哦,怎么了?”他身上有什么吗?

    还没等徐卓言脑海里的念头转完呢,咣当,门被关上了,关上了……

    徐卓言,“……”今天第二次被九哥给丢掉!

    “吃点东西去休息。”

    商靖珩主动把沙发旁小桌上的东西收好,买来的吃的摆满整张小桌子。

    他抬头,淡淡的招呼秦一一,“吃吧。”

    然后,他自己坐到了一侧的沙发上。

    秦一一是真的饿了,而且,这可是自己家里头,客气什么的,没这必要。

    不过吃了两口她突然抬起了头,

    “你不吃?”

    商靖珩的眼神顿了下,“好,一起。”

    说是一起,可秦一一却发现商靖珩吃的很少,夹菜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

    她眉头轻蹙了下,看过去,

    “不喜欢吃就不吃。”

    商靖珩把他碗里最后一粒米咽下去才放下碗筷,朝着她轻声解释,

    “最近的胃口有些不好,医生说是病灶变异,所以……”

    “影响你胃口,抱歉。”

    秦一一默了一下,准备收拾碗筷去厨房。

    却被商靖珩更快一步的抢了过去,“我来。”

    “你还会洗碗?”

    秦一一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他,怀疑。

    “我会的东西还挺多的,以后你可以慢慢发现。”

    “不必。”非亲非故,至于他这张脸,她是觉得好看,偶尔看看就好。

    再美好的东西啊,也不能时时看天天看。

    会腻滴。

    晚上十点半。

    商靖珩起身告辞,“这是我的电话,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这话要是让徐卓言听到,估计又得惊掉下巴。

    就连他这个打小跟在商靖珩身边的朋友都不能在晚上十点半以后打电话吵他。

    否则,下场绝对很惨很惨那种!

    掂量了下手心里头的名片,把人送到门口的秦一一突然道,

    “你半个月后再过来。”

    希望她这段时间运气好,能找到些对这男人有用的药材。

    毕竟长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真没了……

    多少有点可惜!

    楼下。

    徐卓言亲自等在车子里头。

    看到商靖珩下楼,他把车子缓缓开过来,“九……”

    “商靖珩小心!”

    身后,伴随着女孩子的惊呼声,是一道风般的身影旋过来,硬生生把他往旁边扯了好几步。

    砰。

    几乎在他身子刚一动。

    夜色下,黑暗中,一颗子弹擦着商靖珩的手臂没入对面的墙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