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我是你弟弟,你是我妹妹

    猫猫沉浸在那本《惊门总纲》当中,不知不觉夜色早就朦胧。

    终于看完之后,猫猫合上书,轻轻抚平,又把它重新放回了暗格之中。

    “若有机会,猫猫定把你封印的部分找到。”猫猫说着,歪了歪头,“阿瑾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你既然是久云池的宝贝,猫猫会对久云池好一点的。”

    她这么说着,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打着石膏的腿。

    只是可惜,她现在还不能打坐修炼。

    而这时,久夜白把车停入车库,出来时见到别墅里灯火通明,有一瞬间的怔然。

    随即加快脚步进门。

    现在都十二点多了,看样子猫猫还没睡。

    心里不知道是种什么感觉,偶尔还是觉得不真实。

    他们家几个人,平时各忙各的,虽然住在一个别墅里,但也都是云联系,手机里见的比较多。

    今天晚上,他明明都已经跟几个哥们坐在了会所的包厢里,可是莫名的想起上次凌晨三点猫猫扒在门口双眼通红的看着他……

    他就直接丢下那帮哥们回来了。

    这会他们还在群里声讨他呐。

    扒了扒头发,招来在那打盹的佣人,“猫猫在哪?”

    “啊?猫?”佣人一脸茫然,他们家养猫了吗?

    久夜白皱眉,“大小姐。”

    佣人立马道:“大小姐在大少爷书房里。”

    久夜白长腿往楼上走去,“一下午都在那?”

    “是。”

    久夜白正要拐向右边走廊的脚步稍稍一停,闻了闻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有没有沾上什么怪味……

    三步两步跑回自己房间,只用了不到四分钟就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久夜白掐着手机无聊的想,破个人记录了。

    推开书房的门,久夜白找了一圈才在最里面的小角落里找到猫猫,见她坐在地上,而轮椅离的她很远,顿时也顾不得这里是大哥的禁地了,快步走进去。

    扶起猫猫,“怎么坐在地上?摔了?”

    猫猫点头。

    久夜白却是有点生气,“你要是不喜欢家里的佣人,那就换一批,你亲自挑。”

    猫猫奇怪的说,“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猫猫谁都不喜欢。”

    久夜白刚刚扶着猫猫坐稳,闻言,他顿了一下问道:“那我呢?”

    “咳,你是把我当佣人使唤了?还是,你……喜欢我?”

    这个‘喜欢’当然不是所谓的男女之情了。

    说起来,算上猫猫,久家兄妹四人,长这么大以来,唯独猫猫这次受伤回来之后,他才有种自己是有兄弟姐妹的人。

    久夜白倒是羡慕朋友有妹妹能宠,他也想宠妹,可他那是什么暴龙妹妹呀,人根本不稀罕他宠。

    久心甜倒是会粘人,但她只把你当提款机,还喜欢给你制造麻烦,他躲都来不及。

    可久猫猫……他想宠。

    就是不知道人家稀不稀罕他。

    “傻弟弟。”猫猫许是困了,说话带着鼻音,“猫猫当然喜欢你,你是我弟弟。”

    久夜白把猫猫送回卧室,扶她躺在床上,道了声晚安,才回到自己房间。

    站在镜子前面,他一抬眼,才发现自己的嘴角快咧到耳根去了。

    “傻弟弟”什么的,似乎也没那么刺耳了!

    你可以把我当弟弟,我也可以把你当妹妹呀!

    猫猫当然看见久夜白那反常的高兴了,她还搞不清什么情况呢,她不就是说了句喜欢吗?

    在她眼里,所有的人类都是一个个行走的灵魂,而她难免会衡量这些灵魂是否可口。

    但她不能衡量久夜白,因为她现在在久心甜的壳子里,久夜白身上有着跟她同源的味道,她肯定不会觉得自己好吃啊。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能够轻易接受久夜白在她的安全区域内晃来晃去,却不喜欢别人靠近了。

    第二天。

    早饭过后,久夜白去上学了。

    猫猫又去了书房,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竟然锁了!

    她稍微一想,转头就问楼下的佣人,“久云池回来了?”

    在这个家里,还没人敢直呼久云池的大名。

    佣人连忙道:“大少爷半夜回来过,早上六点就离开了。”

    猫猫皱眉,也就是说,久云池来过书房,而且发现了她去过书房,所以就把房门锁了?

    “小气!”猫猫不高兴,可一想到昨天才决定对他好点,就忍了,“把工具箱拿来!”

    佣人不敢迟疑,飞快的拿来了工具箱,而她也很快就意识到这位大小姐想干什么了!她要撬开书房的门!

    佣人一头冷汗,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大小姐,大少爷得知她进过他的书房之后,已经很不高兴了!

    可是,她也发现,现在的大小姐也很不高兴!

    她立刻决定,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就当自己瞎。

    猫猫剪了两根铁丝,在门锁上鼓捣了一阵,那门就开了!

    丢下工具,猫猫径自推门进去。

    说起来,这小本事还是她现学现卖的!

    《惊门总纲》的前篇里,杂七杂八的技能倒是多的很!溜门撬锁的,刚刚那只是小菜一碟。

    真正厉害的法术,应该都在中篇和下篇,可偏偏都被封印了。

    这些,猫猫倒是不着急。

    那些凡人毕生追求的力量和长生,是她诞生以来就有的,唾手可得的,所以,她根本不执着去找什么法术。

    就连《惊门总纲》的前篇,并非真的是一看就会,要不然也对不起久云池把它藏的那么隐蔽了。

    这只因猫猫本身就是勘破六道轮回之人,《惊门总纲》中晦涩深奥之处,她一眼就能看破。

    就好像,这本来是一堆杂乱无章的符号,可猫猫手里却拿着解开它的密码。

    猫猫环视一周,昨天她离开的时候,很多书并没有放回去,可现在整整齐齐,显然是久云池收拾过了。

    她又去打开那个暗格,把手伸进去摸了摸,发现那本《惊门总纲》还在里面。

    猫猫好奇的想着,难道,久云池并没有发现她打开过这里?

    懒得想那么多了,猫猫又找了书来看。

    一整天都泡在了书房里。

    晚上离开的时候,猫猫想了想,久云池回来过两次,但都跟幽灵一样,万一他今天又是半夜回来呢?

    想着,猫猫拿起毛笔,沾了些许墨汁,给他留了一张字条。