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危急,分开【一更】

    “你们两个小心点!”叶茗时担心的喊了一声。

    木瑾和猫猫游到了水下,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抓住了那根绳子,正要返回来的时候,木瑾忽然回头,凌厉的眼睛眯起,盯着暴风雨下,大浪之中那突然出现的一个尖角。

    他忽然把绳子塞进了猫猫手里,道:“你回去!快点!”

    猫猫不知道木瑾忽然抽什么风,而且他突然拿出了大夏龙雀刀,毫不犹豫的把两人之间的绳子割断了!

    “阿瑾你要去哪里?”

    猫猫拿着绳子,一边是还在等她的叶茗时他们,另一边是突然间游的很远的木瑾,而木瑾根本没有回答她。

    “喵!”黑猫从水面冒出来,大叫了一声!

    似乎怕猫猫没有懂它的意思,它呲牙咧嘴的又叫了几声,爪子朝着一个方向指去。

    猫猫当然意识到黑猫是在给她示警,她凝聚目光看去,在海浪之中,也突然看到了那个快速移动的鲨鱼角!

    “该死!”

    猫猫的眼神顿时变的有点可怕,她一把抓起黑猫,盯着它的眼睛:“你去保护阿瑾!他要是被鲨鱼吃了,你以后就别跟着我了!”

    “喵!”

    黑猫瞬间迎着浪冲出去了,那不行,它可不想做流浪猫!

    猫猫则是飞快返回去,把绳子递给了叶茗时,随即立刻转身。

    “猫猫你去哪?瑾二呢?”叶茗时赶紧拉住了她。

    而猫猫回头看他,“叶茗时,你们马上上船,一个都不要死!我会保护阿瑾的,你们不要来添乱!”

    说完,猫猫直接甩开了叶茗时。

    探照灯下,猫猫的眼神决然而冷冽,叶茗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猫猫,陌生极了,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而船上的久夜白已经在收绳子了。

    “卧槽,猫猫和瑾二干什么去了!”叶茗时忽然回过神来,大吼着,忽然也要追着猫猫的方向去。

    顾泽一一把拽住了他,“别冲动!猫猫刚才说什么了,你没听到吗?她让你别去添乱!”

    叶茗时纠结了几秒钟,浪拍在脸上,生疼,“妈的,先上船!”

    他们几个先后顺着绳子往上爬,终于,安全的上了船。

    久夜白抓住他们几个人,挨个问:“我姐呢?怎么就你们上来了?”

    “我他妈问你们呢,我姐呢!”

    宋思凡道:“猫猫去找木瑾了。”

    久夜白骂了一声,“卧槽!”

    他跑回船舱,用探照灯在海面上搜寻,其他几个人也努力的找。

    宋思凡忽然道:“我好像看到了……鲨鱼。”

    顺着宋思凡指的方向,几个人看过去,都看到了!而且正好,那鲨鱼在浪潮中,巨大的身体都清晰的呈现!那里正好是刚才抛下绳子的方向!

    “操!快点开过去!瑾二一定是早就发现了,他去引开那头鲨鱼了!现在猫猫也去了。”一瞬间,叶茗时脑子都快爆炸了!

    久夜白拿着枪出来,瞄准那头鲨鱼连续开枪,也不知道有没有落在鲨鱼身上。

    第五真也迅速开枪。

    这时,船身忽然剧烈的一晃!一道巨浪卷过来,把船掀上了十几米高的浪尖!

    船长拼命的稳住船,“台风越来越近了,我们不能在这停留了!”

    船在巨浪中几经翻滚,久夜白发了疯似的搜寻,也没有找到木瑾和猫猫,也没再见到那头鲨鱼!

    “妈的,把船开回去!我姐还没上船!”久夜白抓住船长怒吼。

    船长一再强调,“不能回去了,再回去,整条船都得翻!”

    久夜白完全不听,凶神恶煞的怒吼,“少废话,我让你把船开回去!”

    他像个失控的小狮子,在见到鲨鱼的那一刻,久夜白就疯了,他不敢想象,猫猫要怎么躲开那样的食人之口!

    其他几个人心情也异常沉重,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猫猫刚才回来送绳子的时候,已经知道前面有鲨鱼了,她就是回去找木瑾的,而木瑾也就是去引开鲨鱼的。

    这他妈,救命之恩,比让他们去死更难受!

    檀筝也道:“把船开回去,来是一起来的,死也一起死。”

    顾泽一也怒了,“檀筝,你跟着起什么哄!谁说一定会死?”

    他们几个意见都无法统一,船依旧在惊险的晃动。

    这时,宋思凡说道:“猫猫刚才交代过,你们一个都不能死,更别给她添乱,你们现在不就是在添乱吗?”

    叶茗时正在气头上,听到宋思凡说话,更暴躁了,“轮到你说话了吗?宋思凡,猫猫救了你一命!你他妈,伪君子!你就没想着救她!”

    宋思凡冷笑了一声,相比较而言,他是现在这个船上最冷静的人了,“她不需要我救,更不需要你们救,你们连这点都不明白,先保住你们的小命,再去想怎么救她。”

    船长突然道:“浪太大,船快不受控制了!”

    船长满头大汗,他死死的抓住舵盘,但是仍然无法掌控船的方向。

    第五真走过去,握住了舵盘,“我来。”

    第五真架船,迎着风浪冲了过去,翻阅过一个浪头,紧接着又是一个!

    久夜白看出了船正在朝着远处航行,“你们不回去,我回去!”

    说着,久夜白就往出跑。

    几个人一起抓住了他,“你回去送死吗?”

    久夜白冲动的说:“送死也要去!我他妈,就这么一个姐姐,她要是死了,我活着都没劲!”

    这时,白将走过来,对久夜白说了一句,“如果门主知道你这么想,一定会抽你的。”

    久夜白道:“我情愿她现在就来抽我。”

    白将冷不防出手,把久夜白敲晕之后,送回了他的房间。

    “全速冲出这里,我他妈,要相信猫猫。”叶茗时狠狠咬牙,“瑾二和猫猫去逞英雄了,他们要是不回来,我追到阎王殿也得骂他们一顿!”

    其他人也基本上冷静下来了,不再争吵,只是气氛异常低迷。

    宋思凡去看了看久夜白,而白将正好关门出来。

    宋思凡问道:“你是不是相信猫猫会没事的?”

    白将也看了他一眼,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从很久以前开始,白将就信奉一件事,相信门主,不会有错,所以,即便现在如此凶险,即便他也说不出脆弱的人类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生还,但他依然相信,猫猫可以。

    宋思凡笑了一声,“你还真是个忠诚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